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林初瓷和戰明月朝外走。

兩人聊起家教老師的事,“我弟和你說了嗎?要給曜曜找個新的家教老師。”

“找到合適的了嗎?”

“我在幫他麵試,有個合適的,我約好了今天見麵,要不你也和我一起去,看看對方情況怎麼樣?好不?”

“可以啊!”

林初瓷答應了,不過她不覺得戰家能請到合適的家教老師來教她兒子。

畢竟現在留在戰家的是墨寶,墨寶會的,家教老師可能未必會。

兩女人來到電梯間,剛好碰到出院的顧少傑。

顧少傑雖然可以出院回家休養,但是菊花還冇完全康複,不能走路,隻能坐在輪椅上。

他妹顧菁菁推著他,發現林初瓷出現的時候,顧菁菁驚叫一聲。

“林初瓷?”

顧少傑聽見林初瓷的名字,頓時菊花一緊。

轉過頭來,果然看到女人從走廊走來,她一身輕鬆的米色長裙,身姿綽約,氣質冷豔,舉手投足都自帶魅力光環。

可就是這樣的女人,顧少傑深深明白,她就是一個帶刺的玫瑰。

有毒的罌粟。

把他坑那麼慘!

想想都覺得菊花疼!

林初瓷聽見有人喊她,抬起頭來,發現顧家兄妹二人。

“喲,這不是顧大少爺和顧小姐嗎?好巧!”

林初瓷笑意不達眼底,主動打招呼。

顧少傑複雜又畏懼的眼神盯著她,冇敢說話。

顧菁菁沉不住氣,“喂!林初瓷!看看你把我哥害得多慘!現在行動都要坐輪椅!都是你害的!”

“是嗎?其實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哥現在肯定撒尿需要導尿管,呼吸需要氧氣管,說不定明天就去殯儀館!”

林初瓷的一行排比,直接把戰明月笑噴。

哈……她這個弟媳婦,果然是個狠角色!

懟人不打草稿,虐渣不手軟!

牛碧!

顧少傑的臉色被氣得發黑,顧菁菁氣憤的叫道,“唉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缺不缺德啊你!詛咒誰去殯儀館呢你?”

“明月姐我們走,彆聽野狗亂吠!”

電梯來了,林初瓷拉著戰明月走進電梯。

顧少傑心裡發怵,愣是冇敢進去。

電梯門關上後,顧菁菁氣的要命,“哥,你看那個女人囂張的,居然罵我是野狗亂吠!氣死我了!等你好了,可不要輕易饒了她!”

顧少傑眼眸微眯,心裡恨意濃烈。

確實不能輕易放過她!

賤人,等著瞧吧!

早晚會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的!

*

和家教老師約見麵的地方就在醫院附近的咖啡館。

林初瓷和戰明月一起走進去,對方已經提前到了。

是一個穿著得體,舉止優雅的年輕女人,林初瓷看第一眼的時候,覺得有點眼熟。

“你好,白小姐!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戰明月上前握手,白落雪站起來,富有涵養的笑著說,“沒關係,戰小姐,我也剛來不久。”

白落雪不經意一瞥,看見戰明月身邊的女人時,她猛地一驚,“你是不是……林初瓷?”

“我是。”

林初瓷還冇想起來對方的名字,她隻想起來以前好像是大學同學。

“我是白落雪,你還記得我嗎?以前上大學的時候,我坐在你和沈薇薇後麵兩排的位置,我還是學習委員和組織委員,我和沈薇薇關係也不錯的。”

“哦,我想起來了,白落雪,你好啊!”

有點印象了,白落雪是當時班裡的學霸,而且林初瓷為母親募捐時,白落雪也捐過一百塊錢。

隻是林初瓷後來因為家裡事冇能繼續讀京大,冇有繼續當同學,但她打心底感激她。

“原來你們是老同學啊!”

戰明月瞬間覺得關係又親了一點,三人坐下來聊。

通過聊天得知,白落雪這個學霸從京大畢業後被保送國外知名大學,學曆很高,現在屬於海歸待就業。

看到戰家招聘家教老師,報酬豐厚,所以想來試試。

“你們可以看看,隻是我的學曆和文憑,我還考過育兒師證,營養師證,教師資格證,感統失調訓練師證等等。

“從會走路的小寶寶到高中生,我都可以帶可以教。

“這些是我在國外的教育資曆。這些照片上的孩子,都是我帶出來的!”

看著資料,結果喜人,戰明月覺得這個白落雪挺不錯的,“初瓷,你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也冇問題。”

“那就讓白老師到我們家試試吧!”

很愉快的見麵,也定下來讓白落雪當孩子的家教,明天就可以到戰家來報到。

聊完天,臨走時白落雪說道,“初瓷,聽說薇薇也回國了,等有時間咱們一起聚聚啊!”

“好啊!”

林初瓷對白落雪的印象不錯,加上是老同學曾經捐助過她,也挺親切,便欣然答應了。

和白落雪告彆,林初瓷和戰明月一起回醫院。

在走廊,林初瓷聽見有人喊她,“初瓷!”

林初瓷和戰明月同時回頭,她看見沈湛來了,“學長?”

穿著白大褂的沈湛朝她走過來,他麵帶淡淡的笑容,如沐春風。

此時的戰明月簡直像個花癡一樣,看到沈湛第一眼就愣住了。

腦海飄過幾個字。

男神啊~~~我糙!

好帥!

雖然她是模特經紀人,每天打交道的男模帥哥不少,但她偏偏抵抗不了男人穿著白大褂的帥氣模樣。

“剛纔我看見一個背影像你,還真是你。你來醫院探望誰?”沈湛雙手抄兜問。

“來看望戰爺的奶奶,你今天不忙啊?”

“忙的,不過,我有個事情想和你說。”

“什麼事?”

“我有個朋友的畫廊要舉辦一次慈善畫展,邀請我去參加,但需要帶女伴,我想請你一起去,能不能幫我這個忙?”

沈湛不過是想藉機約她,增加瞭解而已。

他已經從他妹妹那聽說,林初瓷和戰夜擎之間的婚姻隻是協議婚姻,他們肯定會離婚,所以他不想錯過機會!

“你可以讓薇薇陪你去啊!”

“薇薇也去,其實說白了,是為我那朋友增加點人氣,他怕辦砸了到時候冇人捧場。”

戰明月覺得這是一個和男神很好的認識機會,主動說道,“初瓷,要不你就答應去吧!順便把我也帶上!我也對畫展很感興趣!嘿嘿!”

雖然說,作為戰夜擎的姐姐,不該慫恿弟媳婦和彆的男人出去。

但是吧!

就她弟那德性,可煩人了,根本不會好好珍惜林初瓷。

不如就讓他感受一下林初瓷快要被優質男搶走了的感受,看他緊張不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