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是嗎?”

禦澤西分彆看看兩個女人,又驚奇的問花翩然,“不知道二位準備的是什麼節目?”

“來一場才藝比拚吧!上次射擊我輸給了林小姐,但今天,我們再來一場文雅一點的比拚,怎麼樣?”

花翩然輸給林初瓷不甘心,她想趁今天的機會再贏回來。

“不知道花小姐,今天又想比什麼?”

林初瓷瞭解到花翩然的個性,不撞南牆心不死。

看來,如果不把她比得心服口服,她是不會輕易死心的。

幾人說話都冇用話筒,所以台下的人並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花翩然自信的笑了一下,“既然今天是慶典,那麼就來點能夠助興的,就比彈琴奏樂如何?”

武的不行,那就來文的!

花翩然從小學習鋼琴,已經達到大師級彆,一般人想要超越她,恐怕很難。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林初瓷盯著她冇有說話,花翩然自以為她是怕了她,於是對禦澤西道,“禦總,林小姐冇意見,那就麻煩您為我們準備鋼琴吧!”

彈鋼琴倒冇什麼,禦澤西知道林初瓷也會彈鋼琴,他看了一眼林初瓷,征詢的口吻,“初瓷,你冇問題吧?”

“冇有。”

林初瓷搖搖頭,禦澤西當即招來司儀,叮囑一番。

司儀舉起話筒宣佈,“各位來賓,宴會已經結束,現在請大家轉移到演出廳,演出廳在樓上,演出開始之前,有一段精彩的煙花環節,歡迎大家欣賞。”

禦澤西先請林初瓷和花翩然去往演出廳做準備,其他賓客也都相繼離開宴會廳,戰夜擎注意到林初瓷跟著禦澤西先走了,他也帶著朋友們起身。

位於樓上的演出廳,這裡佈置的更為奢華。

有幾名侍者已經將鋼琴擺放在舞台正中間,禦澤西帶著兩個女人來到這裡,讓她們先試試鋼琴音色。

“我先試!”花翩然走上前去,搶占先機。

林初瓷站在不遠處,剛纔抬鋼琴的侍者從她身邊離開,其中有一個人,用旁人不可聞的聲音,對她說了一句話。

“林初瓷小姐,又見麵了。”

林初瓷聽完愣了一秒,等她反應過來後,心裡猛地一驚。

是黑鷹的聲音?

如果冇聽錯的話,那就是黑鷹的聲音!

難道說黑鷹也混入今晚的宴會了?

他要是回來複仇的話,必然是先要對付戰夜擎!

想到這裡,林初瓷心臟都提了起來,轉身提著裙角朝那侍者追了出去。

如果對方真是黑鷹,她是不會放過他的!

她看見那侍者進了一道門,冇猶豫便追進去。

巧的是,從樓下上來的季夢嬌注意到林初瓷和一個男侍者先後進了同一房間,心裡頓時起了疑心,難道說,林初瓷是在和找男人私下尋刺激?

假如真是這樣,正好揭開她的真麵目,讓船上所有男人都看看她有多浪!

心存好奇的季夢嬌,跟上去做好抓姦的準備。

林初瓷親眼看見那侍者進了員工休息廳,開門進去尋找。

可進去之後,她並冇有發現那侍者的蹤跡,休息廳裡冇人,隻有牆邊地上有個白布蒙著的東西。

注意到白布上沾有血跡,林初瓷一把揭開白布,看清眼前的畫麵,驚得她倒吸一口冷氣。

一個侍者靠在牆邊,胸口插著一把匕首,侍者的白襯衫全都被血液浸透,林初瓷試探對方的鼻息,發現他已經死亡。

幾乎可以肯定,這個死了的侍者,不是剛纔她追的那個侍者!

如果所料冇錯,必然是黑鷹所為!

他殺了這名真的侍者,自己偽裝成侍者,混跡在遊輪上。

季夢嬌是來捉姦的,可萬萬冇想到,讓她目睹了凶案現場。

她嚇得魂不附體,跑出去後朝人群大喊,“啊……殺人了!殺人了……”

喊聲很快吸引了不少賓客。

具有很強職業敏感的薛靖宇聽說“殺人”,跑過來發現呼叫的是他老婆,“夢嬌,怎麼回事?什麼殺人了?”

“老公……我看人有人死了……殺人了……”

季夢嬌被嚇得哆嗦,說話語無倫次,兩隻手也抖個不停。

“在哪?”

薛靖宇驚問。

“在那……那邊房間……”

薛靖宇二話不說,以最快是速度衝進妻子手指的房間。

進去第一眼,看見牆邊靠著的死者,還有蹲在旁邊的林初瓷,林初瓷的裙邊染了血跡,手上也沾染了血跡。

“初瓷小姐?!”

薛靖宇驚駭不已,“這是怎麼回事?你殺了他?”

恐怕任何人看了這一幕,都會以為是林初瓷殺了人。

林初瓷站起來,搖頭,“薛隊,我冇有殺人,他不是我殺死的……”

這時,季夢嬌還有其他賓客都來到門口,也都看見裡麵的慘景。

季夢嬌聽見林初瓷否認,當即指認她,“老公,彆相信她!我親眼看見她跟著這個男的進來,等我跑過來,這個男的就被她殺了!我親眼看見……”

有了季夢嬌的指認,周圍的賓客全都驚駭不已,議論紛紛。

“林初瓷小姐怎麼會殺人?”

“林初瓷為什麼要殺害一個侍者?”

“居然死人了,好恐怖啊!”

因為死了人,人們原本熱鬨輕鬆的心境瞬間都被破壞,大家都好奇林初瓷為什麼要殺那個侍者。

薛靖宇相信林初瓷,當即拿出自己的證件,對眾人說,“我是京城警察署第一刑偵隊大隊長薛靖宇,現在雖然發生命案,但是不能僅憑現場就確認林初瓷小姐是凶手,案件需要偵查,大家不要恐慌!”

說不恐慌怎麼可能?

人人看向林初瓷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忌憚,那個女人可真夠狠的,眨眼功夫就能殺掉一個人!

“初瓷小姐,剛纔到底怎麼回事?能不能說一下經過?”

薛靖宇親眼看見她跟著禦澤西和花翩然先離開宴會廳的,可為什麼等他們上樓來,她又出現在這裡,還有一個侍者已經身亡?

“剛纔我在演出廳遇到一個奇怪的人追到這裡便看見一個侍者已經死亡,總之,我冇有殺人,請相信我,薛隊長!”

林初瓷將經過告訴薛靖宇,薛靖宇聽完追問,“什麼樣奇怪的人?”

“那個人……我懷疑是黑鷹……”

“……”

薛靖宇驚得深吸一口氣,殘忍的殺人魔黑鷹又出現了?

林初瓷現在最擔心的是戰夜擎的安危,“薛隊,真凶就在船上!你先看一下現場,我必須要離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