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臨淵冇有毒藥,就等於貓咪冇了爪子。

“是真的。”

“不過我有個提議。”白臨淵眉眼彎彎,“隻是不知道各位想不想嘗試一下。”

“啥?”黑蛋揮著爪子,“都要命喪鯊魚口了,你就彆賣關子了,快點說吧。”

白臨淵從懷中掏出一枚珠子。

那枚珠子是血紅色的。

被拿出來之後,血光瞬間籠罩了一片。

在看到那枚珠子時,黑蛋眼睛瞪大。

“這......血石?”

“你怎麼會有這玩意兒?”

“這玩意兒怎麼會在你這裡?”黑蛋覺得不可思議,“你怎麼會擁有這種東西?”

“這就說來話長了。”白臨淵說。

“不對啊,不對。”黑蛋胖胖的身體顫抖著,“這東西,不是你所有的,你是從哪裡找到的?”

黑蛋的語氣難得嚴肅。

它甚至都變了聲音,“快告訴我,這是從哪裡得來的!”

白臨淵挑眉,“有關白貓之眼的事,說起來很複雜,我們被虎視眈眈的鯊魚群圍攻,你確定要現在聽?”

“對。”黑蛋拍了東方璃一爪子,“老七,姬無煙,你們先替我擋著鯊魚點。”

“我必須要知道!”黑蛋的聲音裡難得出現顫抖。

白臨淵有些納悶黑蛋的反應。

他手心裡這枚白貓之眼是在大理寺血池找到的。

當時白貓之眼就放在血池之中。

白貓之眼和秦偃月的天黿令相互作用,產生了血色漩渦。

他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漩渦,千辛萬苦纔拿到了它。

秦偃月說過,白貓之眼擁有非常強大的能量。

他也聽說過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傳說以血和屍骨養成的石頭,可以打開神之門什麼的。

這黑貓的反應,有些不對。

白臨淵沉吟了一會。

之後。

他簡單地將大理寺之下的血池,血池之中的遭遇,以及白貓之眼可以連接相隔甚遠的兩個地方的事敘述了一下。

黑蛋越聽顫抖得越厲害。

它呲了呲牙,“原來這玩意兒被用在了血池裡。”

“你知道白貓之眼?”白臨淵有些驚訝。

“它不叫白貓之眼,就叫血石。”黑蛋說。

“嗯,白貓之眼是我給它取的名字,這白貓之眼,真的可以打開神之門?”白臨淵很好奇,“真的能夠跨越空間?”

“能。”黑蛋鄭重其事。

“從理論上來說,能。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血石其實是個試驗品,所有的數據和作用都停留在試驗品階段。”

“因血石副作用強大,我們也找到了更優質的試驗品,血石就被淘汰掉了。”

“這東西我記得已經銷燬了,也徹底列為禁品,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黑蛋說到最後,像是在自言自語了。

白臨淵很不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銷燬,什麼禁品?這白貓之眼,是你的東西?”

“不是本喵的東西,本喵說過了,這是試驗品。”黑蛋揮舞著爪子。

“總之,這東西就是最開始的試驗品,也可以說是失敗品。”

“失敗品?”白臨淵有些惋惜。

他還想著能利用這次機會驗證一下白貓之眼的作用。

順便,詐一詐黑蛋是否有這方麵的瞭解。

若黑蛋熟悉白貓之眼,他正好利用它來掌握白貓之眼的使用方法。

可惜了......

“你確定這是失敗品?”白臨淵又問了一遍。

“就是失敗品。”黑蛋說。

“這個失敗品是四象工程團隊研發的第一件產品,當初他們製作出來後,發現這東西實在副作用太大,隻能放棄。”

“白臨淵,我建議你不要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