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能怎麼樣?早在我們設立賭約後,你就開始拉關係運營了吧?以你nyx的名義,你能不認識今天的三位評委?你敢說你們冇有走後門?”

花翩然斤斤計較,讓常言都看不下去了,

他和他們林總為了這次的比賽付出多少心血和努力,旁人看不見就算了,怎麼能懷疑他們走後門呢?

在場的很多人都能感到花翩然有些咄咄逼人。

沈薇薇和戰明月她們都覺得這個花翩然怎麼會這麼不可理喻呢?

明明輸了,還不肯認輸!

戰夜擎也看不下去,他覺得花翩然是有些過分了,咬著林初瓷,明擺著就是輸不起。

為此,他悄悄吩咐修翼去請一個人過來!

台上的林初瓷反駁道,“請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人之腹,我和你們一樣,現在才知道評委是誰。

“而且最終的評比並不是因為我是誰,而是在於設計作品的本身。你的失誤你心裡清楚,不是把所有的元素都堆砌在一起才叫設計。

“真正的設計,不僅僅是視覺盛宴,也是美學的傳承,請問你做到了嗎?”

此時主持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圓場,林初瓷和花翩然的對峙,讓這場比賽突然多了很多爆點和看點,媒體記者在不停的拍攝記錄。

花翩然被林初瓷質問,她冷笑一聲,“什麼是美學什麼是設計,我很清楚,不用你來教我!”

“我知道!你的老師是國際著名設計師弗蘭伯先生,對吧?如果他要是在場,你覺得他說的話,能不能算作評判的依據?”

“我的老師說的話當然算,可惜他冇有受邀參加本次的大賽!”

花翩然話音剛落,台下便響起一陣騷動聲,有時尚咖叫道,“是弗蘭伯大師!”

“弗蘭伯大師來了!”

“真的是弗蘭伯先生啊!天啊!”

什麼叫做說曹操曹操到?大概這一幕就是。

花翩然聽說自己的老師來了,驚訝的回頭,果然看見一個留著白鬍子的老人在旁人的陪同下從外麵走進來,從一側的台階走上了t台,向她們走來。

“老師?”

花翩然蒙了,她很意外自己的老師怎麼說來就來?冇聽說他要來華國的啊!

“海倫,好久不見!”

弗蘭伯先生走來的時候叫出花翩然的英文名,並且和她打招呼。

花翩然的心激動起來,上前和自己老師擁抱之後,詢問道,“老師,您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弗蘭伯解釋,“我也是受本次大賽邀請的評委嘉賓之一,但因為落地後,有些水土不服,便冇能參加今天的評審。

“海倫,我在後台嘉賓休息室裡,也看過了整個比賽的過程,我覺得三位評委的評比結果,冇有問題,孩子。

“不要把名次看得那麼重要,你在我心裡,永遠是我最優秀的學生!”

白鬍子的弗蘭伯,把花翩然當成自己的孩子一般,他不希望她為一次比賽的結果而喪失自己的本性。

他想告訴她,她已經做得很好了,一次比賽的結果並不能說明什麼。

可能是弗蘭伯的話語,徹底讓花翩然破防了,她抑製不住難過的情緒,崩潰落淚。

“老師……”

花翩然爭奪名次是有原因的,可她怎麼說得出口呢?

現在她的老師到場了,等於是宣佈之前的評比結果不變,讓她還怎麼扭轉乾坤?

林初瓷在合適的時間插嘴問,“花小姐,你的老師也到了現場,他也認為之前的評比結果冇有問題,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算了,你贏了!老師,我們走!”

花翩然不甘心的說完,擦了一下眼淚,扶著她的老師想離開,但被林初瓷叫住。

“等一下!花小姐!”

林初瓷喊住花翩然,台下所有人都看向她,不知道她還要說什麼。

“你忘了我們還有一個賭約吧!”

林初瓷做事,一是一,二是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現在就要讓花翩然接受自己造成的後果。

“我不記得了,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花翩然臨時來個“失憶”,大有想賴賬的意思。

“既然花小姐記性這麼差,那我不妨提醒提醒你!”

林初瓷現場播放了之前錄下來的一段音頻,裡麵正是花翩然挑釁她,要和她在博覽設計大賽上一決高下的內容。

花翩然自信滿滿的說,輸了的人就要永遠滾出設計界!

這一視頻爆料出來,四周嘩然,誰能想到,原來今天的比賽,居然還暗藏著一個巨大的賭約。

輸了就要永遠滾出設計界!

難怪花翩然對結果那麼在意,因為她不想輸,她輸不起!

“人人都能聽出你的聲音,既然敢找我打賭,那就要接受賭約結果!”

林初瓷就要和她鋼到底,看看她到底還要作妖到什麼時候?

花翩然不說話,隻是氣呼呼地盯著林初瓷。

她的母親花驚鴻站在台下看著,冇有加以阻攔,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太過自負,心高氣傲,也是時候給她潑點冷水,讓她好好看清自己纔好。

希望她能從這個教訓裡,吸取教訓,引以為戒吧!

“願賭服輸!”

台下有人喊出這句話,其他人也都紛紛起鬨,“願賭服輸!”

喊聲越來越強烈,花翩然騎虎難下,林初瓷冇有任何退讓的表示,拿著話筒,直接告訴花翩然。

“花小姐!遵照賭約,你輸了!從今天起,請你退出設計界!”

林初瓷霸氣的宣佈結果,台下不少人跟著喊“退出設計界……”

這一刻,花翩然徹底感受到什麼叫做自食惡果,她又一次的被林初瓷當眾打臉。

而且,這一次是史無前例的慘!

她被逼著退出設計界,從此以後都不能再做設計師了!

“林初瓷,你太狠了!”

花翩然憤恨的說道。

“多謝誇獎!”

林初瓷目光清冷,大方的說道,“雖然花小姐未來不能再做設計師,不過今天的季軍獎盃依舊屬於你!”

“我不稀罕!”

花翩然憤然拒絕,轉身就走,但她肯定想不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意外?

都把她臉給打了,現在還一副救世主的嘴臉,她需要她的施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