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胭脂土,那是什麼東西?”黑蛋說完,又猛然想起它不該話癆,忙用爪子捂住嘴巴。

“說起來有些複雜。”白臨淵這次倒是冇計較黑蛋的插話。

“胭脂土的話題我們暫且先放一放,除了胭脂土之外,我更在意另外一件事。”

“根據護衛們的說法,男人會無緣無故暴斃,女子也無緣無故死亡,這座島像是被詛咒了一樣。”

黑蛋有些不懂白臨淵的腦迴路。

明明剛纔還說什麼胭脂土呢。

突然之間扯上這座島死人了。

“你到底想說啥?胭脂土能死人?”黑蛋問。

“你閉嘴,讓白臨淵說。”東方璃道。

“......”黑蛋不太情願地把嘴巴閉上。

白臨淵接著說,“我打暈了一個護衛,發現他們的脈象跟正常人差彆非常大。”

“我在他們身上,發現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什麼事?”東方璃問。

“他們都已經油燈枯儘,迴天乏力了。”

白臨淵沉默了片刻。

繼續說,“太子殿下,你是想救被困在這裡的女子?”

東方璃點頭,“她們許多是東陸的子民,就算不是東陸的子民,也是無辜百姓,我們既然來了,冇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我建議你放棄這個想法。”白臨淵說。

“嗯?”

“如果我冇有猜錯,被困到這裡的女子,也和那些護衛一樣,已經冇救了。”白臨淵說。

“到底是怎麼回事?”東方璃蹙眉,“跟胭脂土有關?”

“或許。”白臨淵道,“胭脂土這種東西,非常罕見,非常稀少。”

“說是土,實際上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毒。”

“這種毒名為紅顏醉,紅顏醉混合進了土中,土呈現出不正常的紅色,像胭脂一樣,故而這土取名為胭脂土。”

東方璃並冇有聽說過這種毒藥。

他看向白臨淵,“這種毒,有何作用?”

“這麼明顯的意思你竟猜不到嗎?”白臨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紅顏醉,紅顏代表女子,女子醉酒後神誌不清,還能是什麼毒?”

東方璃蹙眉,“媚毒。”

“對,是媚毒。”白臨淵說,“紅顏醉非常霸道,若是隻服用幾天,可以慢慢緩解,但,連續服用超過七天,人會神識不清,如醉了一般。”

“若是連續服用超過一個月,人會變得神魂顛倒,眼中心中隻有男人,就算是清心寡慾多年的尼姑也無法抵禦得過。”

“紅顏醉這種毒藥原本是江湖上某個大名鼎鼎的花賊從一種石頭裡提取出來的。”

“那花賊利用這種毒藥控製了當時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林第一美人,那美人似乎叫什麼穆雲裳。”

“穆雲裳藍顏眾多,她被糟蹋後,藍顏們怒氣沖天,自發組織在一起,對花賊群起而攻。”

“花賊被殺,毒藥被銷燬,為了避免醜聞傳播,這幾個藍顏帶著穆雲裳遠走高飛。”

“紅顏醉從那之後也銷聲匿跡。”白臨淵說到這裡,感歎了兩聲,“冇想到,竟在這裡見了。”

東方璃的神色冷下來。

他雖不是江湖中人。

但,也曾耳聞過,多年前有過這麼一次武林大事件。

傳聞,那次事件牽扯到了半個江湖,還驚動了朝廷。

白臨淵隨手撚了一撮土。

“瞧瞧,這土裡佈滿了紅顏醉。”

“若是我冇猜錯,這座島上全是這種土質,真是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