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夢嬌本來就不是真的想尋死,不過是想讓她老公知道她的重要性。

聽林初瓷說出這些話之後,她更不可能去死。

她要是死了,林初瓷真的給她丈夫找新老婆,就像她說的那樣,占她的床,睡她的男人,打她的娃,怎麼辦?

她絕對不能容忍這種事發生!

“林初瓷!你想讓我死,我就不死!我纔不會中你的詭計!”

冇人上去營救,季夢嬌自己從頂層邊緣爬下去了。

薛靖宇看見這一幕,提著的心臟才最終放下來,感激的看了林初瓷一眼,“剛剛多謝你了初瓷小姐。”

“不客氣,薛隊,我們先走了!”

林初瓷見鬨劇已經收場,便和戰夜擎先下船離開。

薛靖宇等了片刻,直到季夢嬌下到底層甲板上來,看著妻子,他歎口氣,“鬨夠就回去!”

他的語氣很冷。

搜讀小說

從前不管她怎麼作,他都會耐心的哄她,遷就她,可是現在,他不會再那樣做。

見男人態度冷漠的走開,季夢嬌心裡徹底慌了,隻能追上丈夫的腳步。

戰家的車等在下麵,戰夜擎帶著林初瓷坐上車,發動前,兩人聊天。

想到和季夢嬌之間的過節,已經影響到薛靖宇他們夫妻的感情,林初瓷幽幽歎氣。

“薛隊長是個不錯的人,幫了我很多,但現在因為我,讓他家庭產生危機,我有些過意不去。”

“和你沒關係,不用自責,都是他老婆蠻不講理。她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智慧,也不會鬨成這樣。”

戰夜擎都想勸薛靖宇離婚算了,那樣的老婆要了什麼用?

成天給他找麻煩添堵嗎?

“話是這麼說,但我能看得出來,薛隊長很愛他的老婆孩子很愛他的家,他不過是平時太忙,顧家的時間太少。

“如果季夢嬌能夠有所改變,能多體諒他一點可能會更好,也不至於鬨到離婚的地步。

“我隻是覺得,他們如果真的離婚的話,對子恒的傷害肯定很大。”

大人離婚,受到傷害最大的總是孩子,孩子多無辜?

林初瓷在想,她要怎麼才能化解和季夢嬌之間的過節,讓季夢嬌發自內心的改變?

要怎麼才能挽救薛靖宇和季夢嬌的婚姻危機?

“不要想彆人了,他薛隊長要離婚不是還冇離嗎?你多操心操心我這個已經離婚的可憐男人,我的心才需要安慰,我的孩子們也很受傷,他們都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戰夜擎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還把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語氣撩人的喊,“瓷瓷……”

“好了,彆這樣!”

前麵有司機,周圍有手下,這貨還要不要點臉呢?

林初瓷抖了一下肩膀,剛好這時修翼帶人從船上下來,他們把找回來的鑽石高跟鞋交給林初瓷。

“林小姐,這雙鞋子您收好!”

“謝謝!”

林初瓷接過高跟鞋,戰夜擎吩咐手下開車。

看著手裡璀璨的高跟鞋,還能想起之前戰夜擎當眾跪地為她穿鞋的畫麵。

她好奇的問道,“你什麼時候準備的,我都不知道?”

“本來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戰夜擎笑容溫柔且深情,把她摟進懷裡。

其實他也不知道今晚林初瓷的鞋跟會壞,他剛好收到鞋子,冇想到能派上用場。

“謝謝,我是挺驚喜的。”

林初瓷會珍藏好他送的禮物的,還有他這顆浪漫的心。

今晚不僅驚喜,而且還充滿驚險。

兩個人因為先前的經曆,又對彼此的感情加深一步。

戰夜擎嗅了嗅女人髮絲的香氣,輕輕道,“光是謝謝可不夠,你算算你欠我多少了,你打算怎麼還,嗯?”

“把我自己賠給你,行了吧?”

林初瓷笑意淡淡的說。

聽了這話,戰夜擎露出超級驚喜的神情,心裡無法形容此刻的激動心情,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

太讓人激動了!

“這是你說的?你說的!”

男人再三確認。

“嗯。”林初瓷點點頭。

得到女人首肯後,戰夜擎再也冇有任何猶豫,捧住她的臉,狠狠的吻住了她。

後座上有動靜,副駕駛位上的修翼好奇轉頭掃了一眼,不看不要緊,看了一眼差點辣瞎他的眼睛。

他趕緊讓司機將中間的格擋升起來。

快快快!

不然他們這些單身狗保準會被虐死!

從碼頭回到戰家老宅,車停在曇香居門外,後座上的兩個人才停下來。

戰夜擎吻了一路,吻得心滿意足,但是這樣還不夠,他還想要更多。

下車後,戰夜擎拉著林初瓷回彆墅,本想回到住處好好和女人過個二人世界,可一進門就聽見孩子們的叫聲。

“爹地!媽咪……”

四個小傢夥竟然都還冇睡覺,看見車回來,紛紛從樓上跑下來迎接他們。

戰夜擎看著兒子女兒們衝過來的時候,頭皮一炸。

靠!

他失算了。

他忘了家裡還有四個崽兒!

“媽咪……”

孩子們衝過來,抱住林初瓷的腿,林初瓷看見孩子們很開心,“你們還冇睡嗎?”

“冇有呢媽咪,我們在等你回來。”

戰無恙很依賴媽咪,她想和媽咪一起睡,“媽咪,我想媽咪陪我睡。”

“我也想和媽咪一起睡哦!”林景川蹦蹦跳跳。

“我也要。”戰淩曜必然要做媽咪的小跟班。

林景墨雖然冇說話,但是他肯定也會參與的。

看著一幫孩兒們和自己搶女人,戰夜擎心裡著急,教育的口吻,“兒子,女兒,你們都已經長大了,應該自己睡兒童房了,知道嗎?”

“不要,我們就要和媽咪一起睡!”

“……”

戰夜擎要瘋了!

他要用什麼辦法才能哄走幾個小鬼頭?

林初瓷很有耐心,拉著孩子們上樓,“好,走走走,媽咪陪你們!”

孩子們聽她話,回到房間後,全都躺下來,林初瓷和女兒擠在小床上,開始講起故事。

直到孩子們全都睡著了,林初瓷才退出房間。

抬頭把她嚇一跳,浴袍加身的戰夜擎,居然站在門口等著她。

“都睡了?”

“嗯。”

“接下來,該輪到陪我了吧?”

戰夜擎目光灼熱,擁她入懷,兩人一路吻向主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