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情況!”黑蛋捂住頭,“咱們撞上了岩石?”

“不是岩石。”東方璃神色凜然,“是更可怕的東西。”

“啥?”

“你難道冇聽到奇怪聲音嗎?那是一種奇怪的叫聲。”東方璃道,“應該是有什麼東西把我們包圍了。”

黑蛋豎起耳朵來,“什麼?什麼把我們包圍了......”

砰。

砰。

就在這時。

兩聲巨響接連傳來。

聽聲音,像是棺材被拍碎了一般。

“抓好了。”東方璃說罷,也一掌拍在了棺材板上。

棺材板紋絲不動。

東方璃的神色不太好看。

他雖然不像姬無煙和白臨淵那般功夫高到變態。

可這一掌,他也用了三分力道。

他的三分力道打下去,就算是兩人合抱的樹木都能劈開。

而這棺材板......

莫說劈開,就連個痕跡都冇留下!

東方璃看著被震得虎口發麻的手,表情有些複雜。

黑蛋樂了,“都跟你說了這棺材的材質很特殊,能夠承受住巨浪和漩渦的力道,怎麼可能輕易被拍壞呢。”

“你就算用了全部力道怕是也拍不壞。”

“有開關的。”黑蛋說,“你仔細找找。”

東方璃依稀記得棺材之中有個凹槽。

彆處都是光滑的,唯獨那個凹槽有些特殊。

那裡,應該就是開關。

他找到凹槽,輕輕一扣。

隻聽得砰一聲,棺材蓋被打開。

“打開了。”黑蛋往上跳。

東方璃嘴角抽了一下。

他早該想到有開關。

他腦抽了才學姬無煙和白臨淵這兩個神經病徒手打開質地如此堅硬的東西。

“太子殿下。”白臨淵見東方璃出來了,道,“我們的運氣不太好,撞到鯊魚群裡了。”

“我們的衝擊力太大,撞傷了鯊魚,血跡滲入到海水中,四周的鯊魚正趕過來。”

東方璃看到海麵上不斷浮現的鯊魚,眉頭緊皺。

他們的運氣的確不太好。

目前。

他們依舊處於大海之上。

大海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邊際。

此處又是鯊魚聚集地,怕是漁船什麼的也不會經過。

他們等同於被孤立在大海上。

短時間內或許不會有危險。

時間一長,在鯊魚群攻擊下,就算是鐵人也頂不住。

“海麵廣闊,靠這棺材船是無法通行的,我們需要一艘大船。”東方璃說,“先驅散鯊魚群,再去彆處找船。”

“鯊魚群將我們視為獵物,怎麼驅散?”白臨淵問。

“用你的毒藥啊。”黑蛋接過話來。

它雖不跟普通貓一般害怕水。

但。

乍看到廣袤無際的海洋還是有點發怵。

它的小爪子緊緊地抓住東方璃的衣裳,“或者用姬無煙的殺氣驅散鯊魚群。”

“你們兩個對付它們,應該綽綽有餘吧?”

白臨淵笑道,“小貓兒,讓你失望了,我這裡冇有毒藥。”

“騙誰呢?”黑蛋一萬個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