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後備箱裡裝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戰夜擎頓時覺得自己血壓有點高,到底是誰?

難道是邢峰乾的?

明明他吩咐的是要玫瑰燈光泰迪熊禮物組合,為什麼現在變成了成人情趣組合?

裡麵居然還有好多張島國女星的寫真,以及那些不可描述的成人用品,這些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難怪林初瓷剛纔看過之後會那麼生氣,還指責他庸俗低俗媚俗噁心?

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啊!

戰夜擎“嘭”的一聲蓋上後備箱,怒氣騰騰的開車離開。

他很生氣!

看來邢峰這個助理不能要了!

豪車轟隆開走後,躲在暗處的一輛車裡,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二人爭奪望遠鏡。

“墨寶,給我看看,渣爹是不是鬍子都被氣歪了?”

“冇錯!媽咪生氣走了,他的奸計冇有得逞,估計氣瘋了!”

這是林景墨的主意,他們都不想讓渣爹和媽咪複合,也不想讓渣爹繼續糾纏他們媽咪。

渣爹想花式表白,他們就讓他變成花式作死!

誰讓他之前對媽咪那麼壞!

“歐耶~”

林景川看完後,和哥哥擊掌。

讓渣爹哭去吧哈哈哈……

*

玉瀾莊園。

林初瓷回到住處,結果發現兩個兒子都不在,看到冰箱上的留言條,知道斐洛帶他們出去了,她冇多想,直接上樓。

推開房門,林初瓷被眼前的一幕驚到了。

她的床鋪上擺滿了鮮花,中間還有兩隻可愛的泰迪熊,鮮花和熊熊間,點綴著的小燈光,閃閃發亮,非常的漂亮。

看到如此少女心的禮物,說不喜歡是不可能的。

不過林初瓷好奇是誰給她準備的?

難道是她的兩個貼心寶貝兒子?

走過去,她在小熊的懷裡看見一張小卡片,上麵印著一段話。

【初瓷,離開你的日子,每天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不停的想你!】

落款印著“澤西”兩個字。

難道是禦澤西為她準備的?

想到那個內斂深沉的男人,林初瓷有些懷疑,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不管怎樣,林初瓷還是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那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初瓷?”

“師兄,是我。”

“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

“暫時還回不去,對了,我問你,是不是你給我準備了禮物?有很多鮮花還有兩隻可愛的小熊?我看到卡片上有你的落款!”

電話那頭的男人默了片刻,冇有否認,淡淡道,“你喜歡就好。”

“謝謝了,不過以後不用再破費,你知道我不可能……”

“我知道,不要有任何壓力,我隻想對你和孩子們好而已。”

林初瓷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又聊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此時遠在他國的男人,在電話結束後,從桌前站起來,走向落地窗。

居於城市最高處,可以俯瞰全城,一切儘收眼底,但是內心卻是孤獨的。

他想起林初瓷那張明媚的臉龐,叫來手下,“查一查林初瓷在華國的動向,最近誰在追求她?一旦有情況,及時向我彙報!”

“是!”

林初瓷對於他而言,就像一束光,可以照亮他黑暗的內心,他想努力抓住她。

初瓷,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身邊!

*

林初瓷準備把床上的禮物全都收掉,不過在清理的過程中,她發現從花束中間掉落出來的一張小卡。

拿起來看,上麵是一段手寫的字跡,遒勁有力。

【瓷瓷,你就是我的光,離開你,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回來吧,我的愛!】

落款是:

——追光的男人,擎

是戰夜擎手寫的?

從這段肉麻的話來看,林初瓷倒是覺得有幾分戰夜擎的不要臉的風格!

忽然又發現一份卡片,而且內容和落款完全不同,什麼情況?

一樣禮物裡,怎麼會有兩份卡片?

林初瓷難免想到之前戰夜擎非要帶她去看禮物,還說是他為她精心準備,難道說他準備的禮物其實是這些。

可是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家裡房間裡?

再看看另外一張列印的卡片,林初瓷突然明白過來了,難道是她家的兩個小鬼在搗鬼?

一定是了!

說不定他們也通知了禦澤西,一起聯手來忽悠她!

聽見外麵有動靜,林初瓷從樓上下來,看見斐洛帶著兩個小傢夥從外麵進來。

林景墨一如既往的冷酷,林景川蹦蹦跳跳。

他們進屋裡看見林初瓷的時候,林景川歡喜的叫起來。

“美瓷瓷……”

孩子們來到近前,林景川忍不住問,“美瓷瓷你有冇有在房間發現什麼?”

“你說的那些禮物?”

“對對對,你看到卡片了嗎?都是澤西叔叔送你的哦,喜歡嗎?”

“喜歡啊!”

“嘿嘿,喜歡就好,還是澤西叔叔好吧?”

兩個小鬼都偏向於禦澤西,林初瓷在沙發上坐下來,不苟言笑的說道,“我已經打電話給你們澤西叔叔了,他說了禮物不是他送的!給我老實交代!到底怎麼回事?”

林景川就知道很難矇騙聰明的媽咪,求救的眼神看向林景墨,“哥,你說啊!”

林景墨倔強的下巴一抬,“冇錯!其實是渣爹送的!被我們調換了!”

林景川也解釋,“我們也隻是擔心媽咪會被渣爹欺騙!”

“其實你們對他都有誤解……他不渣,他隻是……”

林初瓷想糾正孩子們的一些錯誤觀念,不過林景川和林景墨都覺得他們的媽咪是被渣爹給荼毒了,她都動搖了,開始幫渣爹說話了!

“彆解釋了美瓷瓷,渣爹要是靠得住,老母豬都上樹,可千萬彆信他啊!”

林初瓷:“……”

“反正我們不要渣爹,我們隻想和媽咪永遠在一起。”

“行了,我知道了,你們媽咪我是那種十六七歲會因為幾朵花幾隻熊就會輕易感動的小女孩嗎?就算他送我金山銀山,我也不會考慮的!”

“哦,那我們就放心了,嘿嘿……”

林景川拍拍心口,和林景墨對視一眼。

兩個小傢夥想的都是一樣的,媽咪是我們的,渣爹滾遠點吧!

準備休息的時候,林初瓷接到青霄打來電話,“林總,已經查到那個拿彩色風車小女孩的訊息了!”

林初瓷聽了這話,心中一驚,“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