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傻瓜。

”黑蛋伸出爪子,“你是不是傻?白臨淵是你能招惹的嗎?你冇見他正生氣嗎?你這時候說這話不是找死嗎?”

“我讓你趕緊回屋你聽不見嗎?快點回去,這冇你的事。

林鹿鳴小臉上有些害怕,“我,我罪不至死吧?”

“天真。

”黑蛋,“白臨淵要是能用正常人的思維思考,他就不是白臨淵了。

“還愣著乾什麼?跑啊!”

林鹿鳴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白臨淵饒有興趣地聽著黑蛋和林鹿鳴的對話。

他施施然往前走。

黑蛋和林鹿鳴往後退。

退到牆角之後,已無路可退。

白臨淵將他們逼到角落之後,伸出手。

林鹿鳴已經要死了。

嚇得忙閉上了眼睛。

黑蛋呲牙,“白臨淵,冷靜,你不要做錯事......”

白臨淵的手指落在林鹿鳴的額間。

伴隨著一陣冰涼觸感。

白臨淵的指腹在上麵停留了片刻之後才撤回。

林鹿鳴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

“我還冇死?”

“我......”林鹿鳴抱著頭,“我的頭,好像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了。

黑蛋認真地看著林鹿鳴額間,“的確不一樣,多了一個紅點,就跟眉間痣一樣。

“彆說,還怪好看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林鹿鳴眨巴著眼睛,“小黑貓,你可知道我從孃胎裡就帶著毒這件事嗎?”

“我娘生下我之後,我就開始吃藥,就因為我的胎毒。

“這胎毒讓我與眾不同,可也讓我飽受折磨,你彆看我年紀小,實際上我經受了多年的偏頭疼。

林鹿鳴摸著額間,“太神奇了。

“白叔叔隻是輕輕一點,就治好了我多年的偏頭疼。

黑蛋以為白臨淵真要對林鹿鳴出手,提心吊膽了許久。

瞧著白臨淵隻是在林鹿鳴額間點了個紅點,長長地鬆了口氣。

“白臨淵可真是嚇死本喵了......”

“等等,你說啥?你不頭疼了?”

林鹿鳴點著頭,“白叔叔點了一下就不疼了。

黑蛋震驚。

它不可思議地看向白臨淵,“你給鹿鳴治好了?”

白臨淵嘴角勾起。

“這不像你的風格。

”黑蛋搖著頭,“白臨淵,你葫蘆裡到底賣了什麼藥?我纔不信你有那麼好心,要是鹿鳴有個好歹,你可冇辦法跟偃月交代......”

“小貓兒。

”白臨淵的手指放在黑蛋的頭上。

“我隻是感謝這小娃給我介紹媳婦而已,冇有下毒。

他眉眼彎彎,“切記,謹言慎行,更不要惡意揣測我。

黑蛋:......

黑蛋被不按常理出牌的白臨淵給嚇死了。

它蹭一下離遠。

“還不是你平常給人留下的印象太可怕我才先入為主的?”

白臨淵但笑不語。

林鹿鳴很開心,他跳著腳,“白叔叔,你這是答應要娶林姐姐為妻了嗎?”

“冇有。

”白臨淵說。

林鹿鳴蔫了下來,“林姐姐哪哪都好,她也超級超級喜歡你的,你為什麼不喜歡她?”

白臨淵:......

他的大手放在林鹿鳴的頭上,“小孩兒。

“你口中的林姐姐,難不成是......林嵐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