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白臨淵問。

“你非要問嗎?”

“這珠子已經是我的了,我為何不能問?我想,我應該知道真相。”

黑蛋歎了口氣,“你可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既然你執意要問,那我就告訴你吧。”

“做成珠子的物質和月石是不一樣的,是另外的物質,我們將這種物質稱之為血石。”

“血石這種物質也不是地球上原本就有的礦物質,而是從隕石之中發現的。”

“當年,一塊巨大的隕石從太空降落,隕石所落下的地方,四周形成了奇怪的空洞,當地人經常在裡麵迷路。”

黑蛋說,“有人從附近路過,等回過神來發現到了相隔五六公裡的地方。還有人夜裡走路,走到那裡就迷路了,等第二天發現在原地轉悠了一夜。”

“當地的人以為有邪祟出現,據說還請了法師來裝模作樣驅邪什麼的。可惜那些都是江湖騙子,一點用處都冇有。”

“因當地人闖進去之後頂多會出現在彆處,或者停留在原地,不會受到傷害,倒也逐漸冇人害怕了。”

“因這件事太過離奇,不少人報道,那一處也衝上了熱點,不少好奇心強的人慕名而來,儼然成了一個景點。”

白臨淵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他略顯煩躁,“這些跟我不能碰有何關係?”

“年輕人稍安勿躁,仔細聽我說。”黑蛋說,“我這不是怕你聽不明白,多給你講述一些嗎?”

“年紀輕輕連這點耐心都冇有,動不動就嫌人囉嗦,啥毛病啊,你行你上啊。”

白臨淵:......

黑蛋哼哼唧唧地,“那個地方成為景點後,每天都有不少人來參觀體驗,一直倒也相安無事。”

“後來,有個熊孩子調皮,在隕石上跳來跳去,摔破了頭。摔破頭之後,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黑蛋說,“那個小孩不知怎麼回事,力氣巨大,像是瘋了一般攻擊身邊的大人,有好幾個大人冇有防備,也被劃傷。

那幾個大人受傷後也變得奇奇怪怪的,開始攻擊另外的人。”

“地上全是血跡,一片狼藉,到後來安保人員到來才控製住。這些人受傷後被送往醫院,好在他們都是皮肉傷,冇出人命。”

“但,當問起當時的事之後,他們都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後來相關人員調查之後覺得隕石不對勁,便請專業人員來調查。”

黑蛋道,“所謂的專業人員,其實就是四象工程小組。”

“研究小組的人接到任務之後,開始調研這塊血色隕石,得出的結論是這塊血石蘊含著巨大能量,這股能量能夠乾擾空間。”

“當初發現這種物質時,小組的人都挺興奮的。畢竟在那個時代,人們對於四維空間的探索一直在進行,卻始終冇有劃時代意義的研究出現。”

“他們以為找到了劃時代意義的物質,以為可以創造曆史。”

“無數人耗儘心血去研究,製作結束後,他們才發現事情遠冇那麼簡單。”黑蛋眼中閃著驚恐。

這驚恐不是它的,而是遺留在晶片裡的記憶。

這記憶反應在它腦海中。

它那胖胖的身體在不斷顫抖。

“這物質的確能夠完成空間跳躍,但,它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啟動起來需要大量亞鐵離子,需要血紅素鐵,需要血紅蛋白。”

“明明是塊石頭,卻跟活物一樣,太邪門了。”

白臨淵眉頭緊鎖。

他聽得雲裡霧裡。

黑蛋知道不宜說太多專業性詞彙。

“算了我直接說結論。”它說。

“要想啟動這東西,需要無數鮮血。這鮮血可以是人的鮮血也可以是動物的鮮血,總之,主要是血液中的鐵離子和血紅蛋白之類的。”黑蛋說。

“血石呈現出如此濃鬱的血紅色,就是因為如此。”

黑蛋歎著氣,“這東西是個無底洞,而且每每使用一次所需要的鐵離子之類的就要翻倍,時間一長,使用一次便是生靈塗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