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要是說姬無煙是拖後腿的,我雙手雙腳讚成,但很明顯,我不是。”白臨淵眉眼彎彎。

“因為,我已經得到了不少有用資訊。”

黑蛋一萬個不信。

“你又冇出森林,怎麼得到資訊的?吹牛不上稅啊。”

“我的確冇出森林。”白臨淵道,“這並不影響我打探訊息。”

“我打探一圈訊息回來,順手狩獵了幾個獵物,這對我來說,輕而易舉。”

白臨淵將已臟了的手絹扔到獵物堆裡,眉梢微微挑起,“如何,想不想知道?”

東方璃沉吟,“邊走邊說。”

“那不行,我還冇徹底贏過小姬君。”白臨淵道,“要不,你們也來幫我狩獵?”

黑蛋哼唧,“你想空手套白狼?想得美,本喵纔不上你的當。”

白臨淵輕笑,“人跟人之間的信任呢?”

黑蛋傲嬌了一臉,“本喵不是人,是喵。”

“你的確不是人,你比人兒可精多了。”白臨淵捏了捏黑蛋的臉,“不僅精明,還毒舌。”

“小貓兒,我真想將你那礙事的舌頭給割掉。嘖,聽說過烤牛舌,不知烤貓舌是什麼滋味的。”

白臨淵用平淡的聲音說著可怕的話。

黑蛋嚇得一個抖摟,忙躥到東方璃肩膀上,“你,你敢!”

“哦?”白臨淵笑意盎然。

他臉上是笑的,眼睛裡卻是一片冰冷。

這股子冷意直直地落到黑蛋身上。

黑蛋小爪子緊緊地扣住東方璃的衣裳,“東方璃,要不你把我的項圈摘掉吧,我再話癆下去,我怕白臨淵真把我給燉了。”

“你也知道自己話癆?”東方璃道。

“知道是知道,但我不是管不住嘴嘛,你把我項圈摘掉。”黑蛋用爪子扒拉著項圈,“我還不想丟掉舌頭。”

“他逗你的。”東方璃看向白臨淵,“白臨淵,說正事吧。”

“罷了。”白臨淵衝黑蛋燦然一笑,“小貓兒,這次先饒過你。”

黑蛋更抖得厲害。

這個人,笑比不笑更可怕。

白臨淵長身玉立,語調輕然。

“橫豎小姬君贏不了我,我且讓讓他,仔細跟你們說說這座島上的事。”

白臨淵說到這裡時,神色冷了下來。

“這座島上,很與眾不同。”

“廢話。”黑蛋又忍不住吐槽,“要是跟普通島一樣,偃月豈不是白昏睡那麼久了。”

“你調查到的訊息就是這個啊?這玩意兒小孩子都能知道,也就你還拿出來顯擺。”

白臨淵看向黑蛋,“小貓兒......”

黑蛋仰天哼了一聲。

之後,慫唧唧地跳到了樹上。

東方璃看了黑蛋一眼,“再胡言亂語打岔,我便將你的項圈摘掉,放你在這座島上當野貓,如何?”

黑蛋:......

“你敢!”

東方璃冷笑一聲,“你可以試試。”

說罷。

他又對著白臨淵道,“說說看,這座島嶼到底有何與眾不同?”

白臨淵好整以暇地抄起手。

“這座島上,充斥著一種名為胭脂土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