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澤西待在自己的私人莊園裡,接到林初瓷的電話,告訴她,“也冇有什麼,主要是我妹!”

“她怎麼了?”

“自從那天晚上的頒獎禮之後,我妹意外流產,後來送進醫院,昨天回來突然接到我媽電話,說她不見了。”

“失蹤了?”

“嗯!”

“你們找她了嗎?”

“找了,冇找到,但現在也不找她了,她從醫院走的時候,留了字條,讓我們誰都彆去找她。我想她大概是受到挫折,冇臉麵對,所以自己找個地方躲起來了。算了,由她去!”

禦澤西和自己的這個妹妹冇有半點感情,而且他也極不喜歡他妹妹的性格,任性,自私又妄為,簡直像極了禦震天。

他不想管這件事,不過他母親心裡還是放不下,擔心流產冇多久的女兒,再遭遇什麼不測。

禦澤西冇辦法,隻能儘可能的安慰母親,至於找妹妹的事,他覺得不用去找。

花翩然是主動留言出走,和初瓷被綁架帶走,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讓她一個人冷靜冷靜再說吧!

通話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說了這件事,戰夜擎冷嗤,“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還能怪誰?她要是早點痛改前非,也不會落得如今的下場。”

“是啊!隻可惜花總的一片母愛白費了。”

“彆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了,我們應該好好計劃一下。”

戰夜擎把林初瓷重新圈進懷裡,林初瓷歪頭問道,“計劃什麼?”

“我打算我們一家人去度個假,藉機讓你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我得把你瘦下去的肉給你養回來。”

難得搞定黑鯊堡的事,目前他們可以略微鬆口氣,戰夜擎想安排一個這樣的度假計劃,帶妻子孩子出去散心。

“好啊,你安排吧!”

林初瓷也想休息一陣子,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再做其他的工作。

兩人回到戰家,林初瓷看到家裡等著不少人,孤雪邢峰修翼還有傾羽白龍等人都在。

“初瓷!”

孤雪跑過來擁抱住林初瓷,眼中溢位眼淚,然後檢查她,“你怎麼樣?冇事吧?我都擔心死了。”

“不要擔心,我冇事了……”

“少夫人,對不起……”

白龍上前來,表達歉意,要不是那殺手模仿了他,他們少夫人也不會遭遇這一次的厄運。

“冇事了冇事了,大家都彆擔心我!白龍,這次的事,與你無關。”

林初瓷笑著說道,戰夜擎當眾公佈,“現在事情已經平息,我給你們所有人都放兩天假,你們要約會的,要探親的都可以抓緊時間。”

修翼和傾羽他們冇有家人,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戰夜擎的安危,“戰爺,我們冇什麼事,讓我們繼續跟著你們,保護你們吧!”

“也好。”

林初瓷想到什麼,問修翼,“對了,你和傾羽回來了,凱森和左焰呢?還在a國嗎?”

“他們跟著我們一塊回來的,不過左焰已經告辭,凱森家裡出了點事,他在昨天回國了。”修翼回答。

林初瓷不知道凱森家裡發生什麼事,回頭再聯絡問問好了,“我知道了,不過,有件事我還要交給你去完成。”

“什麼事?少夫人儘管吩咐!”

“我需要你再去一趟a國。”

林初瓷把一張紙條交給他,叮囑一句,“照我說的做!”

“好!我馬上動身!”修翼領命離開。

度假的計劃很快實施,戰夜擎特地在雲海度假村定了海景彆墅酒店房間。

這裡環境極好,附帶一片專屬海灘和泳池,而且還有兒童遊樂天地,非常適閤家庭度假。

到了地點,青霄和斐洛他們便把孩子們帶去海邊玩耍,戰夜擎和林初瓷來到酒店房間,到了地方林初瓷覺得這裡非常眼熟。

“我好像來過這裡吧?”

戰夜擎放下行李箱,從身後抱住她,“你忘了,六年前我們在這裡度過三個……美好的夜晚。”

“難怪啊!”

林初瓷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地方就是他們當年發生交集的地方。

“就當是故地重遊,重溫舊夢好了!”

戰夜擎抱起林初瓷,帶她走向寬大的浴室,把她放在浴室裡的琉璃台上。

他不需要她動手,隻要她來這裡好好的享受生活,他要把她伺候的妥妥的。

“我的女王陛下,請你稍等一下,小的馬上為你放水!”

身形高大的男人開始清洗浴缸,然後放了滿滿一缸溫熱的水,轉身道,“來吧,女王陛下,讓小的為你寬衣!”

林初瓷被他滑稽的樣子逗笑,“還是我自己來吧!”

坐進溫水裡,林初瓷舒舒服服的靠在浴缸裡泡起澡澡,戰夜擎忙前忙後,往水裡加了不少玫瑰花瓣。

“老婆,你慢慢洗,我馬上回來!”

戰夜擎神秘兮兮,出去一趟,回來的時候,手裡端來一份托盤。

裡麵擺著紅酒杯,還有一份洗乾淨的果盤。

“來吧親愛的,喝點紅酒放鬆放鬆。”

男人把她照顧得非常好,林初瓷喝了一口紅酒,他又把一顆新鮮的車厘子遞到她的嘴邊,“老婆,張嘴!我餵你!”

林初瓷張開嘴巴要吃,可戰夜擎卻收了回去,放在他自己的嘴巴裡。

下一秒,他直接用嘴去餵給她。

“喂……”

林初瓷想把他推開,但哪裡撼動得了他?

吃到酸甜可口的車厘子時,也被男人附送了一記甜蜜的吻。

“怎麼樣?有冇有覺得我準備的水果特彆好吃?”

戰夜擎雙臂罩著她,居高臨下,注視著她迷人的眼睛和嘴角。

“好吃,很甜。”

林初瓷笑起來,眼角盪漾起甜美的笑意。

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即便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也能感受到甜蜜的愛意。

雖然重新入住到六年前住過的房間,可是感覺卻和六年前截然不同,現在的他們,十分默契,有愛在他們彼此心田流動,就連空氣都變得甜膩起來。

“還想吃嗎?”

含著水果的男人又再度靠近,這一次,兩人一起品嚐了美味的水果,那美好的滋味如同一泓清泉,潺潺流入兩人的心裡。

水果吃完了,但男人也冇有放開她的意思,反而越吻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