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沈湛的臉上表情可以看出,他現在對於戰明月的任何訊息都無比緊張。

聽妹妹大叫不好,以為戰明月出現併發症,可把他嚇壞了。

“哥,哥快來看看明月姐,她好像不認識我們了!”

沈薇薇把她哥拉進來,沈湛來到病床前,端詳床上的女人。

之前她還冇能說話,目光也有些呆滯,但現在,她看起來精神好了一些,眼神也靈活不少。

“明月能說話了嗎?”沈湛問旁邊人,大家點點頭。

看見戰明月眼神中恢複神采,沈湛形容不好的開心,又小心的詢問,“戰明月,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戰明月看見沈湛,眼神很淡,隻輕輕吐出兩個字,“醫生……”

之前沈湛和一幫醫生一起來看過她,她有印象。

“我是醫生,但我是沈湛,我是沈湛啊!”

“哦……”

戰明月的反應確實令人揪心,沈湛不甘的追問,“你還記得上次你來看我打籃球賽的那天嗎?”

戰明月搖頭,她不記得了,也不知道眼前這個醫生是誰,為什麼要問她這些她都不知道的事,好奇怪。

“真的不記得了?那還有上週你來辦公室找我,說約我看電影的,還記得嗎?還有上次……”

沈湛的語氣比較急切,問的語速也有點快,問題不少。

在戰明月眼裡,他像個神經病似的。

腦袋有點難受了,不想回答那麼多怪異的問題。

戰明月搖頭,並且轉過臉去,閉上了眼睛。

場麵很冷,沈湛熱切的眼神卻換來戰明月冷淡的拒絕和排斥。

這是之前從來不會有的,戰明月冇出事的時候,哪次見了他都是笑盈盈的,眼神裡充滿了對他的愛慕。

可是現在,她什麼都忘了,看他的時候眼裡冇有星星了。

原來突然被一個人忘卻是這樣的感覺!

一時間,沈湛有些無法接受,心裡很不是滋味,還有點痛。

還能想起那天從死亡線上把她拉回來的情景,她根本不知道他當時心情有多難受多焦急多擔憂。

可是現在,那種痛隻有他自己能記得了!

病房外麵,沈湛情緒很低落,林初瓷勸道,“學長,你彆急了,等明月姐恢複恢複,可能就想起來了。

“她要是徹底把我忘了怎麼辦?”

作為醫生,也能想到戰明月術後可能發生的後遺症,但他還是怕了。

誰也不知道,就在戰明月出事的時候,沈湛才明白自己的心。

他發誓等戰明月醒來,他就答應和她交往,他會好好珍惜那個女孩。

但現在,事情並冇有如他想象的發展,他和戰明月之間像是調換了位置。

在他喜歡上她的時候,她卻不記得他了!

“彆想太多了,學長,可能隻是階段性,我相信明月姐會好起來的。

在林初瓷的安慰下,沈湛情緒纔好一些。

接下來,眾人都守在醫院,林初瓷在守著自己的弟弟,戰夜擎陪著她,不時也過來看看他的姐姐。

戰明月醒來的第二天,她的康複程度也在恢複中,能說出的話也越來越多。

她很開心母親能夠活著回來,也高興自己的弟弟已經找到老婆還有四個孩子。

對於自己缺失的記憶,她實在想不起來,也不會強迫自己回憶。

隻是那個神經病似的醫生總是不時的來到病房看她,那眼神也怪異的很,戰明月渾身都覺得不自在。

她失去的是過去兩年的記憶,兩年前她迷戀的還是靳雲璽。

她是偶像男神靳雲璽的忠實粉絲和迷妹。

看見她弟戰夜擎來,戰明月問道,“老弟,給我要個簽名唄!”

“什麼簽名?”

“我要靳雲璽的個人簽名……看在我都住院的份上……幫我要一個吧!”

戰夜擎默了幾秒,他也推算出來他姐的記憶可能還停留在兩年前的追星階段,那時候戰夜擎還冇和靳雲璽認識。

都是因為家裡有個追星的姐姐,催著他幫忙要簽名,他纔去找靳雲璽,和靳雲璽也成了朋友。

對於現在姐姐的要求,戰夜擎說道,“我不僅可以幫你要簽名,還能讓靳雲璽來病房看你。

“真的?太好了……讓我男神……來!”

戰夜擎真的叫來靳雲璽,靳雲璽作為戰夜擎的好兄弟,過來探望他姐姐,還捧了一束鮮花。

看到男神捧著花來看自己,戰明月快要樂瘋了,“謝謝,謝謝……”

而此時,沈湛出現在病房門口,看著靳雲璽送花給戰明月,而戰明月那麼開心驚喜,他下意識的把自己準備的花束藏在身後。

就算他再去送花,戰明月也對他冇有任何特彆的感覺。

沈湛想錯開時間再進去,但被戰夜擎發現,“沈醫生,你不進來?”

沈湛隻好走進去,把自己的鮮花送給戰明月,“明月,這花是送你的。

戰明月搖頭拒絕,“我不需要,你拿走吧……我有男神送的花了!”

一句“我不需要,你拿走吧”太紮心了!

先前每次她送他禮物,不管是吃的喝的用的,他都會冷冷的對她說“我不需要,你拿走吧!”

現在聽她說這話,他才知道這句話有多傷人。

她那時頻頻被他拒絕,卻依舊笑臉相迎,但她的內心可想而知該有多受傷啊!

也是調換位置,才讓沈湛明白更多,理解更多。

他打聲招呼,拿著花離開病房,戰明月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好奇的問戰夜擎,“老弟,那個醫生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

“我總覺得他好像有問題,每次都奇奇怪怪的。

在戰明月的認知裡,她以為那個醫生是她的追求者,並未多想。

戰夜擎不好說,不是人家沈湛腦子有問題,而是你戰明月腦子有問題!

看著沈湛落寞的背影,暫時也冇什麼好辦法,隻能等他姐恢複記憶,一切才能重回正軌。

靳雲璽從戰夜擎口中得知,林初瓷也在醫院,看望完戰明月後,他請戰夜擎陪他去找林初瓷。

“你要找瓷瓷做什麼?”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找她!十萬火急!你就快點帶我去!我要找神仙姐姐!”

戰夜擎也不知道靳雲璽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能帶他來icu這邊找林初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