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可知道,你爹爹身上為什麼會纏繞著那麼多黴運?”秦偃月問。

小鯉魚緊緊地皺著眉頭,“實際上,我也不知道。”

“我隻能看到那些黴運纏繞著爹爹,至於那些黴運是怎麼來的,我不清楚。”小鯉魚說,“不過,我知道那些黴運從來冇有放棄靠近爹爹。我趕跑了它們,它們還是想往爹爹身上纏繞。”

“看來,以後我要好好待在爹爹身邊才行。”

小鯉魚小嘴撅起,“反正,我以後不讓彆人欺負我爹。”

秦偃月輕輕地拍了拍小鯉魚的頭,“真乖。”

“你爹跟你娘聊得挺好的,咱們就彆去打擾他們了,我帶你去彆處玩好不好?”

小鯉魚當然不願意。

她巴不得留在東方幸身邊。

但。

她遠遠地看著月露和東方幸交談甚歡的樣子,小小的人兒歎了口氣,“我得給他們創造機會,皇後孃娘,接下來,咱們去哪裡?”

小鯉魚抓住秦偃月的衣襬,“去找皎皎和雲朗他們嗎?”

小鯉魚這麼一說,秦偃月想起來,“說起來,雲朗和皎皎不是跟你在一起嗎?他們去了哪裡?”

小鯉魚歪頭,“本來我們四個是一起玩耍的,後來我感覺到了我爹爹的味道,就跑去找我爹爹了,他們三個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秦偃月並不擔心皎皎和雲朗會迷路。

這宮裡,他們經常四處跑著玩。

何況還有鹿鳴帶著他們。

隻不過。

找不到皎皎和雲朗他們,秦偃月不知道該帶小鯉魚去哪裡。

“要不,咱們去瑤妃娘娘那裡逛一逛?”

小鯉魚拍著手,興高采烈,“好呀好呀,我很想很想瑤妃娘娘呢。”

“對啦皇後孃娘,說起好運和黴運,瑤妃娘娘和我爹爹正好相反呢,瑤妃娘娘身上總是泛著一種特殊光澤,那特殊光澤可以隔絕一切黴運。”

秦偃月微微頷首。

的確。

瑤妃和東方幸簡直是兩個極端。

不過。

東方幸的萬幸侯也挺有意思的。

東方幸無意間跟月露生下小鯉魚,可不就是萬幸麼?

“小鯉魚,這項能力,你千萬不要亂用。”秦偃月抓住小鯉魚的手,“尤其是在外人跟前。”

“外人是誰呢?”小鯉魚問。

“就是不認識的人。”秦偃月說,“你的這項能力實在太過驚人,我怕有人會盯上你。”

秦偃月知道這些話不該對小鯉魚這麼小的孩子說。

可趨吉避凶這種能力,是無數人所夢寐以求的。

無數人不惜通過各種各樣的方法尋求能趨吉避凶的辦法,小鯉魚天生就擁有這麼強大的能力,是福也是禍。

倘若小鯉魚的能力被有些野心勃勃的人盯上,尤其是某些上位者盯上,怕是會引起一場災難。

“反正,不要亂說,以免被壞人盯上。”秦偃月說。

小鯉魚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