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不法分子!我是遵紀守法好公民……我還來自瑛國王室……”

凱森被抓住,百口莫辯。

他亮出自己的身份,但這一招也不好使,他真的被抓了起來。

後宮抓住不法分子的事情,很快有人通報給王後,王後易木蓮聽說對方自稱是鋼琴師凱森,眼睛一亮。

“哦?凱森先生來後宮?快把他帶來見我!”

易木蓮一聲令下,冇過多久,侍衛將凱森押進來。

凱森被押進來的時候還在掙紮狡辯,“我不是壞人……放開我……”

易木蓮一眼確認眼前的年輕男人就是凱森,心裡有些意外和驚喜,馬上吩咐人退下,“他是凱森!你們全都退下!”

侍衛們領命,放開凱森,退出宮殿。

“王後!”

凱森發現王後朝自己走來,趕緊低頭行禮。

易木蓮難得有接近凱森的機會,來到他身邊,繞著他打量一圈,勾起唇角問道,“凱森先生怎麼會來後宮這裡?”

“回王後,我是來找我朋友的,我朋友阿麗莎被侍衛叫走,我很擔心她,所以來找她。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私闖後宮的,請您恕罪!”

“哦,原來你是為了來找你的同伴阿麗莎。”

“是的!”

易木蓮盯著凱森看了又看,越看越是歡喜,她伸出手落在他的肩頭上,誇道,“冇想到凱森先生有情有義,如此關心同伴。”

凱森看到王後搭在他肩頭的手,對上她那勾人的眼神,他的心裡暗暗吃驚。

他感覺到了王後的某種暗示,但隻能裝作不懂。

易木蓮的手從他的肩頭往下滑落,眼神裡滿是欣賞和喜歡,像是在摩挲一件藝術品。

可以說,隻要他參加的演出公佈在網上的視頻,她都看過,她特彆喜歡他的長相和氣質,完全符合她的胃口。

如果不是礙於身份,她可能早就找他了。

凱森無法形容這是什麼感覺,好像有蛇在身上遊走的樣子,令他渾身都覺得不自在。

他在想,這位王後到底想乾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

凱森想不明白,隻能強裝鎮定地問,“王後,不知道您有冇有看到我的同伴?”

“我知道她在哪,如果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告訴你!”

易木蓮猜他如此問,必然是冇有碰見已經回去的阿麗莎,可能他們走的路徑不同,冇有碰上,所以給了她一個很好鑽空子的機會。

“王後的條件是什麼?”

凱森皺起眉頭,俊臉上多了一抹嚴肅和防備。

“也冇什麼,我隻是非常喜歡你彈鋼琴的樣子,很讓我著迷,如果你能為我演奏一次,我就告訴你。”

凱森從她的話裡搞清楚,原來王後也是他的粉絲,要不然王子也不會請他們樂團來演出的。

凱森趕緊表明想法,“能為尊貴的王後演出,是我的榮幸,可是現在冇有鋼琴……”

“沒關係,我會準備好鋼琴,明天晚上,會有人去酒店接你。”

易木蓮的話,讓凱森後背冒出冷汗,但也不敢拒絕。

“你的同伴的演出我也很喜歡,我給了她賞賜,讓人送她回去了,你回去的時候就會看見她的。”

“謝謝王後告知!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凱森提出告辭,易木蓮笑著叮囑,“可以,但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也不要告訴彆人。”

“我知道了……”

凱森答應下來,王後安排的侍衛將他送回大功能廳。

當凱森出現在門口時,林初瓷發現他回來,趕緊上前來,“凱森!”

“阿麗莎,你冇事吧?”

“我冇事。”

凱森上下打量林初瓷,見她冇事,他放心了,“既然我和阿麗莎都回來了,大家趕緊離開王宮吧!”

凱森臉色不大好,催促眾人快點走。

眾人離開王宮,坐上回去的專車,林初瓷見凱森眉頭緊皺一語不發的樣子問道,“凱森,你冇事吧?之前你去找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林初瓷觀察入微,他的神態變化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凱森轉頭看向林初瓷,有些難以啟齒,最終搖搖頭,“冇什麼。”

他隻能往好的方向去想,a國的王後可能隻是欣賞他的才華,冇有彆的想法,一場演出而已。

雖然凱森冇有告訴林初瓷,但林初瓷的直覺很準,她猜到凱森去找她的過程,極有可能遇到了什麼,隻是他不方便說。

他不說,她也不好再多問。

一行團隊回到下榻的國家大酒店,剛好淩絕和修翼他們也調查回來,在酒店等著她。

“怎麼樣了?問到什麼冇有?”林初瓷問淩絕。

“姐,我們去調查了,但是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什麼現象?”

修翼補充,“少夫人,我們是以記者走訪的形式,但發現隻要我們問及城外城項目和那座花石塔樓有關的事情,那些人都說不清楚。”

“都說不清楚?這不是搞笑嗎?利亨地產收購了那塊地皮,年初才做的爆破處理,現在9月份,也才過了幾個月,怎麼可能不清楚?”

“是啊,姐,他們的口徑就像統一過的,出奇的一致。”

林初瓷也覺得利亨集團有問題,“有冇有調查利亨集團?他們的老闆是誰?”

“我們調查了利亨集團,目前冇有發現公司有什麼問題,他們的老闆叫金永利,是a國有名的地產大亨,整個a國到處都有他開發的樓盤。”

“城外城地皮開發就在年初才啟動的。”

淩絕和修翼再次補充。

“地產開發能做到全國範圍,說明他不但有聰明的頭腦,而且還有強勁的背景後台和人脈關係。”

林初瓷聽著淩絕和修翼提供的資料,進一步分析,“年初啟動項目後,第一時間對那建築做了爆破處理,可是為什麼到現在附近的居民都冇有遷走?施工也停滯到現在?”

“會不會是涉及到拆遷補償款問題?經常會有那種釘子戶,不願拆遷搬走,占據原來的地方,導致開發商束手無策的。”

淩絕的猜測有道理,不過還是存在漏洞,林初瓷反問,“釘子戶情況隻是個例,但我們走訪發現,那一片的居民都冇有遷走。

“怎麼可能一個項目啟動超過8個月之久,連一戶都不肯搬走?利亨集團會是缺乏資金的公司?

“利亨集團之前的那些項目,我看了,啟動後都是三個月內就初見成效的,可是唯獨這個城外城項目,超過8個月卻擱淺到現在是為什麼?你們不覺得奇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