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等的就是這句話!

“好啊,正好我也想回雲家見見舅姥爺!”

“請!”

雲緒傑做出邀請,林初瓷跟隨著他一起走出酒店皇庭大酒店,一行人分彆上車,一同前往雲家。

雲家今天的新品釋出會泡湯,訊息很快登上各大媒體頭條。

作為離城乃至整個v國的龍頭家族企業,會在新品釋出會上出差池,引來各路圍觀。

很快,網友們搞清楚釋出會上發生的事情,原來是雲氏首席運營官雲曼青利用假香衣開釋出會,卻不料被雲氏真正傳人雲秀英的後人當眾打臉,揭露真相。

而雲秀英的外孫女林初瓷也一躍出現在大眾的眼簾,誰能想到消失幾十年的雲秀英,她的後人親外孫女突然出現。

一回來就攪亂雲氏新品釋出會,逼得雲氏首席執行官和運營官當眾道歉,這一操作,簡直帥爆了!

很多網友預測,離城要變天了!

至少雲家是要掀起一股猛浪!

搜讀小說http://m.soduso.cc

林初瓷還冇到雲家,但是關於她的訊息和新聞已經傳進雲家人的耳朵裡。

雲錦鶴大夫人所生的長子,時年五十八歲的雲懷濤,和妻子宋碧雲坐在家中喝茶。

雲曼青先一步回家,到家之後,見到自己的父母,“爸,媽……”

夫妻倆見她這麼快回來,打聽問,“今天的新品釋出會都已經結束了?這麼早就回來了?”

雲曼青將包一摔,委屈的快要哭出來,“爸媽,新品釋出會被人攪黃了!不得不提前結束。”

看著女兒都快要哭了,宋碧雲心疼的問,“怎麼了?誰攪黃了新品釋出會?那可是你辛辛苦苦策劃到現在的,怎麼發生這種事?”

“是一個叫林初瓷的女人,她自稱是雲秀英姑奶的外孫女,上來一通攪局,現在外界都知道雲家新品釋出會泡湯了,不僅如此,她還逼著我當眾道歉!”

“豈有此理!”宋碧雲聽了火冒三丈,對丈夫說,“懷濤,你快去查查,到底是什麼女人敢來冒充雲家後人,還想破壞我們雲家的發展?”

“我知道!”

雲懷濤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當即出門。

巧的是,在花園碰見四妹雲嘉慧,雲嘉慧是雲錦鶴二夫人所生的女兒,在雲家排行老四。

平時和大房的人不對付,剛纔得知新品釋出會泡湯,她第一個跑來看熱鬨。

雲嘉慧磕著瓜子,笑得幸災樂禍,“大哥,走得那麼急啊,聽說我大侄女在新品釋出會上弄虛作假被人當眾打臉了,這事您怎麼看?”

雲懷濤懶得理她,他這個四妹自從丈夫兒子死了之後,精神受到刺激,人也不正常。

一天到晚就喜歡瞎攪和,唯恐天下不亂,她說的話,基本上冇有人會搭理她。

看著雲懷濤匆匆離開,雲嘉慧陰惻惻的啐了一口,“呸!缺德玩意兒,報應!我好不了,你們也都彆想好!”

本來新聞可能冇那麼快傳到雲錦鶴的耳朵裡,但是家裡有雲嘉慧這麼個烏鴉嘴,事情想瞞都瞞不住。

冇過多久,整個雲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今天雲家釋出會的事,也知道大房的人搞砸了釋出會。

另外最讓雲家人震驚的是,那個自稱是雲秀英外孫女的女人,大家都很好奇,想見見她是何人?

林初瓷他們的車跟在雲緒傑的車後,終於來到離城的雲家。

停車之後,眾人全部下車,雲緒傑笑著表示歡迎,“雲家到了!不介意我叫你一聲初瓷表妹吧?按照親屬關係,我們也算是表兄妹。”

雲緒傑表麵示好,實際上,隻是想拉關係而已,他想從林初瓷這裡打探一下《宓香集》的下落,但不急於一時,可以徐徐圖之。

林初瓷多留一個心眼,輕輕點頭,抬頭看向前麵飛閣流丹的高大府邸,匾額上是描金的兩個“雲府”二字。

據說這是從古代皇家禦賜的匾額,足可見當時雲家的地位有多高。

雲家大宅是一處占地麵積很大的王府園林,門口照壁是奇石飛瀑,符合風水,氣勢壯觀。

看著眼前的大宅,林初瓷心裡些許感慨。

這裡就是她外婆以前的家,如此背景深厚的家族為什麼容不下她外婆?

當年外婆背井離鄉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請帶路吧!”

帶著這些疑問,林初瓷走向雲家大門。

踏入雲家大門的那一刻,當真有種林妹妹初入大觀園的感覺,但是她和《紅樓夢》裡柔弱好欺的林妹妹不同。

林初瓷狠起來敢殺你全家,滅你宗門!

從雲家府邸花園裡轉了一圈,林初瓷對這裡的環境稍微有了些初印象,亭台水榭,飛簷樓閣,無處不彰顯著古色古香,富有大世家風範。

置身在其裡,宛若入畫中。

一路上遇到不少雲家的下人,他們都好奇的看著雲緒傑大少爺帶回來的女人,好奇他們是什麼關係。

七轉八回,直到眼前出現開闊宏大的主建築,雲緒傑請她入內,“這裡就是雲家的主廳,請進!”

“大少爺回來了!還帶了客人來!”

有傭人第一時間彙報。

隨著林初瓷步入主廳,周圍嘰嘰喳喳的說笑聲變小,人人都好奇的看向門口。

林初瓷掃視一遍,發現主廳裡有幾個雲家的家眷在。

其中一位年紀四五十的中年男人,看見雲緒傑帶了漂亮女人回來,好奇的問,“大侄,她是誰啊?”

問話的這人是雲家的六爺,二夫人的三子,雲博文,雲博文驚訝的目光打量著林初瓷。

雲緒傑的妻子顧美琪也站起來,麵部的神色有些冷,“緒傑,她是誰?”

“我來介紹一下,她是林初瓷,是秀英姑奶的外孫女。初瓷表妹,這是我六叔雲博文,還有這是我愛人顧美琪……”

雲緒傑做了雙方介紹,眾人聽了他的話,全都露出吃驚的表情。

“她就是林初瓷?”

“今天搗亂雲氏釋出會的人就是她?”

“緒傑,她是不是真的秀英姑奶的外孫女,你有冇有查清楚就把她往家帶?”

“要是故意來冒充的,你可上當了!”

“就算是秀英姑奶的外孫女,但是一回來就給雲家拆台,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

在眾人的眼神和語言中,林初瓷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排斥,冇人歡迎她來。

也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誰來了啊?”

林初瓷聞聲,轉頭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