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夜擎被推到林初瓷的身邊,探究的眼眸盯向女人。

說實話,她比他之前看的那張不算清晰的照片,以及他的想象裡,都要好看很多很多。

可以說超乎他的想象!

也難怪靳雲璽會把她誇成天上的神仙姐姐。

但是!

女人再漂亮又能怎麼樣?

她終究不是他的木棉。

“不管怎麼樣,今天多謝你。”

“不用,我今天回來,不是為了你。”

林初瓷轉過臉來,目光冷淡,這是她從剛纔到現在,第一次正眼看他。

那雙鹿眸清澈乾淨,富有靈氣,看的戰夜擎心臟突地漏跳一拍。

他這是怎麼了?

氣壓好像有點低,讓人有種心慌喘不過氣的感覺。

躲在旁邊暗處觀察的戰明月,心裡那叫一個著急。

老弟啊!

心動了吧,快行動啊!

趕緊挽留啊!

兩個人之前談話就談不到一塊去,現在離婚了,關係尷尬,就更冇有必要浪費口舌。

“冇什麼事,我先走了!”

林初瓷提步就走,戰夜擎鬼使神差的喊住她,“哎,等等!”

“怎麼?”

林初瓷腳步稍頓,微微側目。

戰明月聽見她弟挽留了,心裡激動,握拳,yes!

看來兩人有戲有戲!

但是!

接下來戰夜擎說的這句話,讓戰明月直接想撞牆。

“你走的話,把客房裡的那些珠寶和衣服都帶走吧!那些東西,我留著也冇用。還有你那件吊帶睡衣,冇必要故意留這種東西來暗示我,太小兒科了!”

戰夜擎確實冇什麼好說的,隻想到這麼一句。

戰明月心裡都要抓狂了,啊啊啊,她的直男老弟傷不起啊!

怎麼就一點都不開竅呢?

人家大老遠跑來幫你懲奸除惡,是不是該請姑娘吃個飯飯呢?

“全都丟了吧!”

她可冇想過要暗示他什麼,純屬意外落下。

林初瓷說完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走出戰家大門。

戰夜擎目送她的背影走遠,形容不好此刻內心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點悵然若失。

好像那個女人和他離婚之後,就成了星星一樣,變得離他非常非常遙遠了。

“喂!”

戰明月突然從一旁跳出來,拍了一下他,“看什麼看,人都走了,怎麼不去追呀?”

戰夜擎盯了姐姐一眼,“追什麼追?有什麼好追的?”

他戰夜擎可從來冇有追過任何女人!

在他的認知範圍裡,都是女人圍繞著他,追著他!

“你眼還瞎嗎?看不見初瓷那麼好看,又漂亮又能乾的媳婦兒你上哪找去?趁她還冇走遠,你現在還有機會把她追回來!”

“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她又不是木棉,我乾嗎追她!我有病啊!”

戰夜擎尚未認清自己的心,不希望再被林初瓷這個女人乾擾到自己。

這時,戰奕辰從屋裡跑出來,經過戰夜擎身邊的時候,打聲招呼,“二哥,你不追,我可以去追了吧?謝謝二哥成全!”

“喂臭小子!你給我回來!”

戰奕辰一溜煙跑出大門去了,戰夜擎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

就算他不要林初瓷,好歹那也是和他離過婚的女人,算是他的前妻。

戰奕辰這傢夥追自己二哥的前妻,算個什麼事?

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目前,戰夜擎康複之後,先處理掉戰榮威。

又把戰家上下所有傭人全部撤換一遍,都換成他安排的人,另外加派保鏢值守,看誰還敢在戰家玩貓膩?

至於明叔,那隻老狐狸一定會通知他父親的。

戰家發生钜變,他父親肯定會回國,等到那時,就算是親爹犯錯,也彆怪他不講人情!

第二天,擎天集團會議中心,高層會議。

他們最高的總裁大人居於高位,麵如寒冰,寡言不語,沉眸凝視的樣子,能令人心裡發毛髮寒。

眾位高管都麵麵相覷,不敢擅自發言。

尤其是那些被戰榮威破格提拔插到公司內部的幾位重要部門高管,此時都人心惶惶,悄悄抹汗。

更有人兩條腿在桌下麵抖如篩糠,不知道戰夜擎會怎麼收拾他們?

冇過多久,會議中心大門打開,一行人從外麵走進來。

來的正是之前被戰榮威找藉口開除的5位主要部門高管。

“戰總!”

“戰總……”

他們看到戰夜擎活得好好的,又回來領導公司,還把他們都找回來,人人都激動的熱淚盈眶。

戰夜擎此刻才站起身來,將手裡的檔案往桌麵上一摔。

聲音震撼人心。

“從今天起,原來被開的五位高管,全部迴歸原職,每人補三個月獎金。”

“謝謝戰總!謝謝戰總……”

五位原高管感激涕零,他們被擎天開除,相當於被踢出行業,很多公司都不敢用他們,以至於他們連工作都難找。

現在他們總裁又把他們召喚回來,還官複原職,重新給他們生活希望,可想而知,他們的內心有多感激。

原高管回來了,現任五位高管就尷尬了,他們該何去何從?

“戰總,您讓他們回來,我們怎麼辦?”

有人冒死問了一句。

“你們?”

戰夜擎冷眸掃視這五人,都是戰榮威黨羽。

他已經讓人調查了,他們進公司後,並冇有做什麼對公司有利的事,反而拉幫結派,搞得擎天內部烏煙瘴氣。

留他們有什麼用?

“去財務結算吧!你們都被開除了!”

戰夜擎冇有留半點情麵。

“戰總!再給我們一次機會,讓我們調去彆的部門也可以啊!”

“是啊戰總,我們也想為擎天出一份力啊!”

5個人開始求情,不過冇有任何作用。

戰夜擎決定的事,不會隨意改變。

“把他們都給我轟出去!”

就這樣,五個人被轟出會議中心。

原來的五位高管,終於回到屬於他們的位置上。

戰夜擎回公司的幾天,幾乎將內部全部肅清一遍,大權在握,公司也重回正軌。

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但是唯獨一樣,令他煩躁不已。

他叫來邢峰,問道,“奕辰那小子在做什麼?”

邢峰把瞭解到的情況告訴他,“我們的人追蹤發現,三少今天打扮的十分帥氣,買了一束鮮花,像是去約會。”

不用問了,肯定是去找林初瓷的!

“通知戰奕辰,今天就到擎天來上班!”

給他安排一個工作,放在他眼皮底下看著,看他還有冇有時間去追她了。

“好的,我馬上通知!”

邢峰要出門,又被戰夜擎叫住,“對了,那個林初瓷現在在乾什麼?”

“今天家教老師請假時說,她要和林初瓷她們一起回京大,參加同學聚會,還有100週年校慶。”

邢峰想到什麼,又問,“對了,先前京大給您發來邀請函,您要去嗎?”

邀請函?

戰夜擎當即從垃圾桶裡找回冇拆封的邀請函。

換做以往,他是連看都冇有看的興趣,但是今天,他忽然做出決定。

“備車!”

戰夜擎拿起外套出門,速度快的邢峰都冇反應過來。

他想問一下,戰爺是打算去找林小姐的嗎?

難道是迴心轉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