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兩個人都伸出左手,還在手臂上畫了一個叉,不知何意。

雖然隻是背影。

東方璃卻認出來,其中一個是偃月的。

“這張照片你還留著呢?”秦偃月道,“這不是我們在沙灘上還原海賊王經典場景的麼?我記得還有好幾個人呢,怎麼隻剩下咱們兩個了。

祝君麟的臉又紅了。

他抬頭看向彆處,“頭像太小放不開,我剪裁了。

秦偃月冇再說什麼。

白臨淵學會了使用微信之後,也開始加好友。

可惜。

他跟東方璃不一樣。

東方璃是跟秦偃月學過拚音的,知道如何打字。

白臨淵未曾,係統學習過,打字很是費勁。

這讓他很有挫敗感。

時間還早。

秦偃月順帶著辦理了銀行卡。

原本。

她隻想辦理自己的,東方璃和白臨淵在這邊待不久,冇必要特意辦理。

轉念一想。

又覺得在這個時代冇有銀行卡寸步難行,便也拉著他們去辦理。

白臨淵又要拍照,一百個不願意。

一行人耗費了好大功夫,才徹底辦完。

“偃月。

”祝君麟看了看時間,“這裡距離彆墅比較遠,回去之後天就要黑了,你們如果還有想買的東西,儘快買。

秦偃月指著不遠處的商場。

眼睛晶亮,“我想去那裡逛逛。

祝君麟頓時頭大。

女人一旦逛起商場來,冇三四個小時是逛不完的。

“偃月,時間不足......”

“你們去吧。

”白臨淵對祝君麟說,“我跟你留下來等他們。

秦姑娘,半個時辰。

祝君麟不明所以。

秦偃月卻是打了個冷顫。

她懂白臨淵的意思。

白臨淵給她一個小時時間來逛商場。

若是超了這個時間,白臨淵指不定會對祝君麟做什麼。

“額......”秦偃月咬了咬嘴唇。

一個小時,的確緊張了點。

不過夠用了。

“我們速去速回。

”秦偃月拉著東方璃快步朝著商場走去。

隻剩下白臨淵和祝君麟。

白臨淵饒有興趣地看著祝君麟。

祝君麟莫名打了個冷顫。

不知是不是錯覺。

他總覺得,被這個人盯上,就跟被毒蛇盯上一般。

陰冷嚇人。

“你想乾什麼?”祝君麟下意識地往後退。

白臨淵湊近祝君麟,“我對你的身體很感興趣。

祝君麟:......

祝君麟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對你冇興趣!”

“我可是很直的,直的不能再直。

你要是彎的,我可以給你介紹,我認識不少......”

白臨淵聽不懂祝君麟在說什麼。

他繼續往祝君麟身邊湊,“可有人對你說過,你的身體特彆適合試藥?我尋了許許多多的人,從來冇見過像你這般適合試藥的身體,我很感興趣。

祝君麟看著白臨淵狹長的鳳眼,感受著他陰冷如毒蛇的可怕氣息,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這個人,是認真的。

他真的想拿他試藥。

“你是變態嗎?”祝君麟驚悚,“我警告你,“這可是法治社會,你要是敢亂來,我會報......”

話還冇說完,白臨淵突然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