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遇襲的事,冷霜替你擋槍,會不會是她們的一個苦肉計?目的是為了博得你的同情和信任?”

林初瓷點點頭,“有可能,先前我因為恙恙的事,找過她們,也和她們產生一些罅隙。wwW.YshuGe.com

她們這次來京城找我,我開始拒絕她們。

“她們極有可能會想通過這種方式重新獲得我的信任,也幸好現在發現了端倪,否則下一個陰謀陷阱還不知道會是什麼。

不管凶手是不是冷月冷霜,現在林初瓷都無法再重新信任那對姐妹。

對於她們的動機,也抱有很大的懷疑!

戰夜擎想到什麼,思量再三,開口,“瓷瓷,說了你可能又不高興,但我還是想說。

假設冷月冷霜就是凶手,那麼你說,這件事與你師兄有冇有關係?”

“……”林初瓷陷入了沉默。

這大概是她最不願意聯想在一塊的。

她的師兄對她和孩子們一直都很關照,這麼多年的相處,她從來冇有看見他做過任何違背良知的事。

會不會隻是冷月冷霜出了問題?

沉默片刻,林初瓷才緩緩說道,“不管怎樣,至少要先摸查一下,我得找機會去醫院試探一下冷月和冷霜,在冇有確鑿證據之前,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好。

http://m.soduso,cc首發

“嗯,我也這麼認為。

戰夜擎需要更透徹的調查一下林初瓷的師兄,目前除了知道他是暗月閣少主,明麵上的身份可能是s國伯爵公子外,彆的資料並不多。

畢竟有些人,並不是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

禦澤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恐怕林初瓷都未必真正瞭解。

*

有一個好訊息傳來,戰夜擎的父親要回來了。

林初瓷答應陪他一起去機場接他父親,另外帶上四個孩子。

戰家這邊,四個孩子都已經做好準備,三個男娃娃們全都穿的一模一樣,超級帥氣。

小公主戰無恙則換上同色係的漂亮裙子,可可愛愛。

聽說他們的爺爺要回來了,小傢夥們都很好奇,也很期待。

“走吧,孩子們,去接爺爺!”

戰夜擎拉著孩子的手,幾個小傢夥也手拉手,戰無恙不忘牽起媽咪的手,“媽咪,一起走。

“好!”

兩大四小一起出門,戰家的人都在家裡等著訊息。

戰老夫人想到18年冇見的大兒子,一直都處於激動的情緒中,隻要想想,眼淚就要溢位來。

洛雪華也留在家中等候丈夫歸來,不忘安慰老人,“媽,彆難過,今天應該是個開心的日子。

“我知道,我開心著呢!”

婆媳二人嘴上說著開心,但是眼裡的眼淚都冇有乾過。

墨北燁也在場,陪著自己的老母親,等候著大哥的歸來。

戰洪濤和王美香他們一家人同樣都等著呢!

戰家上下都在忙碌準備,為了迎接真正的戰銘盛的迴歸。

戰家的車隊來到機場,走特殊通道,他們得以進入機場內等候。

按照預定的航線和時間,雲層那邊終於出現一架非民用專機。

專機越來越近,直到平穩的降落在機場內,降落在指定的區域裡。

孩子們都歡呼起來。

“來咯來咯!爺爺來咯!”

戰夜擎和林初瓷望著機艙艙門,冇過多久,艙門打開,升降梯上跑出來兩行人馬。

這些身著製服的人員都是來自於玄域,特彆護送戰銘盛回來的。

接著,白龍和傾羽護著戰銘盛出現在機艙門口。

此時的戰銘盛,終於看見久違的故土,迎麵感受到祖國的風,深吸一口空氣,感覺肺葉都舒張開來。

他回來了!

他終於活著回來了!

“爺爺,爺爺……”

下麵傳來孩子的喊聲,戰銘盛望下去,便看見自己的兒子戰夜擎還有一個年輕女子帶著四個孩子。

那就是他兒子喜歡的女人林初瓷,以及他的四個可愛小孫子孫女吧?

提前看過他們的照片,對他們都有了初步的印象,此刻親眼看見他們,戰銘盛心裡無法形容的激動。

他朝他們揮手,然後緩緩走下來。

戰夜擎激動的迎上前來,“爸,歡迎回家!”

“夜擎……”

父子倆感動的擁抱在一起,鬆開後,戰銘盛看向林初瓷,“這就是初瓷吧?”

“叔叔您好,我的林初瓷。

林初瓷也笑著和他打招呼,“歡迎您回國來!”

“謝謝,謝謝……”

戰銘盛目光向下,已經被眼前幾個小可愛吸引了,看著幾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腦袋,他高興的難以言喻。

抹了一把感動的淚水,說道,“都是我的乖孫乖孫女啊!”

“爺爺,我是大哥曜曜。

”戰淩曜率先介紹自己。

“爺爺,我是二哥墨寶。

“爺爺,我的三哥小川。

幾個孩子都逐個自我介紹了,戰無恙也冇有落後,舉著小手說,“還有我,爺爺,我是恙恙。

“好好好,真好,太好了,太好了……”

戰銘盛激動的熱淚盈眶,他冇想到自己有生之年還能回國來,還能看到自己的家人,還能有四個可愛的小孫孫。

戰無恙是個問題寶寶,好奇的問爸爸,“爹地,為什麼我們的爺爺和家裡的二爺爺長得好像一樣呀?”

“那是因為,爺爺和二爺爺,都是太奶奶生的,就像你們幾個一樣。

小丫頭點點頭,又仔細盯著戰銘盛看了看,“我覺得這個爺爺要瘦一點。

瘦是自然,那是因為過去被關押在黑鯊堡太久,戰銘盛不可能像正常人生活,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

戰銘盛特彆喜歡幾個孩子,感慨道,“孩子們真可愛,我好想抱抱他們,但是身體又不允許……”

“爸,不急呢,等你完全康複再說。

戰夜擎的肋骨骨折還冇好利索,主要是太思念家人,所以堅持要回國來。

“我也冇有給孩子準備什麼禮物,隻一人給你們刻了一樣小禮物,不知道你們喜不喜歡?”

“爺爺你能健健康康就是最好的禮物。

林景川嘴巴甜,說的話讓戰銘盛心裡歡喜。

他讓白龍把袋子拿過來,從裡麵取出他用桃木親手雕刻的三把桃木匕首,分給三個孫子,又把一個鑲嵌著小水晶球的木質魔法棒送給孫女。

“喜歡喜歡,太好了!謝謝爺爺!”

禮物刻的花紋精美,雖然不貴重,但孩子們都很喜歡。

戰夜擎說道,“爸,快點上車吧!媽和奶奶他們都在家裡等著你呢!”

“好……”戰銘盛激動的嗓音都有些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