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欣伸出手和樂樂握了握,兩個人算是暫時建立了友誼。

又等了一會後,眾人坐上了大巴車,直接出發了。

溫欣數了一下,咋舌,“整個帝都這麼多醫院,就湊出來20個醫生過去,看來真的太難了。”

知道樂樂不會說話後,溫欣也不介意,通常自己可以自說自話,也不用樂樂回答。

“都是很年輕的麵孔,看來都是和我一樣,爬不上去,隻能另謀出路了。”

樂樂好奇的看著她。

溫欣解釋了一句:“參加醫學援助會增加履曆,對於我們這種貧民醫生來說,算是一種上升途徑,就是很辛苦。”

樂樂瞭然。

“不過你怎麼願意來了?真為了曆練?”

樂樂又點頭。

“......看來是我思想覺悟不過高。”

樂樂笑了笑。

她也冇那麼偉大,想救天下蒼生。

她隻是......隻是覺得心煩意亂,想去一個地方躲一躲,越忙越好。然後她就看見了y市的醫學召集令。

她看了那邊的資料,決定過去。

那裡太像她之前帶過的地方了,中東那一帶,混亂瘧疾,她不希望這種事也發生在華國。

國泰民安,這四個字說得多,但怎麼做她不知道,隻是隱約覺得自己有用,就去了。

既然是自己強求來的機會,總要把事情給辦妥了。

大巴開去了機場,坐飛機過去y市,飛機抵達後有專門的人來接這一隊醫生。

接機的人很熱情,是當地的一個領導,關切的慰問了一番,然後帶著人去了酒店包間用餐,吃飽喝足了,纔開始說正事。

因為整個y市地廣人少,基本大半都是山區,此次的目的也是在這些山區。

醫生很少,當地的醫療設施也弱,更彆說那些山區裡的村子鎮子。

所以此行的20個醫生會分成五個隊伍,分彆去往五個不同的地方進行醫學援助,需要的醫療設備也都是從各個地方捐贈過來的,雖然醫生不對,但是物資倒是齊全。

樂樂聽著一耳朵,居然連戶外手術的裝備都齊全了,放心了不少。

這一趟除了醫生之外,還配了很多個誌願者和幾名護士,以及嚮導。

當地是少數民族的聚集地,所以不同的山區都是不同的民族居住地,冇有嚮導的話連交流都很麻煩。

吃飽喝足,人員也分配好了,就坐上了五輛不同的小巴,帶著人,直接前往目的地了。

樂樂恰好和溫欣一個隊伍,除了她們之外,還有兩個男醫生,一胖一瘦,胖的叫曾誌成,瘦的叫馬國強,年紀都是三十多出頭。

四個人友好的交流了一番,得知了最年輕的樂樂竟是來自第一醫院後,兩人都很驚訝。

曾誌成瞪著一雙綠豆眼,感歎著:“你說你,好好的在第一醫院待著不好嗎?那裡有最厲害的醫生,最先進的技術,學都學不過來了,居然還去醫學援助!”

馬國強笑著道:“小謝醫生誌向遠大,懸壺濟世啊,我聽說第一醫院的樸主任非常厲害,我慕名已久,你見過她做手術嗎?”

溫欣也插了一句,“對對對,樸主任!誰不知道樸主任的大名!樂樂,你見過樸主任嗎?”

樂樂點點頭。

一時間,三個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此生若是能跟樸主任一個手術,也算是值了!”

樂樂笑了笑,悄悄的給甜姨發了一條簡訊,【甜姨好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