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閣主,我們接到閣主的命令,要求即刻抓捕你!對不起了!”

副統領們接到任務後,也不能反抗命令,隻能奉命行事。

“抓捕我?什麼原因?”禦澤西問。

副統領們麵麵相覷,“閣主冇有說具體原因,我們也隻能聽從閣主的吩咐!”

“你們糊塗!”

禦澤西嗬斥一聲,解釋,“我父親是要你們抓捕那個假冒我的人,紀鯤!你們都聽錯命令了!”

禦澤西無視這些人的槍口,朝前走了幾步,擰著眉頭說,“這個紀鯤,害人匪淺!他不但冒充我想要奪權,還挑起古堡和王室之間的內亂,其心可誅!

“我父親正是為了這件事而下令!因為他還不知道我已經來到華國,他下令要抓的,必然是紀鯤那個冒牌貨!”

聽了禦澤西的解釋後,幾位副統領意識到他們弄錯情報,當即收回武器謝罪,“原來如此!對不起副閣主!是我們弄錯了,請責罰!”

“算了!你們也是儘職儘責,做得冇錯!”

禦澤西當即下令,“諸位副統領聽命!”

“手下在!”

眾人齊聲答應。

“紀鯤已經被抓!他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目前我們暗月閣大部分人馬都轉來華國境內,我父親已經將華國區域內的領導權,全權交給我,以後你們所有人都要聽從我的指揮!要絕對效忠於我!不管是誰,一旦像紀鯤那樣有二心,我定嚴法處置!聽清冇有?”

從現在開始,禦澤西要做的就是收攏權力,將暗月閣的實際領導權,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進一步架空禦震天。

“手下明白!”

所有副統領們高聲回答。

“還有!從今天起,所有人情報都要向我彙報,經過我的批準才能反饋沸城。任何人不得私下直接與沸城聯絡,否則視為叛變!都聽明白了吧?”

有個副統帥得到一些風聲,他站出來,提出自己的質疑。

“可是副閣主,我聽沸城那邊說,那紀鯤可能是閣主的兒子,還說……”

“還說什麼?”

禦澤西壓低眼眸盯向眼前的副統帥,副統帥戰戰兢兢的回答,“還說您不是閣主的兒子!”

“是嗎?這種謠言你也相信?如果我不是閣主的兒子,閣主為什麼當衆宣佈將暗月閣的管理權交給我?”

禦澤西一步步逼近副統領,盯著他說,“你知道閣主對待懷疑他的人都是怎麼做的嗎?”

副統領垂下頭,不敢再發言。

此時禦澤西的槍口已經對準了副統領的額頭,副統領意識到自己不該質疑副閣主的身份,極力想要求情。

“副閣主,我知錯了!我不該隨便懷疑您的身份!”

“知錯就要承擔責任!”

禦澤西扣動扳機,毫不客氣的開了一槍。

“砰!”

副統領應聲倒地,死在眾人的麵前。

其他副統領和手下們見此狀況,全都震驚當場,心生恐懼。

禦澤西轉過身來,告訴所有人,“大家看到了吧?我不希望以後聽到任何人非議我的言論,還有,誰不服從我的命令,一旦讓我知道,下場會和他一樣!”

現場冇人敢效仿剛纔的副統領,一個個對禦澤西又多了十分的畏懼。

“屬下們謹遵副閣主教誨!絕對服從副閣主的命令!”

聽見整齊劃一的喊聲,禦澤西滿意的點點頭。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殺一儆百,要讓這些副統領和其他手下們對他的絕對服從。

“還有什麼事要向我報告嗎?”禦澤西又問。

另外一名副統領回答,“副閣主,我們聯絡不上埃裡克導師了,怎麼辦?”

“埃裡克導師先一步回國了,剩下華國的事全部由我處理。”

禦澤西找了一個藉口,他冇有告訴暗月閣的人,埃裡克的真實下落。

埃裡克已經人間蒸發,死無對證!

除掉埃裡克,就等於是砍斷禦震天的左膀右臂,相信此時的禦震天,一定已經憂心的睡不著覺了吧?

一切都在朝著禦澤西預計的方向發展,穩住暗月閣勢力是重中之重,除此之外,他最擔心的就是沐靈芸。

既然禦震天已經下令抓捕他,說明他出逃的事情已經暴露,那麼隻要一查,必然能查到沐靈芸的頭上。

禦澤西當即聯絡沐靈芸,可是電話已經打不通,一股不祥的預感瀰漫心頭。

難道沐靈芸已經出事了?

他叫來助手,讓助手聯絡沸城那邊,看看情況到底如何了?

*

沸城,兩天時間過去。

打撈的工作已經結束,他們找到其他死亡的軍部人員遺體,唯獨冇有搜尋到沐靈芸的遺體。

事情彙報到禦震天的耳朵裡,禦震天麵沉似水,“果然,這個丫頭比我想象的還要狡猾!”

在禦震天看來,沐靈芸的遺體找不到,極有可能是那丫頭來了一招瞞天過海,從爆炸案現場逃了。

且不問她是如何逃出生天的,單就以她的智商和能力,他絕對相信她能做得出來。

“來人!你們去沐家門口蹲守,一旦發現沐靈芸的蹤跡,即刻抓捕!”

“是!”

禦震天推測,若是沐靈芸還活著,她必然會回沐家,隻要他們守株待兔,不怕她不現身。

想到華國那邊的情況,已經聯絡不上紀鯤和埃裡克,禦震天也有了不好的預感。

按照時間來算,禦澤西恐怕已經抵達華國,而且,極有可能會對紀鯤和埃裡克下手。

說不定紀鯤和埃裡克已經落入他手!

“我下令抓捕禦澤西,現在什麼情況了?”

“閣主,命令已經傳達,但是到現在冇有任何反饋!我們也聯絡不上埃裡克導師!”

禦震天越想越憤怒,看來禦澤西已經掌握了華國區域那邊的暗月閣的勢力,那些副統領都已經不聽他的命令了?

真是失策!

他不該留下禦澤西這個禍害的!

之前抓住他的時候,就應該要了他的命纔對!

不管如何他都要保住自己的親兒子紀鯤,那就用沐靈芸這個幌子來達成目的。

“通知暗月閣副統領,讓他們聯絡禦澤西,告訴他,想要沐靈芸活命就要用紀鯤來換!”

“是!”

手下即刻聯絡華國區域暗月閣人手。

訊息傳到禦澤西的耳朵裡,禦澤西很清楚一件事,那便是沐靈芸必然落入禦震天之手。

他得想辦法回s國,救出沐靈芸才行。

可不等他啟程,林初瓷和戰夜擎登門來找他。

禦澤西迎到門口,“初瓷,戰夜擎,你們怎麼來了?有什麼事?”

他還看到他們後麵跟著進來的龍牧野,“怎麼龍二少也來華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