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夜擎對自己幾個朋友的性格都摸得很清,他們做不做違法的事他也都瞭解,假如靳雲璽真是那樣的人,他也不會和他做朋友。

“戰先生,現在我們在靳先生包裡找到證據,接下來還要對他的住處進行搜查,一切要等調查清楚才能下定論!抱歉了!”

警官認識戰夜擎,簡單解釋之後,匆忙離開。

首映禮現場都亂糟糟的,好在林初瓷有把控現場的能力,她當即聯絡導演和製片人等,一起控場,並且不讓現場的人把訊息發出去。

在林初瓷的主持下,靳雲璽的粉絲,受邀前來觀影的大咖們也都表示同情,會等著警方查清楚結果,不會隨意釋出緋聞。

人員陸續散去,宋旭元湊近林初瓷身邊說,“林小姐,我相信阿璽,不是那樣的人,這其中必有誤會。”

林初瓷點點頭,“等警方查清楚,會還他一個公道的!”

戰夜擎從外麵回來,林初瓷見到他問,“怎麼樣了?”

“雲璽已經被帶走了,警方從他包裡找到一包毒p!”

“怎麼會這樣?”

林初瓷覺得這次的事情鬨大了,“走,先去盛世娛樂!”

她和戰夜擎一道離開影院,宋旭元最後一個離開,離開前他看了一眼大螢幕上的畫麵。

《歡喜人生》

靳雲璽的歡喜人生,可能很快就要變成悲劇人生了!嗬……

雖然影院裡參加首映式的人都承諾不對外亂髮訊息,可是等林初瓷和戰夜擎抵達盛世娛樂的時候,網絡上關於靳雲璽因涉毒被抓的新聞已經傳播開來。

可以想象的出來,一位超人氣雙料影帝,頂流男藝人在新片首映式當天被抓,會對社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簡直就是娛樂圈12級以上地震!

網絡上新聞評論也炸開鍋了,靳雲璽的粉絲們全都不信。

[我們愛豆不可能會涉毒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男神從來不會做違法的事!]

[貴圈真亂!我以為靳雲璽是娛樂圈最後一塊淨土,冇想到……]

事件很快衝上熱搜,林初瓷來到盛世,第一件事召集公關小組,進行危急公關處理。

先對外釋出聲明,懇請粉絲和大眾給予一點時間調查,稍後會還社會一個公道的真相和結果。

第二件事便是當即安排律師團,前往警方那邊協助調查,追蹤案情,以便掌握完整情況,方便為靳雲璽辯護。

事情都安排下去,林初瓷和戰夜擎私下商議,“現在這件事的可能性有兩個,一是靳雲璽真的涉毒。二是,有人想要拉他下水。

“驗證第一個猜想,隻要警方做檢驗,等結果出來便知。如果是第二個的話,就要查出來是誰想要坑他?”

“嗯,我已經吩咐下去,讓人聯絡雲璽的經紀人和助理。能接觸雲璽,並且在他隨身包裡放毒p的,必然是他身邊的人。”

林初瓷點點頭,盛世娛樂這邊事情處理完,他們兩人才離開。

戰夜擎先把林初瓷送回戰家,自己則親自去警方那邊,瞭解情況。

事情發酵一夜,第二天,某高檔的私人公寓樓裡,花翩然從宋旭元的懷裡醒來,兩人現在不僅是同盟,也是床伴關係。

看到網絡新聞事態的發展,花翩然問道,“這下你滿意了?”

“滿意!當然滿意!看著自己最恨的人從高處墜落,跌入深淵,冇有什麼能比這個更大快人心!”

“你也得抓緊時間行動,戰夜擎必然會為了靳雲璽的事忙前忙後,林初瓷要忙著新品釋出會,你的機會來了。”

花翩然起床了,他們驚鴻集團今天要舉辦記者招待會,對外解釋全國少兒鋼琴大賽評選的問題。

驚鴻集團的記者招待會,準時對外召開,來的記者並不是主流媒體,都是些小路媒體。

現在主流媒體都跑去采訪靳雲璽事件了。

也由此可見,靳雲璽的事情一出,她在全國少兒鋼琴比賽上引發的事件熱度很快被蓋過去,幾乎快冇多少人關注了。

花翩然在記者招待會上避重就輕的解釋了鋼琴比賽評委事件,主要部分都用來推介新品釋出會,官宣的時間是週二,和盛世集團在同一天舉行。

*

關於靳雲璽涉毒新聞依舊熱度不減,社會網友都開始痛批靳雲璽,並且聯合抵製他。

靳雲璽的通告和廣告代言也紛紛受到影響,不但新片上映成為問題,合作商品牌方陸續提出解約。

這可能是靳雲璽出道以來,遭受過的最大最黑的一次緋聞危機,如果處理不好,極有可能徹底斷送靳雲璽的星途,靳雲璽自己恐怕也難逃牢獄之災。

目前戰夜擎從律師那裡瞭解的情況是,對靳雲璽極其不利,首先警方不僅在靳雲璽包裡搜查出來的毒p,還在靳雲璽住處搜查出來毒p。

兩份證據麵前,等於是鐵證如山。

不過有一個最大的有利條件是,警方給靳雲璽做尿檢,三次檢測結果皆為陰性,可以證明一點,他本人並未吸過毒。

靳雲璽的經紀人也是盛世娛樂的金牌經紀人,被警方傳喚,能為靳雲璽作證,他從冇有沾染毒p。

不過,他的助理卻指認靳雲璽涉毒。

靳雲璽怕是自己都想不到,跟隨他四年之久的助理,居然在這時候反咬他一口。

事情對他極其不利,戰夜擎和季少白陸南玹他們幾人都在幫靳雲璽活動,他們要揪出毒p來源,還原事情真相。

林初瓷兩邊跑,從盛世娛樂那邊處理完事情,又要趕去盛唐集團,為新品釋出會做最後的準備。

才下車,就在附近遇見宋旭元。

“林小姐!”

聽見喊聲,林初瓷停下腳步,“宋先生!”

宋旭元一臉焦急,走過來說,“阿璽的事情怎麼樣了?我去警方那邊也見不到人,不知道他現在什麼情況,我很著急,所以隻能來問問你。”

林初瓷見他神情焦灼,如實告知,“雲璽的情況現在對他很不利,我們也正在想辦法。”

“好的,如果你能見到他,請幫我轉告,我也會為他找找人,看看能不能把他救出來。”

“謝謝你了,宋先生,你的話我會帶到。”

林初瓷和宋旭元簡單聊幾句,便走進大廈,宋旭元今天的目的是來刷臉熟,提升好感度的。

林初瓷一到董事長辦公室,設計中心負責人便匆匆過來報告,“林總!有個對我們很不利的訊息!”

“什麼訊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