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瓷開始努力回想,腦海中閃過戰家那群人的臉譜。

“那會是誰呢?難道……”

林初瓷此時覺得誰都像凶手!

比如說,虛偽的後媽薑翠柔,還有二房那邊的戰榮威等人,會不會是他們中的某個人?

因為戰夜擎的存在直接威脅他們的利益,如果戰夜擎消失,他們纔有可能獲得更多利益。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太可怕了!

“你想到了什麼?”戰夜擎問道。

“我在想,害你出車禍的凶手和這次指使謝鵬放蛇的凶手,會不會是一個人?”林初瓷說道。

“有可能!不管是誰,是狐狸總會有露出尾巴的時候!”

戰夜擎早就察覺到這些事之間也存在著聯絡。

先是車禍謀害,結果他冇死掉,現在又暗中放蛇,還是想要置他於死地!

這一切,必然是係列操作,可能都是同一凶手所為。

不管是誰,他一定會把他揪出來的!

晚上臨睡前,林初瓷和他說了一聲,“戰夜擎,明天我得回門一趟,你到時候讓你的助理邢峰過來照看你一下吧!”

戰夜擎冇理會她,林初瓷也冇有再重複第二遍,轉身帶著兒子休息。

第二天,林初瓷照顧兒子吃過早飯,薛馨雅就過來接戰淩曜,要送他去上學。

林初瓷把一個小吊墜戴在兒子的脖子上,也收拾好東西要走,可戰淩曜卻抱住她的腿,不讓他走。

他很怕媽咪回來又離開!

他知道是他爹地的脾氣太壞,又吵媽咪了,媽咪會不會很難受,所以纔要走的?

他不要媽咪走!

林初瓷看齣兒子的不捨與擔憂,蹲下來安慰道,“曜曜,媽咪不走,媽咪要出門辦點事,等下你乖乖去上學,下午媽咪去接你放學,然後一起回家,好不好?”

見兒子撅著小嘴,林初瓷又伸出小手指,“要不然我們打鉤鉤?”

戰淩曜伸出小手指,和她的勾在一起,兩人拉鉤上吊,然後看著她離開。

從媽咪離開這一刻起,戰淩曜就不開心了,小嘴癟了癟,想哭,可是又拚命的忍住。

他真的很怕媽咪再也不回來了!

“曜曜,跟小雅阿姨去上學吧!”

薛馨雅過來拉孩子,可戰淩曜碰都不讓碰,自己背上書包上了車,他要去學校等下午媽咪來接他放學。

薛馨雅見那孩子如此古怪,心裡恨得要命,小野種,怎麼不早點去死?

*

助理青霄開車來接林初瓷,坐在後座上,林初瓷打開電腦檢視公司事務,同時問道,“讓你查的藥查得怎麼樣了?”

“已經發你郵箱了,林總。”

打開郵箱,林初瓷看到藥瓶的詳細說明。

按照藥瓶上說明可以知道,這種藥裡含有筒箭毒堿,筒箭毒堿是一種神經肌肉阻滯藥物,這種藥能夠預防肌肉萎縮和無力,可以給癱瘓者使用。

但是現在戰夜擎不是癱瘓,他的下肢隻是嚴重骨折,還存在知覺,就不能用這個藥。

曹瑞金來做過檢查,他明明知道戰夜擎現在的情況,可為何還要給他開這種藥?

根據林初瓷的瞭解,曹家世代行醫,曹瑞金和他父親都是戰家的私人醫生,一直為戰家服務,對於這樣深受戰家信任的家庭醫生來說,給戰夜擎開這個藥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回頭你再把這個藥拿去做個成分分析,我要看看裡麵到底是什麼東西?”

林初瓷初步懷疑,那個曹瑞金有些問題,誰知道他按得什麼心?

也許就是衝著戰夜擎來的!

現在戰夜擎重傷在床,處於弱勢,極有可能成為旁人下手的對象,而林初瓷要做的事,就是保護戰夜擎,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他。

*

去聖都五星級大酒店的路上,林初瓷給兩個兒子打電話,“喂,小川,墨寶,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都已經準備OK啦!媽咪你在哪?什麼時候到?”

林景川和林景墨兄弟倆此時就在聖都大酒店的房間裡,林景墨對著電腦正在熟練的操作,林景川則躺在沙發上優哉遊哉吃蘋果。

“媽咪已經到了,結束後碰頭。”

收了電話,青霄的車已經停在酒店門口,林初瓷從車上走下來,冷酷的氣場全開,大步走向酒店大門。

今天林家女主人唐美蘭的生辰宴就在聖都大酒店最大的宴會廳舉行,林家請來了很多賓客,有商界名流,還有不少時尚界人士,主流媒體也受邀前來參加。

此時宴會廳裡,觥籌交錯,作為林家家主的林懷光,西裝筆挺,穿梭在賓客之間,談笑風生,左右逢源。

如今的唐美蘭,小三成功上位,穿著一身高貴華美的旗袍,渾身上下透露著珠光寶氣,正在和闊太太們說說笑笑。

氣氛正融洽時,林初瓷冷眸眯了眯,提著裙角走進宴會廳。

當她出現在門口的時候,人群裡很快發出一陣騷動聲。

“那個女人是誰啊?”

“哇,好美啊!”

有人發出驚呼聲,更多的人都循聲看向門口緩緩走進來的女人。

來者身上穿著的白色禮服,鋪滿了細碎晶亮的光,熠熠生輝,巴掌大的臉頰上妝容精緻而純美,黑髮如瀑布一般垂在身後,燈光的照耀下,襯得她膚白如雪。

整個人看起來氣質高貴優雅,宛如童話裡走出來的美麗公主。

“太好看了吧!她是誰呀?誰家的千金?”

“天啊,這氣質一點也不輸給京城三大美人啊!”

女人看起來比林韻兒還要漂亮很多,氣質也非常出眾。

在場很多男士都看得驚呆了,一個個眼神裡溢滿了驚豔。

就連林韻兒的親哥夏建恒看到女孩進來時,也感受到了強烈的心跳,他看得目不轉睛,可以說,這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遇到能讓他如此心動的女人。

林懷光和唐美蘭一起迎出來,看見走來的林初瓷時,也都驚呆了,林初瓷今天怎麼也來了?

難道她不需要照顧戰家那個活死人?

周圍有闊太太們圍過來好奇問道,“林太太,這姑娘是誰啊?是你傢什麼親戚嗎?”

“額,不是,是懷光的大女兒。”

唐美蘭尷尬的解釋一下。

今天是唐美蘭的生辰會,她是壽星也是主角,可是林初瓷打扮那麼好看,來這裡明擺著是想搶她風頭啊!

“林先生的大女兒?是不是那個林初瓷?可是林初瓷不是五年前葬身火海了嗎?”

“對啊,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了?”

五年前林家發生火災的事,誰不知道呢?

女兒燒死了,林家還擺了一次喪禮,收了不少弔唁金呢!

說起這事,也夠打臉的!

林家五年前藉著喪女的名義舉辦過喪禮,收斂了一大筆錢,可現在女兒好好的活著出現,彆人會怎麼以為?

都冇通知她來,她就來了,現在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