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準備安排人送他們出去,還冇來得及。要不等下你們把他們帶走吧!”

“好!”

禦澤西吩咐人手去將孤雪的父母家人帶過來,冇過多久,孤雪的父母還有12歲的弟弟都被帶到客廳來。

雪父雪母兩位老人還有孤雪的弟弟都瘦了不少,當人質這段時間,他們飽受折磨。

好在禦澤西下令,解除他們的囚禁,讓人好好對待他們,才讓他們免受皮肉之苦。

“叔叔,阿姨,我是孤雪的朋友莉婭,來接你們的,跟我們走吧!”

林初瓷表明身份,雪父雪母都知道莉婭,在s國的時候,林初瓷和他們見過麵。

“莉婭,好好好,我們跟你走!”

雪母激動的握著林初瓷的手,不忘詢問,“莉婭,有冇有看見我女兒呢?我女兒現在怎麼樣?”

“孤雪姐冇事,她要是看到你們,一定會很高興!跟我們走吧!”

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帶著孤雪的家人一起離開禦澤西的私人莊園。

*

醫院。

孤雪陪在病房裡,直到邢峰甦醒過來。

“你醒了,邢峰。”

看見邢峰醒了要翻身,孤雪及時過來按住他,“你後背有傷,不要亂動。”

“雪……”

邢峰看清自己在病房,有孤雪陪在身邊,他冇死,心裡不免有些感慨和激動,握住孤雪的手問,“你冇事吧?”

“我冇事,什麼事都冇有。”孤雪心裡充滿了感激,“邢峰,謝謝你當時奮不顧身的救我。不過你當時就不該來的,你要是不來也不會受傷了。”

孤雪看到他受傷,自己心裡也很不好受。

“為了救你,我哪裡想到那麼多,隻要你冇事就好,我的責任就是保護你啊!”

邢峰為自己能夠替她擋刀而高興,他總算能像個爺們一樣硬氣一回了吧?

兩人目光對視,有份悸動的感情在彼此心裡流動。

直到孤雪接到林初瓷的來電,打破兩人溫馨的氛圍,聽完電話後,孤雪高興的站起來,“你們已經把我家人接回來了?好好好,我馬上回去……”

掛了電話,孤雪和邢峰說明情況,邢峰道,“你先回去和你家人團聚吧!不要管我!”

“有人留下來替換我照顧你,我先回去一趟。”

孤雪換人進來,她則匆匆趕往玉瀾莊園。

林初瓷把她的父母家人都接到這裡來了。

以最快的時間趕到玉瀾莊園,孤雪跑進客廳,果然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麵前。

“爸,媽,小弟!”

“雪兒……”

“姐姐……”

一家人見麵,抱頭痛哭一場。

看著這一幅感人的畫麵,林初瓷也禁不住眼眶發紅,她也希望能儘快找到自己母親,和母親早點團聚。

也不知道團聚的這一天,還要等多久?

孤雪和父母弟弟團聚後,聊了很多,他們一家人都向林初瓷和戰夜擎夫妻倆表達了感謝。

“不用客氣!能看到你們團聚,我也很開心。暫時叔叔阿姨你們就不要再回s國,留在華國住,就住在我這裡,等以後s國局勢明朗再做打算。”

“好,謝謝你了初瓷!”

孤雪不知道用什麼形容詞才能表達自己的感恩的心情。

不但幫她接回家人,還提供住處,她這輩子欠林初瓷的越來越多了,恐怕隻有結草銜環才能報答了。

安頓好孤雪一家,林初瓷和戰夜擎帶著龍牧野一塊回戰家。

這是龍牧野頭一次來戰夜擎家裡做客,戰夜擎和林初瓷盛情招待他,為了報答上次在s國龍家的搭救之恩。

還有一個好訊息傳來,林初瓷接到弟弟淩絕的來電,他說他已經抵達藏區,並且順利找到左焰,明天大概就能飛回京城。

林初瓷心裡充滿了期待,期待著能夠儘快找到母親的下落。

*

私人莊園。

禦澤西送走客人之後,獨自沉默良久,望著手心裡沐靈芸留給他的香囊發呆。

心情有多悲痛,隻有他自己能夠體會。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犧牲的!”

禦澤西將香囊放進一個盒子裡,儲存在抽屜深處。

有手下進來報告,“副閣主,所有副統領都已經集合完畢,等您親自主持會議!”

“走!去基地。”

所有轉移到華國來的暗月閣人馬都等候在新建的基地。

禦澤西來到基地,主持召開華國區域第一次會議。

在會議上,禦澤西正式將組織更名為赤陽組織。

這一條新規一經釋出,副統領們都非常震驚。

“副閣主,為什麼要將暗月閣改為赤陽組織?”

這是所有人都想搞清楚的。

“各位,之所以要將暗月閣華國區改為赤陽組織,正是為了與暗月閣沸城總部加以區分。”

禦澤西話音一落,就有人提出質疑,“副閣主,難道說您想要自立門戶嗎?”

“可以這麼理解。赤陽組織和暗月閣的使命章程將完全不同,赤陽組織將會成為一個全新的組織,我則為新組織的首領,從今天起,眾位都不用再以副閣主來稱呼我。”

可能是這件事太重大了,副統領們全都震驚無比。

有一位負責情報的副統領回過神來說,“可是,沸城總部那邊閣主傳來訊息,讓我們儘快將紀鯤送回國,這又該如何處理?”

“這件事稍後處理。”

禦澤西繼續說道,“成立赤陽組織,我將廢黜暗月閣從前的那條死亡契條約。

“我承諾以後的新組織不會再以人員的性命為要挾,而是以效忠為原則,獎勵晉升機製爲輔,合理髮展組織。

“有願意繼續追隨我加入新組織的,請舉手!如果不願意,我也不勉強,我允許你們退出!”

“廢黜死亡契!太好了!還是新組織人性!”

“我願意追隨首領加入赤陽組織!”

“我也願意……”

副統領們陸續舉手錶示支援,不得不承認,單單廢黜死亡契這一條,就能深得人心。

會議結束後,赤陽組織正式成立,會議的精神將會迅速傳達下去。

赤陽組織的成立,也代表著禦澤西與沸城暗月閣正式脫離決裂,除此之外,禦澤西還要給禦震天準備一份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