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螢幕裡緩緩呈現出一個精美的木匣子,木匣子打開,裡麵是一本古典籍,上麵印著“宓香集”三個字。

看到螢幕上的拍品視頻後,場麵頓時熱烈起來,大家都開始討論起和《宓香集》有關的話題。

拍賣師繼續解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雲氏香染坊傳世秘譜《宓香集》,我們已經經過專家鑒定,確認是真跡古本。

“熟悉曆史的人都會知道,雲氏香染坊已經傳承上百年,據說雲氏氏香染坊可以染製出傳世香衣。

大家知道它的神奇之處嗎?

“相信收藏人士都應該瞭解,雲氏氏香衣不用任何化學香水成分,純天然染製的香衣可以持久散發獨特的香味,花香蝶自來,就是形容香衣的妙處。

“更有甚者,傳言香染坊出品的香衣寸尺寸金,寸金難買寸香衣。

不說香衣,隻說這製衣的秘方更是非遺瑰寶,收藏上品。

“好,今天我們要拍出的就是雲氏香染秘譜《宓香集》的下半部,拍品極具收藏和研究價值,起拍價50萬!”

拍賣師解說完畢,畫麵上還顯示出鑒定專家出具的證書,還有相關公證部門的文書證據,都可以證明秘譜的真實性。

林初瓷收回目光,輕聲問戰夜擎,“查出拍品的提供者是誰了嗎?”

“是一個權姓的私人收藏家,資訊被刻意隱藏了,查不到更多。

林初瓷心裡默默在想,姓權的私人收藏家,怎麼會得到《宓香集》的下半部呢?

如何落入他手?

不少收藏家都是衝著秘方的價值來的,花驚鴻也是衝著秘譜來的,今晚她也要努力奪下秘譜。

等到拍賣師喊開始後,花驚鴻是第一個搶著舉牌的。

“32號!51萬!”

不少人看過去,林初瓷轉頭看了一眼,見是花驚鴻舉牌,見怪不怪。

但她不可能把機會讓給花驚鴻的,林初瓷舉起87號牌。

“好,這邊87號!52萬!”

拍賣師話音剛落,有人喊道,“一百萬!”

競價的幅度比預想的上升的要快很多,幾乎快要翻倍。

薛馨雅見林初瓷搶拍,她也不甘示弱,鼓動喬子良舉牌。

“93號101萬!”

喬子良以為薛馨雅想要那本秘譜,對她信誓旦旦的保證,“等著瞧吧小雅,我一定會拍到手,作為禮物送給你!”

“謝謝你,子良。

”薛馨雅佯裝感激道。

“70號!200萬!”

那位穿白西裝的男人終於出手了!

這代表著又是一輪激烈的競價開始。

禦澤西跟著出價,“250萬!”

白西裝男人又繼續加價,“三百萬!”

花驚鴻見陌生人也來搶,直接報出“500萬!”

就在這時,87號舉牌,戰夜擎幽幽的吐出一個數字,“1000萬!”

嘩……

全場賓客的心臟都被刺激了一下,戰爺就是不一樣啊!

一出手就是豪橫的代表!

薛馨雅忍不住看向戰夜擎,看著他豪擲千萬的樣子,說不心動都是假的。

即便是她答應和喬子良試著交往,心裡也忘不了最開始喜歡的人。

可惜那人,眼裡從來冇有她!

和薛馨雅抱有同樣感覺的還有花翩然,花翩然不想看見戰夜擎幫著林初瓷搶拍東西。

她對自己母親說,“媽,不能輸給他們!我們也搶拍!”

“知道!”

花驚鴻今天勢必要奪到秘譜,不惜一切。

一千萬大關並冇有停留太久,很快有收藏家把價格抬到一千五百萬的價格,而戰夜擎又是實力碾壓,“兩千萬!”

驚歎聲連連,不少收藏家承受不了太高的價格,隻好選擇默默放棄,看著大佬繼續價格戰。

到了2000萬大關,跟拍的人已經減少很大一部分。

不少人都持觀望態度,畢竟,這麼高的價格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還有一些人就算拿到半部古籍,也不知道該如何操作,不敢貿然下手。

“兩千萬第一次!兩千萬第二次!還有冇有?”

就在拍賣師準備喊兩千萬第三次,要落錘的時候,突然,32號花驚鴻舉牌。

“3000萬!”

花驚鴻叫出這個價,並且也用挑釁的眼神,看向戰夜擎和林初瓷那邊。

台下響起議論聲,真是一場精彩的角逐,擎天集團與驚鴻集團,巨頭企業之間的PK,簡直就是實力的碰撞。

林初瓷看向花驚鴻,看來那個女人是打定主意要和她搶秘譜了!

“五千萬!”

戰夜擎是不會讓花驚鴻陰謀得逞的,他不動聲色的叫出價格。

此時的場上安靜極了。

人人都被這價格驚到了,半本破舊的書,能值那麼多錢?

竟然能拍到5000萬的高度?

怕不是瘋了吧!

本以為5000萬就會落錘定音,但是花驚鴻又接著舉牌,“8000萬!”

她喊出的價格引得眾人紛紛側目,看得出來,是她本場裡最想得到秘譜的一個人。

“哇……”

現場驚呼聲連連,此時拚得就是財力和實力了,荷包不鼓的人,隻能坐在旁邊看看好了。

喬子良已經不敢舉牌了,他的零花錢哪裡夠拍得下那麼貴的東西?

薛馨雅更不會指望喬子良了,她發現喬子良每次隻會吹大牛,關鍵時刻,頂個屁用!

“8000萬!還有比8000萬更高的嗎?”

拍賣師正在激動的巡場,眾人都看向戰夜擎,戰夜擎信心堅定的再次出價,“1億!”

1億!

半本書競拍到了1億?

很多人都咋舌,這麼多錢乾什麼不好,偏偏要搶半本舊書?

就連內行人都在看熱鬨,禦澤西冇有再出手,那位白西裝男士也在悠然自得的旁觀著一切。

此時現場一片騷動,都在議論紛紛,戰夜擎和花驚鴻之間的較量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花翩然也為自己母親捏把汗,不知道她最終能不能拍下來。

為了能拍下秘譜,花驚鴻可以賭上一回,她又接著舉牌跟拍,“1億1千萬!”

戰夜擎已經冇有耐心繼續和花驚鴻耗下去,他直接給出新的價格,“2億!”

嘩……

兩億?

很多人的嘴巴驚訝的都合不攏了,怕是戰爺家的錢都是大風颳來的吧?

花錢不僅不心疼,竟然連眼都不眨!

戰夜擎勢在必得,他和林初瓷同時看向花驚鴻,看她還跟不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