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查了,曹醫生給你開的兩瓶藥,表麵上是幫助你的骨骼恢複,但其實卻並不適合你現在的症狀。”

“怎麼說?”

“他開的藥裡,含有大量的奎尼丁和筒箭毒堿。奎尼丁瞭解嗎?這種是用來治療心臟病的藥物,一般用以房性早搏、心房顫動、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等症狀的治療。

“但是,筒箭毒堿則是一種神經肌肉阻滯藥物,這種藥能夠預防肌肉萎縮和無力。

“本身這個藥品對於治療癱瘓是有一定的幫助,可問題是,你並非癱瘓,所以這藥物並不適合你。”

戰夜擎問道,“你的意思是,曹醫生給我開錯藥了?他一個老手會開錯藥?”

“你問到了關鍵點上!既然曹醫生是你們戰家的私人醫生,曹家世代行醫,以曹醫生的資質,他會開錯藥嗎?”

林初瓷繼續解釋,“如果說他不會開錯藥,那麼隻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他故意開錯藥,想害你!”

“曹瑞金他想作死嗎?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害我?”戰夜擎怒道。

“這一點我也不知道,可能要等你康複了自己去調查。我隻是幫你查清楚了藥物成分,他開的藥,問題就出在奎尼丁上。

“那藥是不該含有奎尼丁的,可是卻出現了。筒箭毒堿能預防肌肉無力,但奎尼丁的副作用會加重肌肉無力。

“筒箭毒堿和奎尼丁和這兩種藥如果摻在一起,恰恰起相反作用,就算是正常人長期服用也有可能變成癱瘓,甚至中毒!”

戰夜擎聽完之後,眉頭擰成“川”字,他在思考剛剛林初瓷說的這些話。

曹瑞金給他開的藥品真的是反作用的藥物,會對他不利?

可是曹瑞金是戰傢俬人醫生,曹瑞金的父親也是戰家的私人醫生,他們幾代為戰家服務,曹家人的品性敦厚純良,為什麼會那麼做?

在戰夜擎冇有出車禍前,他是整個家族的掌舵人,人人對他敬畏,誰敢對他有加害之心?

而現在,車禍導致他癱瘓失明,所以那些小人纔敢蹦躂?

真當他是廢人了嗎?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什麼也看不見,很多事情不便處理。

林初瓷說的就一定是真的?

而不是在害他?

“既然你說曹醫生開的藥有問題,那麼你給我吃的又是什麼藥?”

“我剛纔說了,是活血散瘀的藥,你的大腦有血塊壓迫神經,服用活血散瘀藥,才能對你眼睛複明肢體恢複有幫助。”林初瓷解釋。

“我怎麼能相信你的話?萬一你的藥纔是想害我呢?”戰夜擎問道。

林初瓷忽然壓低腦袋,湊近他的臉,說道,“我要是想要你的命,何必等到今天?你早已經死一萬次了!如果你戰夜擎是個貪生怕死之徒,怕我害你,那這藥不吃也罷!”

林初瓷收回身體要走,但被戰夜擎一把扣住手腕。

雖然看不見,但他還是憑著感覺,穩穩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戰夜擎怎麼可能貪生怕死?把藥拿來!”

戰夜擎怎麼可能會是貪生怕死之徒?

林初瓷把藥丸倒在他手心裡,又遞過水來,戰夜擎伸手接杯子的時候,寬大的手掌剛好把她的手包在手心裡。

林初瓷握著杯柄的手突然一頓,下意識的想要收回來,但男人卻握著她的手,連同杯子一起送到嘴邊。

喝過水後,才鬆開她的手。

林初瓷端著水杯走開,然後又聽見戰夜擎開口,“我餓了!”

“那時問你,你不是說不想吃嗎?”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我要吃飯!”

戰夜擎生他父親的氣,可是現在想想,他冇必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隻有吃好喝好,養好身體,康複之後,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行,我去做,你等著!”

聽見腳步聲走出去,戰夜擎知道她真的去幫他做飯了。

雖然那個女人脾氣很差,不過她的廚藝還是很不錯的,這一點他承認。

“喂,兒子,你睡著了嗎?”

戰淩曜還冇睡,媽咪冇睡他肯定也不會先睡,他在等媽咪,聽見爹地問他,他用手拍了拍書本,發出“嘭嘭”兩聲。

兩聲代表冇有。

“看到了吧兒子,這個女人超級凶,她趁爹地看不見就虐待我,你說實話,她私下有冇有虐待你?”

“嘭嘭!”

戰淩曜覺得爹地你活該被虐,誰讓你對媽咪不好?

因為爹地的臭脾氣,所以媽咪纔會離開那麼久的吧!

“曜曜,你記好了,不管她和你說什麼,你都不要忘了,她不是你媽咪,彆認錯人了。要是她單獨帶你出門,你不要跟她去,不然她會把你拐跑的!記住了!”

對於爹地的交代,戰淩曜忍不住翻白眼,笨蛋爹地,他冇認錯人,那是他的親生媽咪。

媽咪回來了,媽咪對曜曜最好了。

不用媽咪拐,他自願跟著媽咪跑!

冇等多久,腳步聲漸近,林初瓷端著托盤迴來了,人還冇到跟前,戰夜擎就聞到一股子香噴噴的味道。

香味勾人,讓他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林初瓷來到他麵前,把他重新扶起來,背後墊高,拉過一個小桌板,開始照顧他吃飯。

“是麪條!怎麼會這麼香,你放了什麼?”

戰夜擎嚐了麪條,吃起來勁道,齒頰留香,也不知道是什麼佐料做成的。

“我看你是餓暈了,陽春麪都覺得香。”

林初瓷隻不過用高湯煮了麪條,配上細細的雞肉絲和蔬菜什錦絲,放了些蔥花蒜末,也冇什麼特彆的。

戰夜擎確實餓透了,從她早上出門後,他就冇吃中飯了,他的胃口也挑得很,彆人做的他也不太想吃。

晚飯熬到現在才吃,可想而知,這碗麪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林初瓷喂他吃完一大碗麪,然後他把碗端起來,湯都喝光了。

喝完之後,咂咂嘴,心裡居然冒出一股很怕以後再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麵的感覺。

過了一會,林初瓷又來照顧他刷牙洗漱,擦拭身體,照顧的挺周到,也冇說話衝他,戰夜擎倒是覺得有幾分大爺的感覺了!

照顧好一大一小,林初瓷自己去洗好回來,才能躺在兒子身邊,給他講故事。

她講故事的時候,戰夜擎也在聽,他聽得好像不是故事,而是她的聲音。

聽她聲音的時候,他的心裡就會好奇,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如此好聽的聲音,宛如出穀黃鶯,撩人心絃。

再聽下去,他很怕自己會失眠。

直到兒子睡著了,林初瓷才收了書本,從戰淩曜脖子上的吊墜裡取出一個小晶片。

冇人知道,她給兒子戴的吊墜裡藏著微型錄音器,所以,兒子一天的經曆,她都可以通過這個得知。

把晶片安放到專業的讀卡器裡,戴上耳機,林初瓷很快就能聽到裡麵的聲音了。

她想知道兒子在幼兒園的一天,都發生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