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當即打電話過去,但是電話通了好幾聲,卻始終冇有人接。

等她掛了電話,等了片刻,又接到禦澤西的資訊。

【初瓷,最近有點重感冒,嗓子疼,不方便通話,發資訊聯絡吧!】

看到這條資訊後,林初瓷基本上可以確認,對方是冒充的了。

他怕接聽電話被林初瓷聽出破綻,所以隻能找藉口推脫。

【我知道了,保重身體。】

林初瓷簡單回了一條,對方又發來問題。

【初瓷,交換地點和時間定在什麼地方?】

“他問我交換地點和時間了。”

林初瓷看向戰夜擎,戰夜擎道,“你也想辦法拖延,讓他們再等等。”

s國龍牧野那邊還冇有訊息反饋,他們也得等到有禦澤西的確切訊息後才能行動。

“不!我覺得我們可以將計就計。”

林初瓷深知時間的寶貴,而且假設禦澤西在禦震天的手裡的話,林初瓷他們要想救回他,手裡必須要有籌碼。

而冒牌的禦澤西和埃裡克,就是最好的反擊手段!

林初瓷將自己的打算和戰夜擎商議一下,戰夜擎沉思片刻,點頭,“好吧,如果你決定了,那我們就采取行動!”

兩人意見一致後,林初瓷將交換人質的地點和時間發過去。

*

私人莊園。

紀鯤和埃裡克一行人抵達華國京城後,首先入住的就是禦澤西在華國的私人莊園。

接著他和林初瓷進行溝通,為了確保交換行動順利,他們要減少行動發生前的見麵接觸,以及通話接觸,繼續保持手機資訊聯絡。

接到林初瓷回覆的訊息,轉身告訴埃裡克,“那邊已經回我了,交換的地點在東山麓,時間是明天上午九點。”

埃裡克凶狠的臉龐上,勾起一抹冷笑,“很好,召集暗月閣手下,提前做好埋伏,明天不僅要拿到秘譜,還要活捉他們!”

“哈……我也是這麼想的!”

紀鯤笑起來,此時有助手進來報告,“副閣主,暗月閣各支副統領已經趕來!”

“好!”

紀鯤跟著助理,來到大廳裡,看見十多位暗月閣的副統領等候在此。

“各位,久等了!”

“副閣主,具體行動如何安排,我們聽您調遣!”

這些人統一行禮,姿態極為恭敬,他們都還不知道眼前的禦澤西是紀鯤假扮,對他依舊非常的尊重和聽從指揮。

“很好!我已經確定下來,交換人質的地點在東山麓。”

紀鯤不僅接到林初瓷的資訊,還看到她發來的地理圖片,他把圖片投影到牆上,讓眾人看清楚。

“就是這個地方,從地勢可以看出,東山麓這裡周圍適合埋伏,我要你們帶隊隱藏在山麓周圍,等到行動中,你們看我成功拿到秘譜後,就衝出來包圍他們。

“林初瓷、戰夜擎,還有孤雪這個叛徒,都不能放過。

“能活捉的全部活捉,不能活捉的就給我原地擊斃!聽明白了嗎?”

所有副統領全部齊聲回答,“明白!”

“好!抓緊時間去安排!這次的任務,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是!”

所有副統領領命退下去做準備。

*

距離交換行動隻剩下最後10個小時左右,當晚,淩絕和修翼兩人悄悄來到禦澤西的私人莊園。

他們想看看能否找到突破口,先將人質救出來。

兩人埋伏在莊園附近的密林裡,暗中觀察。

“看來想要潛入莊園有點麻煩。”

修翼用夜視望遠鏡看過莊園的環境,發現四周都有人手把守,守衛極其嚴密。

就算他們能夠潛入,但是想要找到人質,再把人質帶出來,必然不容易。

“我們還是不要打草驚蛇,先回去再說!”

“嗯!”

修翼聽淩絕的,兩人趁著夜色悄然離開。

夜色深沉,萬籟俱寂。

一行黑色的人馬悄然奔赴東山麓,他們行動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地衝入山麓周圍的密林,潛伏下來。

除了驚飛一群夜宿的鳥兒,其他什麼都冇有留下。

一切又很快複歸寂靜。

晨曦衝破東方的地平線,東山麓上再次出現瑰麗的朝霞,隨著陽光不斷的轉移,時間臨近上午9點。

今天的林初瓷為了行動方便,換上了一身利落服裝,腳下的鞋子也更方便登山。

所有人都整裝待發,該帶的東西都帶上,做好十足充分的準備。

孤雪有些緊張,畢竟今天的行動關乎到她家人的生命,能不能成功誰也不知道現場會突然什麼情況。

出發前,邢峰放心不下孤雪,要陪著她,“雪,我陪你一起去。”

“你就彆去了,等我們回來就好。”

不是不讓邢峰去,而是為了邢峰的安全考慮,他不像淩絕和修翼他們那麼身手不凡,去了隻怕會有危險。

“留我一個在這,我怎麼能安心?”

邢峰為了要跟著去,專門去求戰夜擎和林初瓷,“戰爺,少夫人,我也想去!”

戰夜擎掃他一眼,“不是讓你留下嗎?”

“可是我也想跟去,多個人多個力量嘛!”

戰夜擎不想帶他去,那也是為他考慮,但是邢峰為了能跟著去,居然對戰夜擎撒嬌起來。

戰夜擎看邢峰的眼神都變了,一個靳雲璽撒嬌就夠了,又多了一個邢峰,天啊,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林初瓷見此情況,當機立斷,“邢峰,想去可以,我命你跟著孤雪左右,保護她的安全。”

“好好好,謝謝少夫人!還是少夫人給力啊!”

邢峰蹦蹦跳的跑去找孤雪了,戰夜擎收回目光,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真是越來越受不了邢峰了。

“你讓他去不是添亂嗎?”

戰夜擎太瞭解邢峰了,乾啥啥不行,拖後腿第一名。

“怎麼會添亂?孤雪都去了,不讓他去,能成嗎?今天就算是受傷,那也是他自找的!”

林初瓷說完,看了一眼手機收到的資訊,跳上車,命人出發。

與此同時,紀鯤和埃裡克的人馬隊伍,押著幾名人質,也在趕往東山麓的方向。

兩方人馬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彙集於東山麓目標地點,接下來,交換行動結果會怎樣,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