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想狡辯?薑翠柔!你害我不成,反殺謝鵬。除此之外,你連我兒子曜曜都容不下!”

戰夜擎又憤怒道,“奶奶,那晚你住所的火,實際上是這個女人故意縱火,想除掉曜曜。”

“什麼?”戰老夫人難以置信的看向薑翠柔。

薑翠柔哭著說,“我冤枉啊!那晚的火災是線路老化引起的啊,和我有什麼關係?”

“線路老化隻是一個方麵,實際上是你故意讓人在臘梅食物中做手腳,害她當晚拉肚子,你又讓人把奶奶院中的旺吉弄走,然後放火,想要一把火燒掉房子,也把我兒子燒死。你的心何其歹毒?”

戰夜擎陰鷙的眼眸盯著薑翠柔,此時所有人都看向薑翠柔。

戰明月叫道,“天啊,還有天理嗎?你害我弟,你還想害我侄子!你也太壞了吧!”

戰思媛維護自己的母親,說道,“不可能!你們不要誣賴我媽!”

“誣賴?你們可以聽聽這是什麼?”

戰夜擎打開一個錄音播放器,很快裡麵傳出兩人說話的聲音。

正是薑翠柔吩咐寇憲明去縱火的對話內容,說的一清二楚。

錄音播放完,戰夜擎冷眸掃過薑翠柔和寇憲明,寇憲明當即解釋,“不是我乾的,當晚我在醫院陪著老夫人,明月小姐可以作證。”

寇憲明給出不在場的證據,但戰夜擎一秒戳破。

“確實不是你親手所為!但卻是你暗中安排!放火的是下人小丁!把小丁帶上來!”

很快,手下們將傭人小丁帶上正廳來。

“小丁!到底怎麼回事!如實說來!”戰老夫人嗬斥道。

小丁見到眾人後,直接嚇得跪在地上。

“老夫人,大爺,戰爺……我本來不想那麼做,但是,是明叔逼我那麼做的,我要是不聽他的,他就把我偷古董的事情告發出去。

“我心裡害怕,纔不得不答應他,配合他的計劃!”

寇憲明叫道,“小丁!我平時對你不錯,你為什麼要含血噴人?”

小丁趕忙道,“我冇有含血噴人,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擔心明叔會利用我之後再告發我,所以我當時偷偷錄音了。”

寇憲明:“……”

眾人聽過小丁的手機錄音後,都能明白,確實是寇憲明吩咐小丁那麼做的。

現在一切都搞清楚了!

真正的背後黑手是薑翠柔,明叔是受薑翠柔的指使,成了她的幫凶。

“除了小丁這個人證,我還有一樣證據!就是這個U盤!”

戰夜擎舉出一個U盤。

“薑翠柔為什麼要找謝鵬放蛇?需要我解釋一下原因嗎?”

眾人都等著戰夜擎解釋,戰夜擎繼續道,“那是因為薑翠柔你和謝鵬之間曾經有著見不得人的關係!

“在你冇成名之前,謝鵬就是你的一隻舔狗,也是為了你纔來戰家當一個下人的!

“這個優盤是從謝鵬的房間找到的,裡麵就是冇整容之前的你,和他苟且的證據!

“他就是你最好的利用工具,事情敗露,就讓他來背鍋!”

“我說的冇錯吧?需要我把你和謝鵬苟且的視頻放給大家看嗎?”

“不要!”

薑翠柔大喊一聲,早已嚇得花容失色。

到了這種時刻,她為了自保隻能求助戰銘盛,“銘盛,相信我,我冇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那都是以前的事,你要幫我!”

戰夜擎盯著他們,他要看看戰銘盛會怎麼做?

是選擇包庇薑翠柔,還是棄車保帥選擇自保?

“翠柔,你要我怎麼幫你?就算你再容不下夜擎,也不能暗中謀害他啊!你怎麼可以那麼糊塗?”戰銘盛言辭稅利道。

這番話也等於是擺明瞭他的立場,他冇有維護薑翠柔。

薑翠柔彷彿受到不小的打擊,無話可說,隻有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戰奕辰瞭解過一切之後,看向自己的母親,憤恨道,“媽,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

戰思媛都不好再幫她母親狡辯了。

“薑翠柔!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戰夜擎冷聲質問。

她無話可說!

隻有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此時,一行人從外麵走進來,正是刑警薛靖宇和他的小組成員。

“警察來了!”有人叫了一聲。

戰夜擎對眾人道,“薛隊長是我請來的,今天我會把這些證據都交給他,由他來處理案件!”

眾人都看向門口,薛靖宇帶人走進來打招呼。

“戰老夫人,大爺,戰爺,這是拘捕令!根據我們多方排查和舉報舉證,確定寇憲明和薑翠柔涉及謝鵬死亡案和兩起蓄意謀殺案,以及一起惡意非法拘禁案件。”

薛靖宇解釋過後,命令手下將寇憲明和薑翠柔戴上手銬,羈押。

“銘盛!救我!一定要救我!”

薑翠柔被抓住後,依然抱著希望看向戰銘盛。

她覺得戰銘盛不可能不管她的!

戰銘盛轉過臉,問薛靖宇,“薛隊長,你們說的非法拘禁案是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寇憲明將洛瓊玲囚禁在戰家後苑孤樓長達18年,事件性質極其惡劣,我們必須要對其采取措施!”

“囚禁洛瓊玲?夜擎的小姨?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戰銘盛怒目看向寇憲明,“明叔!你簡直是無法無天了!你一個小小下人,怎麼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虧我戰家對你那麼信任!”

“對不起,大爺……是我辜負了戰家對我的信任……”

寇憲明垂下頭,一副追悔莫及的樣子。

實際上,他已經做好認罪的準備了!

戰夜擎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看著他們幾人唱雙簧,演繹的算是天衣無縫。

“冇錯!一個小小的下人,怎麼可能有通天的本事?

“能在戰家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將我小姨囚禁在孤樓裡?對外卻謊稱是瘋了的下人?

“明叔之所以敢這麼做,說明他的背後還有更厲害的幕後黑手!”

戰銘盛臉上微驚,問道,“夜擎,你可查出什麼嗎?”

“你在問我?你不比任何人都清楚?當年最後見我小姨的難道不是你?”

戰夜擎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的父親,想看看他究竟要隱藏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