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所及之處。

是一堆野獸屍體。

上至蟒蛇猛虎,下至毒蟲猛獸,應有儘有。

這些屍體分為兩堆。

兩堆猛獸堆積成了小山,高度和數量相差無幾。

“這,這是怎麼了?這什麼玩意兒啊?”黑蛋結結巴巴的,“誰那麼無聊專門狩獵這種鬼東西?”

“這是在比賽嗎?比誰狩獵的野獸多?”

東方璃嘴角抽搐。

除了姬無煙和白臨淵那兩個無聊之人能做到這種事,誰還能無聊到如此地步?

簌簌......

砰砰!

伴隨著草木被撥動的聲音和大地震顫聲。

不遠處的叢林中,似是有什麼龐然大物正緩緩而來。

黑蛋毛髮都豎豎起來。

“什,什麼鬼?”

“東方璃你看到了嗎?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

“莫非是這些被殺的野獸親屬來報仇了?它們不會以為是咱倆乾的吧?”黑蛋抓著東方璃的頭髮,瑟瑟發抖,“咱躲一躲?”

“剛是誰說不怕野獸的?”東方璃冷笑。

“本喵的確不怕啊,可萬一你被野獸吃了,偃月不得把我烤了?”黑蛋嘴硬,“要來了,快躲起來。”

東方璃躲到一棵樹後。

片刻後。

龐然大物穿過茂林而來。

野獸很大,長有五米,寬有三米,威風凜凜。

可惜,野獸不是站著的,而是躺著的。

確切地說,是被一個人拖著的。

黑蛋定睛一看。

拖野獸的人,正是姬無煙!

姬無煙麵無表情地將狩獵的獵物扔到其中一堆裡。

這一堆的高度明顯高過另外一堆。

姬無煙很滿意,轉身就走。

黑蛋:......

東方璃:......

“姬無煙你給本喵回來。”黑蛋跳出來,“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姬無煙聽到黑蛋的聲音並不驚訝,冷冷的,“要你管?”

“你這是什麼態度?”黑蛋氣得不行。

“本喵辛辛苦苦將你帶到這邊來,是讓你來這裡狩獵的?”

姬無煙語調淡淡:“我跟白臨淵比賽,比一刻鐘時間內誰狩獵的獵物多。”

“你們不要擋路。”

說罷。

姬無菸頭也不回地離開。

黑蛋特彆無語。

“早就知道這兩個人這麼不靠譜,我就不該喊他們來,隻會拖後腿。”

“小貓兒,你這麼說我可就不高興了。”白臨淵的聲音幽幽傳來。

又一陣地動山搖。

白臨淵扛了一條巨大無比的蟒蛇走來。

那蟒蛇足足有水桶粗細,長度最少也得十米。

白臨淵就那麼拖著蟒蛇走過來,輕飄飄地放在自己那堆野獸屍體上。

加了蟒蛇之後,他的那堆又高出了姬無煙的那堆。

白臨淵拿出手絹,淡定無比地擦乾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