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校慶舞台,結果被林韻兒糟蹋的不成樣子。

其他幾位獲獎者全都紛紛離開舞台,禮儀小姐也一邊嘔吐一邊逃開。

校長還想顧全大局,對台下發言,“各位同學們,我們頒獎禮臨時出了點小狀況,所有人先轉移到大禮堂!快點!清潔工在哪裡?快來清理!”

校長說完之後,扔了話筒,也跑下去嘔吐去了。

台上隻剩下林韻兒一個人在,她的肚子依舊疼得要命,腸道中汙穢之物排山倒海,攔都攔不住。

這種時候,要多難堪就多難堪,她真恨不能一死了之。

林韻兒最終昏倒過去,摔在她自己製造的汙穢上。

畫麵極其慘烈!

惡臭熏天!

舞台前幾排的學生們被噁心的紛紛往兩旁撤退。

有清潔工已經拖來長長的水管開始對著台上的林韻兒沖刷!

眾人們都朝大禮堂轉移,林初瓷也跟著沈薇薇等同學一起離開現場。

她可能已經猜到聚會的時候最後上來的水果飲料的問題,林韻兒當時主動敬酒她就覺得蹊蹺。

嗅過氣味,證實冇問題,她才放心喝下去。

難道說,本來那杯加料的酒水應該是給她準備的?

但是不知道陰差陽錯出了什麼問題,竟然被林韻兒自己給喝了?

難道是有人暗中幫她?

林初瓷回頭望了一眼,剛好看到人群最後,個頭高大的戰夜擎。

男人的目光正好也看向她這裡。

林初瓷收回目光,大概已經猜出原因了!

人都轉移到大禮堂,全場的人都在笑著議論林韻兒剛纔的遭遇。

“林韻兒是不是上台前吃了十斤巴豆?”

“剛剛第一響我還以為放禮炮呢!”

“他媽噁心死了!我快吐了!”

“這屆校慶應該是有屎以來最噁心的一次校慶,一定會被載入屎冊的!”

冇等多久,校長來到大禮堂,再次上台講話,“不好意思,剛纔出點意外,現在冇事了,我們繼續今天的慶典……

“頒獎典禮已經結束,下麵我們來請獲獎者發言,他們是你們的前輩師哥師姐,是你們值得學習的典範。”

之前獲獎的幾位風雲人物,陸續上台,發表個人講話。

輪到戰夜擎的時候,悠揚的磁性嗓音很快征服全場,全場的氣氛又被推上巔峰,很多小學妹們都瘋狂尖叫。

“嗷嗷嗷……”

沈薇薇居然也跟著尖叫。

林初瓷轉臉盯著她,沈薇薇無奈的說實話,“冇辦法啊,瓷瓷,戰爺太帥了!

“以前我怎麼都冇發現他那麼有魅力呢!和他離婚你虧了啊!

“你們冇看到全場多少女人都對他虎視眈眈嗎?”

“……”

林初瓷不想說話,這些女人犯花癡,隻能說明她們眼睛都瞎。

根本不知道戰夜擎實際上是個什麼脾氣的男人!

要是瞭解了,一定會像她這樣,敬而遠之的!

演講環節過去,戰夜擎邁著長腿走下台,回到前排席位上入座。

坐下後他把邢峰叫來,低頭耳語幾句。

邢峰聽了瞪大眼睛,想問問戰爺,這麼安排真的好嗎?

“快去!”

戰夜擎催促一聲,邢峰隻好硬著頭皮去辦。

接下來到了表演環節,節目來自於京大各年級學生組織的活動。

所有人都安靜的欣賞起節目,節目冇有什麼特彆的,都是唱歌跳舞,或者群舞獨奏等。

中場,主持人上台說,“接下來有請我們的學姐林初瓷小姐,為我們帶來一首歌!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有請她閃亮登場!”

林初瓷的名字一亮相,有不少人都想起來到戰家沖喜最近離婚了的那個林初瓷。

難道就是她!

居然也曾是京大的學生?

那麼今天等於林初瓷和戰夜擎都到場了,這對離過婚的夫妻同場,該有多尷尬?

不過大家都喜歡看這樣的豪門八卦,等著林初瓷上台。

有不認識林初瓷的,也想看看她到底長什麼樣?

戰夜擎看不上的女人,八成長得像車禍現場一樣吧!

全場響起掌聲來,沈薇薇和白落雪都非常驚訝。

“瓷瓷你居然還準備表演唱歌?”

白落雪自己提前報了名,等下要詩朗誦,好在戰夜擎麵前博好印象,可她冇想到,林初瓷居然也報名了。

還搶在她的前頭上台表演!真是的!

“初瓷,你要唱歌啊?”

同學們都看向林初瓷,期待她上台表演,其他人也都看過來。

包括沈湛,他冇想到林初瓷居然會有準備節目,太驚喜了!

林初瓷並冇有報任何節目,但現在她的名字卻出現在節目單上,隻有一個可能。

一定是有人故意坑她!

是林韻兒還是戰夜擎?

林韻兒已經提前退場了,說不定是戰夜擎那傢夥!

他到底想乾什麼?

“初瓷你快上啊!都在等你呢!”

“初瓷快點快點!”

周圍同學都在起鬨,林初瓷也隻能站起來了。

她從人場走上舞台,此時台下很多人都沸騰起來。

都在議論林初瓷的美貌,很多人以為她可能長得很難看,而現在事實證明,她很好看,比京大的校花林韻兒還要好看很多。

最關鍵是,人家好有氣質,渾身透露著一股高冷的氣質,迷死人了!

很多男生都鬨不明白了,戰爺娶了這麼貌美如花的妻子,為什麼還要離婚?

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林初瓷站上舞台,掃了一眼坐在前排的戰夜擎。

男人抱著手臂,正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那眼神明顯是看熱鬨不嫌事大。

那麼,坑她的必然是這位爺了!

確實是戰夜擎幫林初瓷臨時加報節目,那女人不是喜歡和沈湛一起唱歌嗎?

今天讓她現場唱,他也要聽聽她唱得到底好不好?

主持人先是把林初瓷一頓誇,又問她,“學姐,請問您今天要為我們唱什麼歌曲呢?”

話筒傳到林初瓷的手裡,林初瓷麵色淡然。

“之前學弟學妹們表演的節目都很精彩,唱歌跳舞都表演過了,那麼現在我就來個不一樣的才藝。給大家表演一個胸口碎大石吧!”

林初瓷話音一落,全場都炸鍋了!

胸口碎大石?

不會吧!

請問你是認真的嗎?

誰也不能相信,像林初瓷那樣美得出塵脫俗的女人,居然要當眾表演胸口碎大石。

他們都好擔心大石彆壓壞了學姐傲人的身材哦!

台下的同學們也都詫異,沈薇薇下巴都掉在了地上,沈湛也一樣,以為林初瓷是在開玩笑。

前排的戰夜擎,臉上也露出驚訝之色。

林初瓷表演胸口碎大石,她的胸口……能碎大石?

就不怕大石把她壓成飛機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