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日子,她夜不能寐,寢食難安。

平日裡隻能用微笑和玩鬨來掩蓋心底的慌亂和懦弱。

如今。

得到了皇上醒來這個訊息。

她就如做夢一般。

不真實,不敢相信,不知所措。

“是真的嗎?”瑤妃再開口時,已淚流滿麵。

“是真的。”東方璃說,“皇叔親口告訴我的,他冇有必要騙我。瑤妃,你放心吧,父皇醒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皇上他不可能就這樣離開我,太好了。”瑤妃又哭又笑。

東方璃一直知道瑤妃在強忍,在逞強。

故而。

他得到父皇的訊息後第一時間告知瑤妃。

瑤妃似是在發泄,哭過笑過之後,心情終於平複下來。

“抱歉,我有點激動,失態了。”瑤妃才擦乾眼淚。

她乍哭下來,一時間停不下抽噎,一邊抽噎一邊說,“剛纔哭得有點猛,一時間停不下來,讓你見笑了。”

東方璃道,“瑤妃娘娘言重了。”

“對了......”東方璃環顧了四周,“白臨淵可還在?”

“白臨淵不在這裡。”瑤妃說,“那個人行動詭異的很,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誰也找不到他的蹤跡。你找他有事?”

“嗯,有一點小事。”東方璃知道白臨淵神出鬼冇的性格。

這裡找不到的話,隻能等他自行出現。

“老七,白臨淵這個人......”瑤妃欲言又止的。

“瑤妃娘娘想說什麼?”東方璃道,“但說無妨。”

瑤妃拿了手絹按住手指上的血跡。

白手絹上瞬時染了緋色的花樣。

針孔不大,血珠滴了一會兒之後自行停止,她又坐了下來,重新拿起未完成的衣裳。

“那個白臨淵,到底是什麼來路?”瑤妃問,“我總感覺他奇奇怪怪的,對偃月也奇奇怪怪的。”

“他對偃月......”瑤妃有些不好意思往下說。

“你不要誤會哈,這段日子我一直陪在偃月身邊,偃月心裡眼裡隻有你一個,你千萬不要因為白臨淵經常出現在這裡就誤會偃月,我可以幫偃月作證的。”

“白臨淵喜歡偃月。”東方璃毫不避諱。

他的語調很平靜,“這件事我知道,偃月也知道,我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瑤妃,“啊?你知道啊?我又瞎操心了。”

東方璃道,“不僅如此,白臨淵還是皎皎和雲朗的乾爹。”

“咦,我可是聽說過你是個醋罈子來著,彆人碰一下偃月你都覺得是搶,你,不怕偃月被搶走嗎?”瑤妃揶揄。

“搶不走。”東方璃笑道,“之前怕,我甚至......”

他甚至還以為秦偃月喜歡上了白臨淵,想放手給他們自由來著。

後來被秦偃月一頓教訓,相互瞭解了心意才知道。

真正相愛的人,不管中間出現多優秀的競爭者,都不會見異思遷。

這是婚姻裡最起碼的忠誠。

她對他的愛,不比他對她的少。

“白臨淵是不是對偃月做奇怪的事情了?”東方璃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