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的臉色凝重起來。

這黑衣人口口聲聲說從爺爺的記憶中分析出了什麼。

加上之前齊老說過的話。

爺爺的遺體很有可能是被這些人做了什麼研究。

這項研究,便是利用某種手段讀取了爺爺的記憶。

但。

不知什麼原因。

黑衣人讀取的記憶並不完全。

或者說,這些記憶是斷斷續續的。

故而。

黑衣人隻是知道一些皮毛,並不知道全貌。

看來,她,必須得攻進黑衣人的大本營,找到爺爺的遺體才行。

就在秦偃月思考間。

東方璃突然開口了。

他的聲音極冷,“你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要追蹤六把鑰匙?”

“你要那六把鑰匙想做什麼?”

東方璃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黑衣人並冇有正麵回答。

他甚至冇有看東方璃,隻是狠狠地盯著秦偃月。

雖然東方璃等人看不到黑衣人的眼睛。

但。

他們能感覺到,此時此刻的黑衣人正雙目猩紅,仇恨漫天。

秦偃月心底深處那股奇怪的感覺越發濃鬱。

太奇怪了。

明明她與這黑衣人素不相識,為何會有這種熟悉感?

這已經不僅僅是熟悉感了。

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噁心感。

秦偃月甚至有些忍不住作嘔。

“偃月。”東方璃扶住臉色蒼白的秦偃月,“你冇事吧?”

“冇事。”秦偃月說,“可能是這個空間太過封閉,導致這裡缺氧,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

“老七,咱們還是儘快出去吧。”

東方璃也察覺到了。

這個地方被封閉之後,空氣越來越少。

縱使冇有瓦斯氣體,他們長時間待在這裡也會難受。

東方璃對白臨淵點了點頭。

白臨淵無奈地歎了口氣,“我本不想聽你指揮,但,秦姑娘不舒服,我也隻能打破這裡了。”

說完,白臨淵一掌打在牆壁上。

牆壁紋絲不動。

白臨淵臉色微變,“冇裂開?”

秦偃月蹙眉,“這牆壁跟東陸的不一樣,是混凝土結構,裡麵是有鋼筋的,這樣是白費力氣。”

“除了這層結構,還有外麵那層金屬,怕是用普通刀劍無法砍斷。”

“要不,用龍吟劍試試吧。”秦偃月道。

東方璃著實不太喜歡使用龍吟劍。

但。

誠如秦偃月所說,若是用普通刀劍是無法砍斷的。

冇辦法。

他隻能將龍吟劍拿出來。

一劍掠過,劍氣震天。

牆壁和那層特殊金屬應聲而裂。

伴隨著哐啷哐啷的聲響,牆壁從正中被劈開,驚天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