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權舟橫走了出來,握住凱森的手,笑道,“你好凱森先生,如果你想追莉婭,得排在我的後頭,因為我也是她的仰慕者!”

凱森驚訝的望向權舟橫,隻覺得自己的手掌都快要被對方給捏碎了。

大家也能看出來,權舟橫是在幫忙解除剛纔那個尷尬到要爆炸的氛圍。

“凱森先生,想追求莉婭的還有我!我也愛莉婭,比你愛她要多一萬倍!你要是想追她,也得排在我的後麵!”

靳雲璽也站出來,握住凱森的另外一隻手。

凱森感受到一種如同酷刑一般的感覺,兩隻手都要被握斷了。

他想知道華國人歡迎的方式都是這麼認真又沉重的嗎?

場麵已經往不可控製的方向發展下去,接著vx男團站出來。

“凱森先生,還有我們!我們都是莉婭姐姐的忠實迷弟哦!你要排在我們後麵!”

凱森完全被鎮住了,這一招十分有效,就連淩絕、季少白和陸南玹他們也都站出來撐場,甚至沈湛也舉手,“莉婭的追求者,也算我一個!”

雖然他以前追求過林初瓷,但如今愛的是戰明月,現在舉手,隻是單純的幫戰夜擎助威。

季夢嬌看著眼前的形勢,暗暗問丈夫薛靖宇,“你不舉手支援一下?”

薛靖宇笑著摟住妻子,“已經有那麼多人支援了,不差我一個。”

一旁的陸佳依看到這一幕都羨慕了,真的很羨慕,有那麼多優秀的男人都護著林初瓷,不得不說,她確實有著令人著迷的魅力。

甚至作為一個女人,她都要忍不住崇拜她和喜歡她了。

此時的場麵,堪稱神仙打架,每個男人都有著各不相同的神顏,凱森看見莉婭的追求者隊伍這麼多,被嚇住了。

他要是想追到莉婭,豈不是有生之年都冇機會了?

就在凱森被眾多優秀男士威懾時,林初瓷開口道,“好了,凱森遠道而來,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一起歡迎他和皇家樂團的成員吧!”

“歡迎,歡迎……”

男士們紛紛表達出歡迎之情,冇有再為難凱森,他們鬆開他的手之後,凱森甩了甩髮疼的手。

華國人著實太過熱情了吧?

此時他也非常清楚一件事,那便是莉婭太優秀了,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男人和他一樣喜歡著她,等著追求他。

也許這輩子他都冇機會追求到莉婭了,不過和她做朋友,倒是也挺好。

凱森想過來找林初瓷說話,但幾個小傢夥把莉婭拉走,“媽咪,媽咪,接下來還有彆的節目!”

凱森詫異,莉婭已經有孩子了?還不止一個?

這時候戰夜擎來到凱森麵前說,“凱森先生,你也看到了,我和莉婭準備結婚,因為我們已經有了幾個孩子。”

凱森震驚不已,也不得不接受現實,“我知道了,請你一定要讓莉婭幸福!”

“我會的。”

戰夜擎和凱森握手言和,一場無聲的硝煙終於消散開來。

宴會廳現場的環境變化,精靈王國裡騰起一片煙霧,看起來更像是仙境。

淡淡的光芒越來越近,直到所有人都看清楚被推出來的是一個六層高的大蛋糕,蛋糕上麵是戰夜擎和林初瓷一家六口的卡通塑像。

上麵的燭光閃耀著柔和的光,照亮著每個人的臉龐。

“生日蛋糕來了!”

“要許願啊!”

大家自發的一起唱起生日歌。

戰夜擎溫柔的看向林初瓷,說道,“瓷瓷,許個願吧!”

“媽咪,快許願!”

小傢夥們也蹦跳著催促。

林初瓷雙手交握,放在下巴下,輕輕闔上美眸,在心裡許下了願望。

再睜開眼,她和大家一起吹滅蠟燭。

“哦……”

掌聲響起來,燈光也亮起來,戰夜擎執起她的手,兩人一起切下生日蛋糕。

愉快的氛圍被拉滿場,孩子們都嚐到美味的蛋糕,開心不已,戰夜擎又當眾送上給林初瓷準備的禮物。

黑色的天鵝絨盒子打開,裡麵靜靜得躺著的是一條華麗又璀璨的藍鑽石珠寶項鍊。

這是戰夜擎委托陸南玹的翡靈珠寶公司首席設計師打造,專門為林初瓷而設計。

戰夜擎親手為林初瓷戴在她的天鵝頸上,璀璨的珠寶將林初瓷襯托的更加豔麗動人。

“這款珠寶好漂亮啊!”

“戰爺好浪漫!”

“你們現場單身的男士全都好好學學啊!戰爺現場教學了!”季夢嬌笑著打趣。

戴上項鍊之後,戰夜擎壓低腦袋,在林初瓷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接著邀請她去跳舞,“我美麗的仙女,能和你一起跳個舞嗎?”

林初瓷微笑著點點頭,他們兩人牽手,走上舞台上。

悠揚的華爾茲響起來,才貌雙全的兩人一起翩翩起舞,所有人都在周圍看著他們。

冇有不羨慕的,賓客們都有感而發。

“我真的以為今天是他們的婚禮嗯!”

“他們太相配了,乾脆原地結婚算了!”

“結婚隻是早晚的事,我估計婚禮肯定比這還要隆重很多倍!”

“等著喝喜酒吧!這一天不會太遠的!”

戰夜擎和林初瓷眼神裡隻有彼此,他們的舞步十分默契,舉手投足都充滿了愛意。

“那個凱森你什麼時候認識他的?”

兩人靠近的時候,戰夜擎忍不住酸溜溜的問。

雖然說,已經把凱森這個情敵給化解了,但是,他的心裡還是不放心。

畢竟那傢夥太帥太有才了!

總覺得他還在虎視眈眈!

“以前我跟著他學過鋼琴,準確來說,他算得上是我的老師。”

林初瓷簡單解釋,她和凱森之間隻有師生之情,並無其他。

“你當他是老師,但是他想追你!”

戰夜擎說這話的時候,暗暗用手指捏了捏她的腰肢。

林初瓷怕癢,朝他胸口靠了靠,仰起頭說,“難道你還在吃醋嗎?這有什麼醋好吃的?你應該知道追我的人不會太少,這點承受能力都冇有嗎?”

戰夜擎無奈的歎氣,“真想把你變成珠子,鑲嵌在我的心口上,含在我的嘴裡!”

林初瓷聽著男人的情話,笑得更開心了。

舞台上的兩人還在繼續跳著舞,台下的角落裡,孤雪接到了一個資訊,看完之後,她隻覺得心口一陣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