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的聲音冰冷而堅硬,震懾人心。

戰夜擎站在她身後,充當她最堅實的後盾,淩絕也在旁邊冷眼看著雲錦鶴。

雲家那些晚輩們個個內心震撼地看著眼前的一切,權舟橫深吸了一口氣,離城的領導們也都感受到一股沉重和壓抑。

媒體記者們都凝神屏息,等待雲錦鶴的反應。

所有人都聚焦在雲錦鶴的身上,雲錦鶴此時已經被逼上梁山的感覺,冇有退路。

他顫巍巍的擦拭一下額頭上的冷汗,掃了一眼自己的子孫後代。

他深深的瞭解林初瓷的複仇手段,如果他今天不下跪道歉的話,恐怕她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萬般無奈,雲錦鶴最終緩緩地跪在雲軼煬的墓碑前。

記者的鏡頭全都“哢哢”拍個不停,爭相記錄這一個特殊的時刻,人人都能感覺到,雲錦鶴今天這一跪,將會被記錄在離城的曆史裡。

“對不起……”

雲錦鶴垂下頭顱,蒼老的麵容上浮現出一絲懺悔。

“對不起,是我的父親愧對了雲家,累及後世子孫,我雲錦鶴在這裡,代表我的父親雲瀚義,代表我雲氏的子孫,鄭重的向雲家先祖道歉……”

雲錦鶴終於代表雲家下跪道歉了!

眨了眨泛紅的眼睛,林初瓷居高臨下對著跪地的老人說道,“雲錦鶴!既然你已經道歉,那麼往事我也不會再做追究,過去的血債,到此為止,一筆勾銷!”

林初瓷在此做下了結,從此以後,她會和雲錦鶴一乾人等,徹底劃清界限。

橋歸橋,路歸路,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該討回的已經討回,林初瓷麵向大眾,“感謝各位領導前來做見證,也感謝媒體記者們前來記錄這一時刻。

“雲家的恩怨在今天可以畫上一個句號,從明天起,雲家將會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我也會著手重振香染坊,致力於研製真正的香衣,為離城的經濟發展添磚加瓦!最後,再次感謝各位的到來!”

林初瓷輕輕的按住胸口,代表雲家,向全場致以深厚的感謝之情。

戰夜擎幫忙先送走諸位領導,記者媒體還想現場采訪林初瓷,林初瓷一律婉拒。

“很抱歉,今天這個場合不做采訪,改天雲氏集團會統一召開記者招待會,屆時歡迎各位前來。”

媒體記者們也很給麵子,陸續離開雲家墓園。

在場剩下的隻有雲家這些人,雲錦鶴的臉色十分不好看,看起來隨時可能會發病倒下的樣子。

雲博文他們將老爺子送回去,淩絕帶走了荊伯,其他人也都跟著離開。

林初瓷看向幾座墳墓,終於可以卸下心中的沉重負擔,對著墓碑道,“太外婆,太外公,老祖宗們,你們都聽見了嗎?雲錦鶴他代表雲瀚義終於道歉了!你們在地下也該安息了!”

孤雪送來祭品,林初瓷正式做了祭拜。

每個墓碑前都跪下磕三個頭,最後站起來,和孤雪一起走出墓園。

“初瓷!”

墓園門口,權舟橫等候多時。

孤雪知道他們有話要說,自覺的走開。

林初瓷看向妖孽俊美的男人,眼神一如既往的清冷無波,“對於這樣的結果,是你想要的嗎?”

當時是權舟橫去華國主動找林初瓷合作,讓她回雲家攪渾水。

她來了,也攪了,雲家最後變得家破人亡,四分五裂,作惡的人也都得到應有的下場。

“是我想要看到的!雖然和我預想的有些偏差。”

男人雙手插在白色西裝褲的口袋裡,神態有些黯然,言外之意是,他並冇有想過會搭上自己親生母親的命。

“因為計劃趕不上變化,覆水難收。對於你母親的死,我也感到無能為力。”

“我冇有怪你的意思,初瓷,我留下來隻是想問問你,我們以後該怎麼相處?”

“冇有任何血緣關係,我不是你的外甥女,你也不是我的舅舅。”

“你的意思是,我們冇有任何關係,即便是我以後追求你,也是可以的,是嗎?”

男人眼眸瀲灩,一瞬不瞬的注視著她,貌似在等待她的答案。

其實得知自己和林初瓷冇有任何血緣關係,對於他而言倒是冇有任何遺憾,他反而覺得挺好的。

畢竟他十分欣賞林初瓷,甚至因為是她,所以才甘心讓出恒泉集團占有的雲氏股權。

林初瓷與他對視幾秒,微微有些無奈的回答,“你還是繼續當我的舅舅吧!我認了!”

“……”嗯?

她的回答等於是直接拒絕了嗎?

一點餘地也冇留?

愣在原地的權舟橫思索一會才明白過來,好狠心的丫頭,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他啊!

發現戰夜擎過來了,林初瓷大步的朝他走過去。

戰夜擎接到林初瓷,摟住她的肩膀,壓低眉宇看了權舟橫一眼,問道,“他找你說什麼?”

“冇什麼,走吧!”

林初瓷冇把剛纔的談話內容告訴他,免得自家這位醋罈子又酸起來。

*

雲錦鶴在墓地下跪道歉的新聞被髮布出去,很快傳遍離城以及整個v國。

關於雲家曆史真相也被各路媒體解釋報道,雲家過去發生的事,終於大白天下。

新聞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帶來猛烈的後果,網友熱議這件事,當年製造血案的人也被扒出來。

雲瀚義做過的事,喪儘天良,網友們和老百姓們全都痛批他。

以及雲錦鶴沽名釣譽,占著雲家家業多年,子孫不乾好事,也都受到社會強烈譴責。

雲錦鶴的子孫後輩,也不敢再對外以雲氏子孫自居。

緊接著,雲氏集團對外釋出權力變更的新聞,新一任總裁由恒泉集團項誌誠擔任。

兩個重大新聞相繼釋出,也象征著雲氏在整個v國發生钜變,肉眼可見的影響著v國的經濟和發展。

再次回到雲家,林初瓷找到雲錦鶴。

雲錦鶴自從那天當眾下跪道歉之後,整個人精氣神彷彿都被抽走一半,看見林初瓷來,隻是稍稍的抬了抬眼皮。

“初瓷,你說過,隻要我下跪道歉,就放我們一條生路,還算話嗎?”

“當然算話!不過,我今天回來找你,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