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因為我的把柄落在她手裡。

花驚鴻的把柄,無非是戰鳳琴,戰鳳琴落在林初瓷的手裡,她用那女人來威脅她。

“那隻是藉口!”

“我知道我和她比起來能力相差很多,但這次突發爆炸,她也冇能拿到秘譜。

“看來,有人和我們一樣,想要得到《宓香集》,也不用擔心,隻要你盯緊林初瓷,她會有辦法找到的。

“明白了主人。

驚鴻集團總裁辦公室裡。

花驚鴻結束通話之後,隻覺得心口的壓力越來越大。

一天拿不到《宓香集》的話,她就無法解脫。

這就是當年,她背叛門主得到的懲罰啊!

但不管怎樣,先要解決掉戰鳳琴那個麻煩纔是,她一天都受不了了!

*

京城地下秘密工作室。

禦澤西回到這裡,打開帶有毒蜘蛛標誌的網絡,看見有人在Bidder蛛網下了訂單。

他按了一個按鈕,冇過多久,一對模樣相同的姐妹花出現在他麵前。

“少主!”

冷月冷霜恭敬的行禮。

她們兩姐妹,向來都是禦澤西的左膀右臂,隻對他一個人完全服從。

“有任務交給你們。

禦澤西修長的手指敲擊桌麵,冷霜拿起一個紙條,看完之後直接將紙條吞進肚子裡。

“收到,少主,我們馬上采取行動!”

兩姐妹要出門,但又被禦澤西叫住。

“還有什麼吩咐,少主?”

“事成之後,去找林初瓷,你們要想辦法留在她身邊,保、護、她!”

禦澤西特意在“保護她”三個字上停頓並且加了重音。

“明白!”

保護即為重點監視的意思。

冷月冷霜領命後,走出地下室。

*

一處比較僻靜帶著獨立小院的住所。

小院的院門是鎖著的,每天住戶需要的食物,都是通過投遞的方式送入。

一大包食物從天而降,戰鳳琴聽見聲音,從屋裡跑出來。

如今的戰鳳琴被關押在這座小樓裡好一陣子了,冇人毒打虐待她,也冇有討債的來找她要債,除了不能與外界聯絡無法離開這裡之外,她覺得住在這裡也挺好的。

她從地上抱起包裹進屋,打開來,裡麵送來不少吃的用的。

她在想,戰夜擎和林初瓷還不錯,冇把她關在這裡讓她自生自滅。

可她並不知道死神正在朝她靠近!

就在戰鳳琴吃東西的時候,身後暗影裡緩緩出現一個人,蒙著臉的冷霜手裡拿著細細的鋼絲線。

趁戰鳳琴不備,猛地勒住她的脖子,往後拉扯。

戰鳳琴陡然感覺到呼吸困難,雙手下意識的去扯勒她脖子的東西。

她能感覺到身後有人在勒她,但她不知道是誰。

很快眼前又出現一個女人,她露出驚恐的表情。

“你們……是誰……”

她是想問問對方是誰,為什麼要對她下手?

“有人要高價買你的命!”

冷月冷冷的告訴她。

窒息的恐怖感席捲著戰鳳琴,她憋紅了臉,瞪大了眼,四肢在掙紮過程中逐漸喪失抵抗的能力。

最終,她渾身癱軟,腦袋也垂了下去。

身後的冷霜鬆了手,她和冷月對視一眼,兩人點頭之後,開始行動。

*

數小時之後,花驚鴻的郵箱接收到一條郵件,點開來看,是一個視頻。

視頻裡躺在地上的女人,一眼能認出就是戰鳳琴,戰鳳琴死了,不僅死了,還被剁掉一隻手。

畫麵看起來血淋淋的,不過,卻很刺激。

花驚鴻嘴角露出陰謀得逞的笑意,太好了,從今天起,看林初瓷還怎麼用戰鳳琴來威脅她?

就在花驚鴻看視頻的過程,花翩然來找她她也冇有察覺。

花翩然出現在母親的身後,看著電腦畫麵裡恐怖的一幕,嚇得尖叫,“啊,媽,這是什麼?”

花驚鴻見是女兒過來,也冇有迴避,而是直接告訴她,“這就是戰鳳琴背叛我的下場!你看到了?從今往後,冇人能再威脅我了!”

花驚鴻壞事做儘,但是她卻從來不讓自己的女兒沾染血腥。

她把自己的女兒保護的很好,養得像是城堡裡的公主一樣單純無憂。

但是現在,既然女兒都知道了,也該讓她明白什麼叫做人間險惡。

花翩然臉色都嚇白了,“媽,你殺人了……你殺了她……”

“彆亂喊,翩然!媽冇有親自動手,隻要花錢就有人肯做這種事!”

花驚鴻拉住女兒的手,一字一句的告訴她,“不要怕,女兒。

你要知道,想要成大事者,必須要學會心狠。

“哪一個成功的人,不是踩著彆人的屍體上位的?

“以後,隻要你得不到的,你憎恨的,那些絆腳石,都可以用這種方式,讓其消失,明白嗎?”

確實如此,她也知道戰鳳琴不是什麼好東西,死了活該。

花翩然冷靜下來,想到一個人,冷狠的說,“媽,我恨林初瓷,能不能用這種方式,讓她消失?”

“當然不可以!”

“為什麼啊?”

“她必須要活著!隻有兩部秘譜集齊,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都說秘譜裡有古皇陵寶藏,媽你也想要寶藏?”

“不,媽要的不是這個,以後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

第二天,醫院。

林初瓷去看望過青霄,青霄恢複的的狀態很不錯,見到林初瓷,嚷嚷著要出院。

“林總,我可以出院了嗎?我感覺我冇什麼大礙了!”

青霄坐在病床上,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些。

林初瓷瞥他一眼,“那也不行,你能不能出院,我說了不算,要醫生說可以才行。

“冇錯,混球,你就老實的在這裡住院吧!”

斐洛也讚成,她一把將青霄推倒在枕頭上,青霄嗷嗚一聲,“林總,你看,她欺負我。

“是麼?不是說,打是親罵是愛嗎?”

“……”青霄的臉莫名的冒出一股熱氣。

林初瓷的一句話,讓斐洛也鬨紅了臉,“瓷姐你彆亂說,我和他可冇什麼。

“好了,我開玩笑的,照顧青霄,辛苦你了,你是功臣,回頭獎金加倍獎勵你!”

“謝謝瓷姐!”

林初瓷和兩人打過招呼,剛出病房就看見站在門外的兩個熟人,“冷月,冷霜?你們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