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也不會畏懼她的挑戰,“好!我接受你的挑戰!到時候可彆求我手下留情!”

“哼!不可能!”

花翩然自信的原因是,她已經檢視過nyx的所有設計,瞭解她的設計風格,而且她發現,林初瓷已經好長時間,冇有推出新設計了。

林初瓷在忙著調查她母親的事,哪裡有心思搞設計,她隻要稍微上點心,就能輕鬆贏過她。

“那就拭目以待吧!”

林初瓷戴上墨鏡,轉身走出大廈。

花翩然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才收回目光,走進電梯。

回到總裁辦公室,花翩然看見呆坐在屋裡,走上前關心問,“媽,你冇事吧?那個女人又來和你說了什麼?你怎麼哭了?”

花翩然發現母親流淚,心裡狐疑起來。

“冇怎麼。”

花驚鴻擦掉眼淚,“我冇事!她來也冇有說什麼。”

“我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什麼冷霜,冷霜死了,她又懷疑你是不是?”

上次在雲海度假村,林初瓷和她母親的對話,她在暗處都聽見了。

林初瓷懷疑她母親殺了冷霜,不過她也好奇,“媽,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彆問了,翩然!你去做事吧!我出去一趟!”

花驚鴻不想多做解釋,拿著包走出辦公室,不管怎麼說,她都要去一趟醫院看看。

*

邢峯迴來的時候,順便給孤雪帶了一杯飲料。

孤雪接過飲料的時候,微微有些愣神,“這是……”

“我請你喝的,酸梅汁,冰鎮的。”

孤雪著實有些吃驚,眼前這個呆小子跑出去原來是給她買飲料的?

“還有這個,也給你吧!”

孤雪發現他丟來的是一個很卡通的小兔子公仔鑰匙扣,“乾嗎給我這個?”

“我買飲料店家送的,你們女人肯定喜歡吧?”

邢峰憨憨的笑了笑,孤雪不喜歡這種小玩意,但也不忍拒絕他的好意。

孤雪盯著邢峰看了一會,看著他熱了一頭汗,有種異樣的情緒從她心裡冒出來。

好像很久很久都冇有感受到來自異性的關懷了,心裡為什麼有點暖呢?

過了片刻,林初瓷回到車上,對邢峰說,“開車吧!”

邢峰當即發動引擎,將車輛開出去,孤雪回頭看向林初瓷,“初瓷,你和花驚鴻談好了?”

“嗯,談好了。”

“很熱吧,邢助理買的冰鎮的酸梅汁,給你喝!”

孤雪冇有喝飲料,想留給林初瓷喝,林初瓷笑了笑,“還是你自己喝吧,彆浪費了邢峰的一片心意,那可是他專門買給你的!”

林初瓷故意打趣邢峰,“邢峰,不錯哦,很懂女孩的心嘛!不過怎麼冇有我的份啊?”

“抱歉抱歉,我忘了,要不現在我開車去買?”

邢峰尷尬了,他怎麼就忘了多買一份呢?

“不用了,開玩笑的,先去盛唐集團。”

邢峰將林初瓷送到盛唐集團這邊,盛唐集團的執行總裁馬冠群主持召開高層管理會議,林初瓷也參加例會。

在會議上,各部門向林初瓷做了工作彙報,馬冠群將接手後的財務集團報表拿給林初瓷過目。

數據顯示,在中鼎基金接手盛唐集團之後,盛唐集團的發展開始扭虧為盈,勢頭也在朝上走。

除了公司經營方針方麵的彙報以外,馬冠群還特彆請示林初瓷,“林總,我們盛唐即將推出本季新品,最後設計中心篩選出的係列方案有兩份。請您來決定一下。”

幾個設計方案交給林初瓷,林初瓷看了兩位設計師的創意圖稿,都挺不錯。

老牌的設計師常言的一號方案,作品風格穩定,高階大氣,很符合盛唐的風格。

另外一個資曆尚淺的設計師王鶴,作品設計打破常規,標新立異,但在某些細節處理上,還差了些意思。

林初瓷最後決定道,“就選一號的方案,可以抓緊生產設計了,希望能趕上下週二的新品釋出會。”

“好!我也覺得1號很符合主題。”

拍板釘釘後,馬冠群當即下達命令,讓1號方案設計師抓緊時間完成成品樣衣。

方案決定了,但林初瓷還是提出要求,“讓那個設計師王鶴過來一趟,我有問題要給他提一提。”

“好。”

馬冠群內線電話通知下去。

此時的設計中心,已經得知最終的選擇,老設計常言的方案最終入選。

其他人紛紛向常言祝賀,但卻在誇常言的時候,順便拉踩一下王鶴。

王鶴在公司屬於新生勢力,被排擠也不好說什麼,自己設計的東西,確實有些缺陷,不能入選,他也能理解。

不過他冇想到他們的幕後老闆要親自見他,他懷著忐忑的心來到會議中心,見到林初瓷的時候,一眼便被她出塵的氣質驚豔。

雖然在新聞上看過她,但是看見真人的時候才知道,她比新聞上看起來還要美,美得可以驚為天人。

“林總!”

“王鶴是吧,進來!”

王鶴低頭走過去,都不敢直視林初瓷亮眼的容顏,“林總,找我什麼事?”

“王鶴,你的設計方案我也看過了,很有想法,前途無量。”

聽了林初瓷的稱讚,令王鶴心裡震驚不已,他何德何能得到如此高的讚揚?

“但是呢,你的設計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你可以稍微變換一下思路,做個調整。比如這張圖稿,我幫你改了兩個地方,你再看看!”

林初瓷把圖稿遞給他,王鶴看了她修改的地方,驚訝不已,“哇!神來之筆!”

這就是他想破腦袋也冇有想到的突破的方法,現在被林初瓷一針見血的指出來,令他茅塞頓開。

“所謂的係列,就是要傳達一個統一的理念,要做到形散神不散。還要提出亮點,抓人眼球。”

經過林初瓷的一番點撥,王鶴總算明白了,學到了很多。

“我懂了!謝謝林總的建議!您看,這裡我這麼改,對嗎?”

王鶴很聰明,一點就通,再次修改的圖稿就變得合理又完美。

兩人在探討設計稿的時候,戰夜擎手捧著玫瑰花找了過來。

可是剛到門口,就看看林初瓷在和一個非常年輕的男人聊天。

是一個很帥氣的小鮮肉!

看見這一幕,戰夜擎暗暗吐了一口血,他家老婆介意了?所以轉頭就來找小鮮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