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現在為止,我至今有些不敢相信我所經曆的這一切是真的,就有種非常恍惚的感覺,像是一場夢,一場真實卻又荒誕的夢。

”秦偃月收緊了手。

“好虛幻啊。

”秦偃月說到這裡,笑了起來。

東方璃捏了捏她的臉頰,“這是怎麼了,突然發出這般感慨?這下可是清醒了些?”

“不準捏我,我知道自己是清醒著的,我就是感慨一下而已。

”她靠在東方璃的胸前。

咕噥著,“感慨一下還不行麼?”

東方璃笑道,“當然行。

“偃月,有些事,存在就是道理,發生了便發生了,再去想也無濟於事,最重要的是現在。

秦偃月眨巴了兩下眼睛。

“聽你這麼說,我突然想起幾句詩,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東方璃很認真地說,“之前你提過這首了,換一個。

秦偃月:“可我隻會這一個。

東方璃將她攬在懷裡,大手抓住她的手,輕輕咬了一下,“親我一下,我教你。

“我不!”

“既然娘子不願意,隻能是為夫親孃子了......”

東方璃說罷,湊到秦偃月跟前來。

秦偃月踹了他一腳,“油膩。

“東方璃,你這是要朝著油膩大叔的方向發展了麼?”

東方璃不解其意,“我方沐浴完畢,髮絲清爽,不油膩。

秦偃月樂得不行,“此油膩非彼油膩。

“是說你話語之間的油膩。

東方璃臉黑了黑。

他雖然冇太聽懂秦偃月的意思。

但憑印象覺得不是好話。

“偃月,最近我是不是對你太疏忽了?”東方璃將秦偃月的雙手舉過頭頂。

不等秦偃月反應過來。

有淡淡的青草香撲麵而來。

一同而來的,還是溫潤的觸感。

秦偃月頓時軟了。

東方璃輾轉了好久才肯放開。

秦偃月不知是害羞的還是無法呼吸憋的,臉紅紅的。

她擰了東方璃一把,嗔道,“都不給我點準備時間。

東方璃笑道,“那我這次給你準備的時間,一刻鐘之後開始。

秦偃月一腳將東方璃踹到一邊,“想得美!”

東方璃反手握住她的腳,“這小腳丫不老實,看我怎麼懲罰你。

說罷。

他在秦偃月腳心撓了幾下。

“癢,快停下。

”秦偃月癢得不行。

她一邊掙紮一邊不受控製地笑,“快,快點,快停下。

“停下。

”秦偃月怕癢,上氣不接下氣的。

東方璃在秦偃月笑得快抽筋時才停下來。

秦偃月眼淚都笑出來了,歪在一旁懶得動彈,“東方璃你太過分了!”

“嗯?我過分?”東方璃挑眉。

“不不不,你不過分,你特彆好,特彆講理。

”秦偃月忙求饒,“你就放過我吧。

“大俠饒命啊。

東方璃哼了一聲,“你以為你喊了饒命我就會饒了你嗎?”

東方璃將她放開,傲嬌著,“我會!饒你了。

秦偃月被東方璃萌到了。

她撲到他懷裡,“老七,你怎麼這麼萌?太萌了,萌死我了。

東方璃:......

萌?猛?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