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雲霄認親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秦偃月和東方璃耳朵裡。

秦偃月非常震驚。

震驚之外,又覺得鬆了口氣。

她對於褚雲霄身份不明這件事非常介意。

她原本不是介意身份的人,但,畢竟涉及到了自家姑娘。

雖然自家姑娘還小。

但,皎皎的性格像極了東方璃,認準了就不會改變。

如今。

褚雲霄身份明朗之後,她心裡懸著的大石頭也落了地。

褚雲霄身邊的兩個老人是陸覲師兄的朋友。

陸覲信得過他們。

秦偃月自然也信得過他們。

隻不過。

褚雲霄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幾年後,兩個老人不得不帶著褚雲霄回到山上治療,這是後話。

......

另一方麵。

祝蓉的預產期已經過了好些天,那孩子依然不願意出來。

陸修急得不行不行的。

祝蓉自己倒是淡定得很。

她安慰陸修,她大概懷了一個哪吒,在肚子裡待三年也是可以的。

陸修對此很無語。

秦偃月也很著急。

預產期一般是按照周來算的。你

十月懷胎裡的十個月,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十個月。

是按照四個週一個月來算的,實際上也就是二百八十天。

而且,計算預產期是從末次月經開始的第一天算起。

按照時間推算,祝蓉的預產期早就過了。

可那孩子遲遲不出來。

秦偃月再三給祝蓉檢查身體,祝蓉身體都冇問題。

祝蓉自己也是吃嘛嘛香,身體倍棒。

那孩子,隻是單純的延期了而已。

眼看著超過預產期時間越來越長。

秦偃月生怕時間太長羊水汙染出大問題,決定給祝蓉剖腹。

然而。

就在秦偃月做好準備的時候,祝蓉突然叫了起來。

“偃月,我肚子疼。”

“我肚子好疼。”祝蓉的臉色發白,“我羊水好像破了,我要生了。”

秦偃月嚇了一跳。

她忙將祝蓉推到產房裡。

祝蓉痛苦不堪。

和翡翠那次比起來,祝蓉這個痛苦到近乎昏死過去。

秦偃月幫她打了無痛,這才稍微好受些。

經曆四個小時的折磨,祝蓉順產了一名男嬰。

“哎呀,奇了奇了,你們看看,這孩子身上是不是縈繞著些許雲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奇景。”產婆驚奇地說。

“是啊,是啊。”另一個產婆也跟著說,“煙氣繚繞,怕是個神仙托生的吧。”

祝蓉生孩子累得不行,睡得迷迷糊糊的。

聽到這話,硬睜開眼睛,“啥情況?他身上冒煙?”

秦偃月:......

神特麼冒煙。

“不是冒煙,是這孩子身上纏繞著些許熱氣。”秦偃月將孩子抱過來,“你瞧瞧,熱氣還有呢。”

“或許是這孩子在裡麵待太久的緣故,彆擔心,我給他檢查過了,一切正常。”

祝蓉眨巴著眼睛,“男孩?”

“對。”

“渾身冒煙?”

秦偃月:......

“哈哈我知道了。”祝蓉露出白牙,“這孩子,就叫陸南煙吧。”

秦偃月:......

真草率。

“是男孩,出生還冒著煙,陸南煙,多好聽的名字,不愧是我,平平無奇取名小天才。”祝蓉給自己豎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