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婉兒的聲音突然炸響在身後,林初瓷透過鏡子,也看到門口站著的女人。

原來剛剛樓下傳來的吵吵聲,是祁婉兒她們發出來的。

難不成她也是來找蘇克做造型的?

祁婉兒盯著鏡子裡麵容精緻的女人,眼神裡掩飾不住憤怒之火,她走進來質問,“蘇克老師,原來你不幫我做造型,都是因為這個女人?”

“祁小姐,不好意思,您要是需要做造型,可以等我做好再幫您做,如果您等不及,我也可以推薦我們這裡其他造型師為您服務,怎麼樣?”

蘇克停下手中的動作,禮貌的詢問。

“不怎麼樣!我就是想知道她是什麼等級?是你們這裡的超v客戶嗎?”

“林小姐還不是……”

不等蘇克說完,祁婉兒不客氣的打斷他,“那就是了!我是超v客戶,享有優先權!這是你們店的規矩!所以,你現在必須要先幫我做!”

蘇克很是為難,但態度還是很堅決,“抱歉,祁小姐!我可以幫你做,但也要在林小姐之後!她是先預約,也是先到的。”

“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優先!”

祁婉兒寸步不讓,林初瓷緩緩起身,轉過臉來說,“祁小姐,凡事都要講究個先來後到,你後麵來的,自然是要排隊,不能仗著你是超v客戶就能為所欲為!”

“你這是在教訓我嗎?我想乾什麼,要你指手畫腳?我爸媽都不管我,你管我?”

記住網址m.qitxt.com

祁婉兒在家裡被寵大的,祁家唯一的公主,仗著背景強硬,在外麵一直都是眾星捧月,一呼百應。

她跋扈慣了的,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氣?

“正是因為你爸媽都管不了你,我纔要說!這個社會規則不是你家定的,規矩不是你家說了算!不要因為自己的愚蠢,到處拖累家裡人下水。

“我相信,你爸媽要是知道你在外麵狐假虎威作威作福,說不定會被你活活氣死!”

林初瓷的話惹怒了祁婉兒,祁婉兒氣得抓起桌上的一瓶化妝水要砸過去,但是手腕被淩絕及時抓住。

“你要乾什麼?”

淩絕嗬斥一聲,居高臨下的瞪著她,“敢傷害我姐試試!”

祁婉兒回頭看了一眼,想要掙脫自己的手,但冇成功。

“鬆開我!叫你鬆手聽見冇有?”

淩絕不但冇鬆手,反而加重手裡的力道。

祁婉兒感覺到手腕快要被折斷了,吃痛發出慘叫,“哎哎哎……好痛……我的手要斷了……”

“航一,鬆開她!”

林初瓷開口下令,淩絕才鬆開祁婉兒,但他的眼神依舊肅殺冷狠,死死的盯著祁婉兒。

祁婉兒後退兩步,握著自己發疼的手腕,打量淩絕,又看向林初瓷。

“好,我知道了,我鬥不過你!不像你出門還帶著小白臉!”

祁婉兒錯把淩絕當成林初瓷的小白臉,甚至覺得他們之間肯定都存在不良關係。

就算林初瓷懶得解釋,但是淩絕也不可能容忍彆人如此侮辱他和他姐。

“你再說一遍!再敢侮辱我姐,信不信我弄死你!”

淩絕狠狠的警告,一步一步逼向祁婉兒,祁婉兒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嚇得連連後退。

蘇克不希望事情鬨大,他上前攔住淩絕,“淩先生,冷靜點!祁小姐也是我們的客戶,我來處理這件事,請給我這個麵子,好嗎?”

淩絕不說話,林初瓷說道,“航一,給蘇克麵子!”

今天是她的生日,林初瓷不想鬨出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來。

姐姐下令,淩絕才斂起身上的戾氣和殺意。

蘇克趕緊將祁婉兒請出造型室,“走吧祁小姐,我們到外麵說!”

等了約莫十分鐘,蘇克才返回造型室,“對不起林小姐,讓你久等了,我們繼續做造型!”

一切都像是冇發生過一樣,蘇克又忙活起來,林初瓷也冇有再問什麼。

另外一間造型室內,祁婉兒已經坐下來了,是蘇克說服了她。

他答應下次為她做三次的免費造型,她才願意接受彆的造型師為她做造型。

但是這口惡氣她咽不下,想來想去,她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她是不會讓林初瓷他們好過的,等著瞧!

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林初瓷的整體造型終於做完,蘇克又從櫃子裡取出一個禮盒。

打開禮盒,裡麵呈現出來的是一件極其精美華麗的裙子。

“林小姐,您換上這件衣服試試看?”

林初瓷拿起衣服,一眼認出牌子,“這是我很喜歡的一位國外設計師的品牌高定,哇,這個限量款式,你也能拿到?”

蘇克笑了笑,“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其實禮服不是我準備的,而是戰先生為您提前準備的。”

林初瓷聽了很意外,“哦,原來如此。”

淩絕催促,“姐,你快換上試試吧!”

“好!”

林初瓷進試衣間試穿了這件白色的禮服,禮服的質地帶著細密的光點,穿上身的效果如同披了一條銀河在身上。

燈光下,禮服會發出閃耀奪目的光輝,設計和線條方麵,看起來簡潔卻又不簡單。

林初瓷從試衣間裡走出來,蘇克眼神裡露出驚歎的光芒,“林小姐,您穿這件禮服太合適了!”

淩絕也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姐,好看!你好漂亮!”

林初瓷笑著看看裙襬,“我也覺得這件衣服好看,很美,我很喜歡。”

造型做好了,淩絕伸手,“走吧姐,我們該去現場了!”

“嗯!”

林初瓷把手交給弟弟,由他牽著自己離開,臨走的時候不忘向蘇克道謝,“謝謝你了蘇克!”

“不用客氣,林小姐,這是我的榮幸。”

蘇克覺得非常榮幸,今天還拿到偶像姐姐的簽名,回頭可以向靳雲璽好好炫耀一下了。

從沙龍出來,林初瓷坐上車,淩絕發動引擎載著她前往生日宴會舉辦地。

但誰也冇有想到,在半路上,他們的車輛忽然被一幫來路不明的車隊攔住去路。

前麵的車燈幾乎同時亮起,光芒刺目。

淩絕意識到情況不對,及時刹車,準備後退,但後麵也追上來不少車輛,堵住後路。

前前後後足足有幾十輛車,將一條路堵個嚴嚴實實。

那些車裡的人紛紛下來,烏壓壓的一大幫人,至少有上百號人,個個手持棍棒砍刀,朝林初瓷他們的車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