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這樣的要求,分明是無理要求,這是在耽誤我們的時間。”

看著不懂變通的侍衛,有那麼一瞬,凱森想放棄演出機會,帶著林初瓷離開。

可就在他下定決心準備走時,一行王室車隊從外麵緩緩開進來。

侍衛們見到王子乘坐的座駕,紛紛列隊行禮。

藍嘉胤坐在加長賓利座駕內,注意到大門處站在一大群人,便讓人停車,並且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侍衛一五一十的將原因告訴他,他們在覈驗歐洲皇家樂團的人臉資訊。

“王子殿下,我們發現他們的小提琴手身份照片資訊略有些出入,想讓她卸妝檢查。”

藍嘉胤聽聞是歐洲皇家樂團人員到達,親自下車來,接過身份證件資訊,再看向被要求卸妝的林初瓷。

林初瓷也近距離看見了王子,看起來很年輕,也很英俊,氣場和魄力共存,不愧被稱為a國的國家代言人。

“阿麗莎?隻是比照片上的妝容濃厚一些,也冇什麼不同。”

藍嘉胤打量之後,簡單評價一句,林初瓷暗暗鬆了一口氣。

團長及時迴應,“冇錯的,王子殿下,我們要進行演出,所以妝容要比平時厚重一些。”

藍嘉胤點點頭,把身份證件還給林初瓷,又看向團長,“我很抱歉,威爾先生!侍衛隻是例行檢查,並不是存心針對,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這次邀請樂團來演出的人正是a國王子藍嘉胤,他為侍衛的無禮表達了歉意。

“沒關係,殿下。”

團長與藍嘉胤握手,藍嘉胤也和凱森親切握手,“凱森先生,歡迎你的到來!諸位請進!”

有了藍嘉胤的允許,侍衛不再要求林初瓷做卸妝,眾人順利進入王宮。

藍嘉胤重新乘坐專車離開,他走之後,樂團的女孩們都激動的暗暗尖叫。

“他們的王子好帥!”

“好有親和力哦!網上都說他是個特彆溫柔的男人,還真是!”

“不過我們的王子也不差,凱森可以和他拚一拚。”

大家都知道凱森原本的身份,當麵開玩笑,凱森也不會介意。

他隻在私下,悄悄和林初瓷說,“剛纔多虧有那個王子幫忙,不然麻煩有點大。”

“是啊,一旦身份識破,可能就不止冒充的罪名,也許我會被以非法入境罪抓起來。”

林初瓷覺得接下來行事更要小心謹慎才行。

有專人將皇家樂團的人引領到要演出的地點,也正是聖城王宮最大的專門用來舉辦盛會的大殿。

大殿旁邊有一個大功能廳是特地留給樂團做休息的場所,大家將隨行的物品存放在這裡,團長便帶著眾人去表演現場。

大殿中心偏下的地方是一個很大的舞台,歐洲皇家樂團的演出,將在這裡舉行。

隨著時間的臨近,每個人都抓緊時間換衣服,補妝,調試樂器等。

直到晚上7點,王室的夜宴正式開始,受到邀請的王公貴族,大臣們都前來大殿之上,按照各自席位落座。

居於正上方王座上的便是a國的國王藍傾墨,旁邊是王後易木蓮。

國王藍傾墨一般不常出席此類慶祝活動,主要是因為他腿腳不便,行動依靠輪椅,但今天是王後的生辰,他難得出席。

王後易木蓮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端坐在他身旁,很貼心的詢問他想吃什麼。

“不用管我,你自己隨意吧!”

藍傾墨語氣淡然的拒絕了,易木蓮雖然心裡有些失望,但還是笑著麵對。

在外人看來,他們相敬如賓,但實際上也是這樣,這麼多年也一直是以朋友的關係相處。

夜宴開場後,眾賓客陸續為王後送上生日祝賀。

祝福的方式花樣百出,最後輪到藍嘉胤,他來到王座前,對藍傾墨和易木蓮說,“父親,母親,今天是母親的生辰,兒子特彆準備了節目為母親慶賀。”

易木蓮笑道,“哦?什麼節目那麼神秘?”

“很快您就知道了!”

藍嘉胤轉身,打了手勢,很快,宴會現場的音樂停下來,大殿舞台四周的燈光暗淡下來,中心處的舞台帷幕,緩緩打開。

所有人都看向帷幕處,帷幕拉開,依舊看不清楚,直到一束燈光落在一個圓形的小舞台上。

燈光打亮一道曼妙的身影。

人們都看見場上站著一個身穿黑色落地禮服的年輕女人,微卷的長髮垂落在身後,她戴著半截麵具。

燈光下,她的皮膚白得發光,看起來十分神秘。

林初瓷站在舞台上,冇有怯場,她透過麵具,打量眼前的一切。

王宮金碧輝煌,各色貴族落座於兩旁,遠處正前方的王座上的人應該就是國王,旁邊的女士便是王後。

雖然距離比較遠,看不太清楚,但也能看出他們雍容尊貴的氣度。

看到團長朝她打手勢,林初瓷把小提琴架在下巴下,緩緩抬起手,將琴弓搭在琴絃上。

隨著她的手臂輕輕拉動,悠揚的樂曲隨之流瀉而出。

美妙的音樂,以及神秘的女孩,讓在座的人們都忍不住被吸引目光。

就連對宴會毫無興趣的國王藍傾墨也不由的被吸引,抬頭看向遠處舞台上的那道身影。

開場的小提琴獨奏,成功的吸引全場的矚目,琴聲似乎帶著某種魔力,讓人不知不覺的沉浸其中。

藍傾墨聽著小提琴的旋律,死寂的心湖似乎掀起了一點漣漪,一段塵封的記憶也隨之翻開。

在他的內心深處一直記著一個女人,一個同樣會拉小提琴的女人。

那張明媚美麗的麵龐,笑容裡總是帶著一絲淡淡的憂鬱,每每想起來,就會令人心疼憂傷。

開場的小提琴獨奏過後,接著,燈光照亮的是一架白色的鋼琴,人們看見坐在鋼琴前的凱森。

有人認出他來,“哦,那是鋼琴王子凱森!”

“天啊!原來今晚請來的是歐洲皇家樂團嗎?我們也太幸運了,可以一飽眼福!”

鋼琴聲加入進來,與小提琴合奏,一段音樂走完,接著是全體樂團成員,以及總指揮集體亮相。

更多的樂器奏響,音樂從清靈逐漸走向雄渾,震撼全場。

藍傾墨朝兒子招招手,示意他到近前來,藍嘉胤來到父親的身邊詢問,“父親,怎麼了?”

“歐洲皇家樂團是你請來的,你知不知道那個小提琴手是誰?”藍傾墨壓低聲音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