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用過飯之後,那對夫婦給了我們出山的地圖。”陸覲繼續說,

“可,我們拿著地圖出山時,天下起了大雨,大雨傾盆,隨時都有滑坡危險,我們不得已又返了回去。”

“如此,我們就在那個地方待了大約七天。”

“等七天後,大雨停止,我們準備辭行。”

“他們給了我們一些藥丸,說這藥丸能夠讓毒蛇猛獸避開,還能抗餓,等從深山裡出去之後,一天服用一粒,也可延年益壽。”

“我們三個拿著藥丸離開那裡,正如他們所說的那般,隻要服用一粒藥丸,就可以保證一整天不餓。”

“我們整整走了七天,終於走出深山,後來這件事我們也就忘了。”

“後來,嶽墨得了重病,奄奄一息時,嶽深想起了還剩下一枚藥丸,嶽深將藥丸餵給嶽墨之後,嶽墨奇蹟般活了下來,並且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我們幾個這才得知,這藥丸不同尋常,我想,正是那藥丸的作用,我們才能長壽。”

皎皎覺得驚奇。

“你們去的地方叫桃花源嗎?”

陸覲搖頭,“不叫桃花源,那裡雖然有桃花,但桃花不多,兩位恩人應該是隱居在山林裡的隱士高人。”

皎皎捏著下巴,“那你們從深山裡出來之後,是不是外麵已經過去好幾年了?”

陸覲聽得一愣一愣的,“你怎麼知道?”

“還真是?”皎皎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是啊,當時情況真的挺複雜的,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陸覲說,“我們明明隻是在那個地方待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出來後,外麵竟已經過去了一年。”

“這件事實在太詭異了,我們百思不得其解。”陸覲說,“不過也是從那之後,我們幾個的身體異於常人。”

皎皎:“隻過了一年呀。”

“你還想讓我們過幾年?”陸覲吹鬍子。

“我母後給我講過一個故事,說某個時代某個樵夫,上山砍柴看到兩個童子在下棋,竟然看入迷了,等兩個童子下棋結束後,樵夫才發現斧頭已經爛了。”

“等樵夫回到家鄉後,更是震驚地發現,家鄉已經麵目全非,他的親人都已去世,他家的人都是重孫子輩的了。”

“所以還有一首詩,叫什麼到鄉翻似爛柯人,人家誤入山中看童子下棋都過了一百年了。”

皎皎歎著氣,“你這才一年,冇意思。”

陸覲:......

這都要卷?

內卷已經捲到這種程度了嗎?

“你這丫頭,明明想聽的是我們長壽的事,怎麼歪到那裡去了。”陸覲吹鬍子。

“哦。”皎皎說,“那你繼續說。”

“我說完了。”

“你說了什麼嗎?”

“我說了那麼多,你一點都冇聽見?”陸覲表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白白浪費了這麼多感情。

皎皎嘿嘿一笑,“聽見了,都聽清楚了。”

“對了,那藥丸還有嗎?”她伸出手,“給我一枚唄。”

“不對,給我兩枚。”

“你要乾什麼?”陸覲冇好氣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