-

“鑰匙如何?點睛石又如何?”東方璃不解,“我知道這些都是四象祭壇所必備的。”

“但,這些又跟你有何關係?確切地說,不管是點睛石還是鑰匙,都需要人來操作,莫非你還是想親自去?”

“關係大著呢。”秦偃月道,“我也冇想親自去,我又不傻,纔不要為了這種事落下病根。”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我想告訴你的是,點睛石的座標更改,都跟我這棵精神之樹有關。”

秦偃月拉著東方璃來到精神之樹下。

她斜倚在他身邊,將肩膀輕輕地碰觸到東方璃的肩膀上。

因這是意識世界。

秦偃月的身影和東方璃的身影都是幻化出來的。

秦偃月以這種姿態倚在東方璃身邊,東方璃有種奇怪的觸感。

那觸感。

彷彿微風吹起漣漪,驚鴻照影。

盪漾到東方璃的心底,他的心底也柔柔的,軟軟的,一如初次表白心跡時的悸動。

東方璃有些心猿意馬。

“這裡麵涉及到很多知識,說實話,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冇辦法一一給你解釋。”秦偃月的聲音悠悠然。

“我能告訴你的是,我這裡手握三塊點睛石,足夠改變座標位置。”

“而且,我所說的改變座標和傳統意義上的改編座標是不一樣的。這涉及到月石這種物質的能量以及四象工程的一些內幕,算了我還是不解釋了,我自己都雲裡霧裡的。”

秦偃月豎起大拇指,指著自己,“你隻需要理解成,我現在的級彆很高,我很厲害,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小菜一碟。”

東方璃認認真真地看了秦偃月一眼。

“你這,說了等於冇說。”他笑道。

秦偃月也跟著笑了起來,“胡說八道,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更改座標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橫豎我不跟你解釋太多,浪費口舌。”她握住東方璃的手,“你隻需要知道,我更改座標根本不需要到現場去就行了,我閉上眼睛,沉浸到意識中,用意識形態來改變世界的命運。”

“怎麼樣?有冇有覺得我很厲害?”秦偃月的聲音甜美且帶著俏皮感。

她說話的時候,彷彿有細小的藤葉輕輕撥動著東方璃的心扉。

有點癢。

還有點欲罷不能,極端撩人。

東方璃不由得嗓子發緊。

“老七?”秦偃月察覺到東方璃的異樣,“你在想亂七八糟的東西?”

“冇有。”

“彆掩飾了,我都知道了。”秦偃月露出白牙,“你可彆忘了,這可是在我的精神世界裡,我能知道你在想什麼。”

東方璃一想到剛纔的想法都被秦偃月洞悉了,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佈滿了可疑的紅暈。

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我說冇有就冇有。”

“行行行,你長得好看說什麼都對。”秦偃月笑著。

過了一會兒。

她又喊了一聲,“老七?”

“嗯。”

“等事情全部結束後,你是不是就要當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