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黃毛不知死活打斷她,“餵你算老幾啊?”

“啪!啪!”

黃毛都冇反應過來,臉頰就捱了兩下,幾乎把他給打蒙了。

靠!

他想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打得是他?

“是不是邢五讓你們來的?嗯?”

林初瓷目光清冷的掃視邢幫的那些手下。

那黃毛氣得再次衝上來,“敢直呼我們的五爺的大名!想死……”

“轟!”

這一次,林初瓷直接將對方踹飛出去。

又快又狠!

“告訴邢五,彆來惹我生氣!不然我讓你們都不痛快!”

林初瓷的腳再落下,馬六疼得咧嘴,“爹!爹!您饒了我……饒了小的吧……”

馬六都帶頭認爹了,其他小羅羅們,也紛紛的認慫。

“給我滾吧!”

林初瓷鬆開馬六,踹了他一腳,馬六嚇得屁滾尿流,帶著一幫人灰溜溜的跑走了。

原本兩方勢力可能免不了血戰一場,可現在,居然被林初瓷輕易化解。

邢幫的人落荒而逃,祁派的人也對她刮目相看。

尤其是祁渝東,已經對她產生濃厚的興趣。

他的眼神裡透露出讚賞,“這位小兄弟,不知道可否透露一下姓名?交個朋友?”

“林辭。”

林初瓷說了化名。

祁渝東當即對自己的手下介紹,“你們都聽好了,從現在起,這位林辭就是我祁渝東的兄弟,以後見了他,都要叫一聲辭爺!”

“辭爺!”眾人齊聲喊道。

“林辭兄弟,我見你出手不凡,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祁渝東想拉攏人才。

“多謝祁爺看得起,但不必了,我隻是來找人的。”

林初瓷要走,祁渝東又給她一張名片。

“那好,林兄,這是我號碼,以後金象隨時歡迎你來玩。假如有人找你麻煩,你也可以隨時聯絡我,隨叫隨到。”

反正祁渝東是交定他這個兄弟了!

林初瓷接了名片,帶人離開金象娛樂城。

在附近的一個巷子裡,王虎挨青霄他們胖揍一頓。

“說不說?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不說,就把你的手給剁了!”

在青霄的逼迫下,王虎終於妥協,“我說!我說……是戰少雇我……讓我把林初瓷騙到那邊去……那邊有埋伏……”

林初瓷聞言,眉頭微蹙,“哪個戰少?”

林初瓷第一想到的是戰夜擎,不可能是他吧?

“是戰家大少……”

王虎說出真相,哭求,“爹!您饒了我,我知道的都說了,我全都說了,放了我吧!”

剛纔林初瓷教訓馬六,也把王虎給震懾到了。

“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命,我還需要留著你的命,作證!”

林初瓷讓手下們把王虎先帶走,安頓下來。

至於戰榮威這個男人,可真夠陰險的。

居然用那種方式來對付她!

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難道就是為了得到她?

還是其他?

處理好王虎的事,林初瓷回玉瀾莊園一趟,晚上她和白落雪以及沈薇薇約好,要去吃飯。

換過衣服和妝容後,林初瓷準備出門。

林景川跑來送她,“媽咪,你晚上要出去好好玩哦,多找幾個帥哥,有閤眼的男人一定要抓住機會哦!”

“知道了,兒子!”

林初瓷笑著離開,她的兒子都巴不得她交男朋友。

她不想找,他們還經常幫她介紹,可真是個操心的崽兒!

林景川鼓勵媽咪交男朋友,但是戰淩曜有點小不開心,他希望媽咪能和爹地在一起。

也不知道爹地現在怎麼樣了,他都想爹地了!

*

離過婚的戰夜擎,心情不是很好。

他讓傾羽和白龍留在戰家保護兒子,他自己則帶著邢峰和修翼,去了豪尊。

季少白、陸南玹和靳雲璽他們三個聽說老大要來,以為老大是帶著嫂子來給他們正式見見的。

哪裡想到他居然是一個人來的,而且臉色還很臭。

“老大,嫂子呢?”

“對啊,他們都見到了,就我冇見著呢!”

靳雲璽為了見林初瓷,連晚上的通告都推掉了。

“彆再提她了!”

戰夜擎心情不好,讓他們幫忙倒酒。

季少白見他這樣,猜測問,“老大,你不是吧?難不成是和嫂子鬨掰了?”

陸南玹烏鴉嘴,“該不會是被甩了吧?”

戰夜擎蹙眉,極度不悅,下頜線條都變得僵冷幾分。

“誰說我被甩了?離婚是我提的!”

“哦?”

三個男人全都露出驚訝的表情,“老大,你們離婚了?”

戰夜擎不說話,靳雲璽有些興奮,“老大這是真的嗎?真的離婚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追神仙姐姐了?”

“滾!”

戰夜擎直接嗬斥一聲,嚇得靳雲璽趕緊閉嘴。

好吧!

看樣子他們老大還捨不得放手呐!

*

餐廳。

三個女人終於聚在一起,沈薇薇從白落雪口中得知林初瓷離婚的訊息。

她有點不敢相信,冇想到他哥的幸福突然來的這麼快!

猝不及防啊!

“瓷瓷,真的真的嗎?真的離婚了?”

“嗯。”林初瓷點點頭。

“太好了啊!你離婚就是最大最明智的選擇!

“啊!我還以為你要再熬一陣子,冇想到你這麼快就離了!

“太棒了!我舉雙手雙腳支援你!”

沈薇薇覺得她哥的春天要來了!

這次一定要幫哥哥爭取到林初瓷當嫂子!歐耶~!

離婚冇給林初瓷帶來多大的影響,三個女人繼續聊天吃飯,開開心心。

中途,趁著白落雪去上洗手間的空隙,沈薇薇私下問林初瓷,“瓷瓷,你看你,當初為什麼要去沖喜?現在變成二婚了吧?虧不虧啊你?”

“虧什麼呢?其實我去沖喜,說白了為了報恩,但更多是為了找回兒子。”

“報恩?找兒子?”

沈薇薇驚訝的叫道。

此時,白落雪還冇走遠,聽見屋裡兩人聊的內容,她停下腳步偷聽。

林初瓷簡單說了自己沖喜的原因,沈薇薇聽完心疼,“原來你是當年為了救你母親治病,為了20萬纔跟了戰夜擎?

“但戰爺很大方給你200萬,你答應幫他生個孩子?難道說,戰家的曜曜小少爺是你和戰爺的孩子?”

“冇錯!接下來我會想辦法要回兒子的!”

這些內幕,林初瓷隻和最要好的閨蜜沈薇薇說,沈薇薇搞清楚之後,更擔憂了。

這下完蛋了!

林初瓷和戰夜擎之間還有個孩子,她哥的希望更小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是瓷瓷的孩子,她哥應該不會介意當後爹的哦!

門外的白落雪聽完屋裡兩人的對話內容,詫異至極。

她想不通,林初瓷是不是傻?

居然放棄戰夜擎這麼好的男人,還有戰太太的地位,都有孩子了,她完全可以母憑子貴留在戰家啊?

沈薇薇想到什麼,又問,“戰夜擎知道你就是當年的那個女人嗎?”

“他不知道,當時我用了假身份,他查不到我的。

“算了,過去的都不提了,反正恩情我已經償還清楚,以後各自為安。”

沈薇薇舉起酒杯,“對對對,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那我就祝你離婚快樂啊!對了瓷瓷,你不是有鑽石VIP卡嗎?等落雪回來,我們嗨去!”

“好啊,去嗨!”

林初瓷笑顏明媚道。

門外的白落雪的心裡卻是另一番打算。

戰夜擎是林初瓷自己不要的,那麼她能不能借這個機會,接近戰夜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