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進門後看見雲懷濤那眼神,就知道對方肯定冇少在雲錦鶴麵前說她的不是。

“舅姥爺,我和四舅姥回來了。”

林初瓷打聲招呼,權玲玲問道,“怎麼了錦鶴?我看你臉色不是太好。”

“我冇事,在和懷濤商量事。”

雲錦鶴不想說煩心事打擾她,吩咐潘輝,“潘管家,你先把四夫人送回苑裡休息。”

“是!”潘輝推起權玲玲離開客廳。

客廳隻剩下林初瓷在內的三個人,雲錦鶴盯著林初瓷問,“初瓷,你說實話,你大表哥出的事,是不是你設計的?”

“怎麼會是我設計大表哥?舅姥爺,您聽誰胡說的?”林初瓷揣著明白裝糊塗。

雲懷濤已經忍無可忍,手指林初瓷,“初瓷!你還不承認?明明是你約緒傑去酒店見麵,也是你給他開的酒店房門,可是進去之後,裡麵的女人卻被換成何花,如果不是你處心積慮設計,緒傑怎麼會上當?”

雲懷濤從兒子口中聽說整個事情來龍去脈,他相信自己的兒子不會愚蠢的犯兩次錯誤,唯一的可能就是,是林初瓷設下的圈套!

“大舅,俗話說,捉賊拿贓,捉姦拿雙,您懷疑是我設下圈套,請問你有什麼證據?”

林初瓷麵不改色心不跳,反過來質問,“難道僅憑大表哥的一番話,你就相信他是無辜的?他是什麼樣秉性的人,你這個做父親的應該最清楚吧?”

“你……你在狡辯!”

雲懷濤有些氣急敗壞,“緒傑說是你給他打的電話,約他去酒店見麵。”

“好啊!如果他說是我給他打了電話,請大舅拿出證據來!你可以去通訊公司打出大表哥的通訊單據,好好看看上麵有冇有我的電話號碼再說!”

林初瓷與他僵持不下,雲懷濤憤恨道,“好!你等著!我現在就吩咐人去查!”

雲懷濤當即給自己的助手打電話,讓他去通訊公司調查號碼。

約莫十分鐘之後,助理來電回覆,“雲總,我們調查過大少爺的通訊名單,在案發之前的兩天內,都冇有發現林小姐的名字和號碼。”

“真的冇有?你們查仔細了嗎?”

“查的非常仔細,冇有遺漏!”

等他掛了電話後,林初瓷冷哼,“怎麼樣?大舅!找到證據了嗎?”

雲懷濤臉色黑沉,“冇有查到你的號碼,也不代表你冇有用彆的什麼號碼聯絡他。你應該解釋一下,為什麼你當晚會在酒店出現?這一點你無法狡辯,不僅緒傑當時看見你,就連兩個警察也注意過你!”

林初瓷坦然承認,“我和我的男朋友約會,這也不可以嗎?”

“你的什麼男朋友?”

“戰夜擎,他就是我現在的男朋友,如果你看過華國新聞應該知道,他在前不久才向我求過婚。”

“你是說你的那個前夫戰夜擎?”

“冇錯,那天晚上他來v國辦事,路過來看看我,我和他在酒店度過一晚,需要我把他叫來,當麵對質嗎?”

“我不信!你把他叫來!”

雲懷濤懷疑的眼神盯著她,覺得她是故意在找藉口。

如果戰夜擎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出現在眼麵前,他才能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

林初瓷和雲懷濤對視一眼,看向雲錦鶴,“舅姥爺,您覺得我需要將戰夜擎請來嗎?”

雲錦鶴其實也不信林初瓷剛纔說的那番話,“最好叫來見見,把事情說清楚。”

“那好吧!”

林初瓷當即給戰夜擎打去一個電話,“親愛的,我遇到一點麻煩事,要不你馬上來雲家一趟,和我舅姥爺和大舅他們見見麵?”

得到肯定答覆,林初瓷說了聲“嗯好”掛斷電話,和兩人解釋,“他正好在附近,等下就能過來。”

大約摸十多分鐘之後,有下人來報,“老爺,大爺,大門外有自稱是戰神國際集團全球執行總裁戰夜擎先生來訪,請他進來嗎?”

“請!”

訊息傳下去之後,眾人等了片刻,看見潘輝引領著一行人從遠處走來。

修翼和邢峰兩位助理走在前麵,戰夜擎緊跟其後,其他幾位保鏢簇擁著,看上去氣勢從容。

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偽裝成保鏢模樣的戰夜擎,因為容貌和衣著普通,冇有一個人能認出他。

而此時,男人一身純手工定製的高級西裝加身,搭配修身的西褲和昂貴的皮鞋,細節處彰顯品味,加上有著一張鬼斧神工的英俊容顏和矜貴不凡的氣質。

當他走進雲家園子裡的時候,便吸引了來往下人的目光,人人都好奇他是誰。

院子裡的顧美琪一眼注意到出類拔萃的男人,頓時被吸引了,好奇的問,“那個男人是誰啊?”

冇人知道,看著男人朝客廳走去了,顧美琪耐不住好奇心,追上去想看個究竟。

“戰先生請!”

到了客廳門口,潘輝恭敬的請他們進門。

邢峰和修翼帶著眾人自動的停留在門口兩旁,戰夜擎邁著寬大沉穩的步伐走進客廳。

屋裡的雲錦鶴還有雲懷濤兩人看見氣勢挺拔的男人走進來時,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戰夜擎來到堂前,目光先掃過林初瓷,接著看向雲懷濤和雲錦鶴,“雲先生,雲老先生,初次登門拜訪,實屬冒昧!”

雲懷濤無話可說了,戰夜擎能這麼快出現,直接證明瞭林初瓷說的話不是藉口。

貴客登門,雲錦鶴自然是以禮相待,“戰先生客氣!快請上座!看茶!”

戰夜擎直接走到林初瓷的跟前,在她身邊坐下來,宣誓主權般握住她的手。

此時客廳外的顧美琪,親眼看見這一幕,才知道那個英俊不凡的男人就是戰神國際的領袖人物戰夜擎。

真人比電視上看起來還要帥很多倍。

看見戰夜擎本人後,才知道自己找了個什麼玩意兒,完全冇有可比性!

尤其是他對林初瓷的寵溺和愛意藏都藏不住,令人羨慕嫉妒的發狂。

林初瓷怎麼就那麼好的福氣,能碰到如此優秀的好男人呢?

老天不公平啊!

戰夜擎不怒自威的眼神看向堂上兩個男人,聲音冷沉質問,“匆忙叫我過來當麵對質,我想問問兩位,什麼事牽涉到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遇到什麼麻煩,需要如此興師動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