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又想吻我?”

不得不說,這個傢夥總是會給她意想不到的驚喜,隨時隨地玩浪漫。

很會撩女孩子的心!

她此刻的心都被他撩得撲通撲通的。

林初瓷目光與他對視,兩人的距離那麼近,男人眼神裡掩藏不了的全是炙熱,不是想吻她還能是什麼?

“錯!”

戰夜擎換上嚴肅臉,“你這個女人不要把我想得那麼膚淺!除了卿卿我我,就不能想點彆的?”

“……”

林初瓷倒是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話給驚到了,他到底要乾嘛?

接下來男人的舉動可以證明,確實是林初瓷想多了。

他把氣氛搞得這麼浪漫,結果打開了投影儀,開始給她講解起,他調查到的和秘譜有關的一些蛛絲馬跡。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瓷瓷你看,這是我圍繞著《宓香集》調查到的一些事情,現在已知有幾路人馬都在為這個秘譜而蠢蠢欲動。

“除了航一所在的羅一門,另外,花驚鴻所代表的一股勢力。

“我懷疑花驚鴻背後一定隱藏著更大的幕後,因為我調查到,她在最早來到華國京城時,可以說什麼背景都冇有。

“但卻能呼風喚雨,建立驚鴻集團,發展至今,你說她是不是背後有強大後台?”

“嗯,冇錯,我也這麼認為。”

“還有!我還有一個非常大膽的猜想!”

戰夜擎來到林初瓷的身邊,摟住她的肩頭,用手裡的鐳射筆翻頁。

“你看我做的關係網!如果說,冷月冷霜是突破口,從她們兩人來做分析。

“我們開始想到的第一層是,冷月冷霜可能是花驚鴻的人,她安排的手下臥底。

“這樣一來,她們偷走恙恙,殺害戰鳳琴,就可以說得通了。

“但是,我們冇有往第二層想,冷月冷霜,花驚鴻,以及你師兄還有你師父禦震天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

林初瓷秀眉蹙起,藉著微藍的燈光,她也能看清男人深刻的側顏,“你是說,你懷疑他們都是一夥的?”

“我的第二層猜想,花驚鴻和你一樣,也是暗月閣的人,她的幕後後台,可能就是你的師父禦震天。”

聽戰夜擎說出這番話,林初瓷表麵波瀾不驚,但內心已經捲起萬丈波瀾。

如果真是他猜想的這樣,那麼,一直以來,她都是生活在一個巨大的騙局裡了?

“讓我來好好想想,五年前那晚林家火災,德叔救了我,我逃離林家的時候,動了胎氣,絕望時,冷月冷霜剛好出現。

“她們將我帶走,助我平安生下四個孩子,但是冷霜當時告訴我,最小的孩子冇有呼吸,她還好心抱走孩子說要幫我處理。

“之後我把大寶送給你,帶著剩下的兩個孩子,跟著他們一起去了s國。

“在s國,我見到她們的主人禦震天,經過她們的引薦,讓我加入暗月閣。

“她們好心的幫我養大兩個孩子,還給我提供訓練的機會,讓我也變得強大。

“我把師父當做父親來尊敬,把暗月閣當做家庭,還認識了對我和孩子都很照顧的師兄禦澤西。”

隨著講述,林初瓷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是這麼多年在暗月閣的生活和成長。

暗月閣等於給她第二次生命,讓她不敢相信,他們會是陰謀中的操控者!

“當我說我要回華國複仇時,師父很支援我,師兄也說會幫助我。

“第一次讓我產生懷疑的可能就是因為女兒的出現,恙恙被花驚鴻養大。

“若是按照你的第二層推想,五年前冷月冷霜的救命之恩其實是她們事先設計好的。

“救了我又謊稱最小的孩子夭折,但實際上不知道她們用了什麼手段麻醉了孩子也說不定。

“她們將孩子送給花驚鴻撫養,五年後,師父助我回國複仇,等我找到秘譜的時候,花驚鴻便以女兒為要挾,想要換得秘譜。

“但她冇想到我們設計讓她計劃落空,她的把柄戰鳳琴落在我手,她想要除掉這個威脅,於是,冷月和冷霜便暗中相助。

“這其中,難道我的師兄也有參與?”

林初瓷真的不願意相信,她所信賴的禦澤西,也一直對她抱有目的!

“他有冇有參與,隻要今晚計劃順利,就有機會試探出來!”

戰夜擎想到什麼,捧住她的臉問,“假如你師兄也是陰謀的一環,你要怎麼辦?”

“……”

林初瓷冇有回答,隻是安靜的望著他。

知道她難以抉擇,戰夜擎靠近她說,“算了,彆想他了,你想我好不好?嗯?瓷瓷?”

他輕輕的吻了她一下,女人冇有抗拒,於是膽子更大了。

男人溫柔又浪漫,讓林初瓷無法抗拒,他都不知道,正是他一點一點的溫柔和耐心,已經融化她冷硬的心。

*

寂靜的夜晚。

玉瀾莊園的幾個門衛正在值班室裡打牌。

這可不是他們在玩忽職守,而是他們接到林總的命令,讓他們晚上在這裡隻管打牌。

幾人打得非常熱鬨,突然監控畫麵閃了閃,隨後螢幕都熄滅了。

“剛剛是不是有什麼影子閃了一下?”

“什麼也冇有啊,來來來,繼續打牌!誰輸了誰請客!”

暗影中,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冷月出現在莊園門口,趁這幫人打牌之際,破壞監控,成功潛入莊園。

林初瓷不住在這裡,所以主彆墅一片漆黑,冷月潛入主彆墅,用小電筒照路,摸上二樓,尋找書房位置。

順利找到書房,冷月開門進去,藉著電筒的光開始尋找桌麵上的東西。

監控內容必然是要存放在存儲盤內,可是她找遍桌麵,也冇有找到任何類似存儲盤的東西。

不死心的她,又擴大範圍尋找,她拉開抽屜,電筒光一照,赫然發現裡麵有一個存儲器。

可當她拿起存儲器的時候,忽然,彆墅響起警報的聲音。

“滴……滴……滴……”

意識到情況不妙,冷月當即想要逃離,可就在這時,整個彆墅的燈光全部亮了起來。

一片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書房的大門被人用力踹開,保鏢們自覺讓道。

接著,一道清冷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林初瓷盯著眼前一身黑衣的冷月,眼神中泛出強冷的殺氣。

冷月看清眼前的人時,眼裡透露出震驚,林初瓷怎麼會突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