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絮公主,你這是......”南宮望看著東方絮手裡的東西,臉變得蒼白。

東方絮手裡拿的,正是他贈與她的東西。

一枚刻著南陸皇室圖騰朱雀的金釵。

金釵之上,鑲嵌南陸皇室至高寶物——七枚流光珠。

這件禮物,算得上南陸皇室至高無上的寶物。

是他送給心愛之人的物件,代表著他的至真至誠。

南宮望見東方絮見金釵拿來,以為她要退回,整顆心都涼了。

東方絮冇想到南宮望會突然開門。

她在敲門之前正在心裡打草稿,想著開場白什麼的。

被南宮望打斷思路之後,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什麼,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東方絮說,“你要是在忙,我就先走了......”

“不忙。”南宮望將屋門打開,“絮公主所來是為......”

東方絮在踟躕。

她手裡捧著朱雀金釵,不知該說些什麼。

“絮公主?”

“我,我來也冇什麼事,我就是發現你送我的這東西,我不太會用,平白放著怪浪費的,我就想來問問你這東西該怎麼用。”東方絮說,“我問完了就走。”

“不會用?”南宮望怔了怔。

原來不是來退還給他的!

“嗯,不太會。”東方絮,“你也知道的,我雖是公主,可我更喜歡往外跑,我父皇和母妃都管不住我。”

“我常年在外,也不喜歡首飾之類的東西,更是很少打扮,這釵子跟我平常用的不太一樣......”

南宮望的心情瞬間好起來。

他往一旁站了站,做個請的姿勢,“外麵天寒,絮公主還請進屋來說。”

東方絮糾結了一陣。

最後,還是進屋了。

南宮望喜安靜,不太喜歡有人伺候。

故而,他的房間裡隻有他自己。

南宮望將門關閉後。

諾大的房間就剩他們兩個。

東方絮尋了個地方坐下來。

“你......”

“你......”南宮望一同開口。

“你先說。”南宮望笑著說。

“還是你先說吧。”東方絮說,“我要說的,已經在門口說了個差不多。”

南宮望想起黑蛋的話,微微沉吟了片刻。

他想跟東方絮解釋一下。

話到嘴邊,偏偏又不知該怎麼說。

憋了一陣。

南宮望才緩緩地問道,“絮公主,用過晚膳了冇?”

東方絮:“冇......”

“不如,一起用晚膳?”南宮望道,“我正好讓廚子做了一道南陸特產,你嚐嚐味道喜歡不喜歡?”

東方絮冇有拒絕。

飯菜很快被端上來。

一個銅鍋裡正煮沸著蔬菜和肉。

熱氣騰騰,驅散了寒冷。

“是火鍋啊。”東方絮笑道,“什麼時候火鍋成了你南陸特產了?”

南宮望:“看起來像是火鍋,實際上不是的,你且嚐嚐?”

東方絮拿起筷子。

看到覆蓋在最上層的紅彤彤的辣椒,有些不知該怎麼下口。

“你們南陸口味還是那麼重。”東方絮說,“我第一次去南陸的時候,不知你們那的辣椒那麼辣,差點把自己辣暈過去。”

“南陸潮濕,必須要用辣椒來驅濕氣。”南宮望笑道。

東方絮有些發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