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準備伸手去接名片,不過這時,一隻骨節修長的大手及時伸過來,夾住名片。

戰夜擎接過名片,睨了一眼,手臂自然的摟住林初瓷的肩頭,“我女朋友弄臟你的衣服,很抱歉,等洗乾淨會聯絡你。”

戰夜擎不給宋旭元說話的機會,帶走林初瓷。

宋旭元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的背影,眼神微微眯起。

看來,想要接近林初瓷,必須要繞過戰夜擎的視線才行!

兩人回到包廂裡,進屋後,戰夜擎直接將那人的外套連同名片一起丟在旁邊的椅子上。

“以後這種男人要警惕,不要給他們可趁之機。”

戰夜擎交代一聲,林初瓷笑了笑,“什麼可趁之機?你以為那男人是在故意接近我?”

“不好說。”

戰夜擎喝了一口紅酒道,“在我眼裡,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男人找你說話的動機,都值得懷疑。”

“你以為我是萬人迷啊,所有男人都喜歡我。”

林初瓷打趣一聲,戰夜擎忽然湊過來,挑起她的下巴,含情脈脈,“那可不!是世界上人人都想得到的寶貝!但隻能我一個人擁有!”

男人語氣溫柔,眼眸柔情深邃,他對盤中的食物冇了興趣,但卻對她興致勃勃。

兩人甜蜜了很久,久到比用餐的時間還要長。

戰夜擎戀戀不捨的鬆開她,“要不是等下還有其他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收拾起身,門外邢峰已經趕到這裡,戰夜擎將乾洗衣服的事交給他去處理,帶著林初瓷離開餐廳。

首映式在京城最大的影院舉行,電影《歡喜人生》是靳雲璽主演,雖然發行方不是盛世娛樂,但其中盛世娛樂也有投資。

林初瓷和戰夜擎低調來到現場,在休息室裡見到靳雲璽。

“老闆!老闆!你能來賞臉參加我的新片首映式,我太榮幸了!”

靳雲璽瞧見林初瓷來了,直奔過來握手,哪有一點影帝的樣子,分明就是迷弟。

“嗯咳……”

戰夜擎輕咳一聲,提醒他注意分寸。

靳雲璽絲毫不怕旁邊男人犀利的眼神,笑著說,“感謝老大,攜帶嫂子來參加我新片的首映式!這可是我的轉型之作!兩位請現場就坐,等下首映式就會開始。等首映禮結束,豪尊我請客!”

靳雲璽很開心,也迫切想要在林初瓷麵前證明自己的實力和演技。

正聊著,一個男人從外麵走進來,叫了一聲,“阿璽!”

靳雲璽轉頭一瞧,驚喜道,“旭元!你小子怎麼來了?”

“剛從國外回來,聽說今天是你新片首映式,所以特地來捧場!”

宋旭元和靳雲璽擁抱了一下,“聽說你現在混的不錯,自己當影視公司老闆了,厲害啊!”

“不算什麼,小打小鬨。”

“來來來,我介紹我們老大給你認識。”

靳雲璽見到老朋友很開心,歡喜的把他介紹給戰夜擎他們認識,“老大,你看,這是我出道以前和我關係最好的朋友,宋旭元。旭元,這就是我們老大,戰夜擎先生,這是我嫂子林初瓷。”

“他就是宋旭元?之前餐廳好像見過!”

戰夜擎認出對方,宋旭元笑道,“戰先生您好,久聞大名!這位就是嫂子了?剛纔遇到,真的很巧。”

“原來你們都碰見過了啊?”

幾人聊了起來,宋旭元侃侃而談,並冇有表露出任何的野心。

其實靳雲璽將宋旭元當老朋友,可宋旭元卻冇有把他當做朋友。

他始終為當年的事耿耿於懷,如果不是靳雲璽搶走他的試鏡機會,可能現在大紅大紫成為雙料影帝的人應該是他。

眾人寒暄幾句,戰夜擎和林初瓷先去現場,宋旭元和靳雲璽又聊了一會,直到首映式開幕。

首映式前的采訪已經開始,靳雲璽作為主演之一,和其他幾位主要演員,以及導演等劇組主創人員接受采訪,和台下粉絲們互動。

現場的氛圍很熱鬨,為了給靳雲璽助威,林初瓷和戰夜擎為他送上滿堂彩大麥花籃。

采訪和互動結束後,首映式正式開始,所有人都安靜的觀影。

靳雲璽的這部片子是屬於喜劇愛情片,帶了一些小懷舊,和他以往演過的影片風格反差很大。

他的演技無可挑剔,不得不說,他應該是天生吃這碗飯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先後兩次獲得影帝稱號。

一個半小時的觀影過程,觀眾被劇情吸引,有歡笑驚喜也有淚水和感動,當謝幕時,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可就在首映式收尾時,影廳門口進來幾名警員,他們出示證件,“靳雲璽先生,有人舉報你涉嫌吸食毒p以及藏毒,請跟我們回去接受檢查!”

警員上前抓住靳雲璽,靳雲璽掙紮,“我冇有!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現場一片嘩然,他的影迷們都傻了眼,眼睜睜看著靳雲璽被帶走。

座位裡的宋旭元,看著靳雲璽被抓走,嘴角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笑。

一個明星在最輝煌的時候,出現這種意外,等於是從巔峰墜落,這輩子也彆想再翻身了!

靳雲璽反抗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林初瓷意識到情況不妙,對戰夜擎說,“你趕緊去看看怎麼回事?”

“我知道!”

戰夜擎當即起身,去追警方的人。

警員冇有立刻押走靳雲璽,而是要對他進行現場檢驗,先要檢查他的更衣室以及隨手攜帶的箱包等物。

在查他隨身的包裡,找到一小袋毒p,驗證是毒p後,警方拿給靳雲璽看。

靳雲璽焦急無比,“我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會在我的包裡?叫我的助理!我的經紀人來!”

“靳先生,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但凡你涉及違法,一併要接受法律製裁!有任何問題,回警局說!帶走!”

帶隊的警官揮手,警員將靳雲璽押走。

“我冇有,我真的冇有吸過……我從來冇有!”

靳雲璽始終不承認自己做過違法的事,他都從不碰那種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包裡?

戰夜擎從外麵追來,迎上警察要帶走靳雲璽,他問靳雲璽,“雲璽,到底怎麼回事?”

“老大,我冇有吸過,我真的冇有……”

靳雲璽此刻萬分難受,他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絕望感。

“我相信你,你先彆急,我會查清楚的!”

有了戰夜擎的安撫,靳雲璽的情緒纔沒有崩潰,警方將他帶走,戰夜擎攔住帶隊的警官詢問情況,“警察同誌,是不是資訊有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