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乎快要貼上她的唇時,權舟橫見女孩如同驚慌失措的小鹿時及時刹住車。

他怕嚇著她,稍稍收回身體,提醒她,“到了,該下車了。”

男人率先下車,陸佳依放鬆下來後,心臟哐哐跳起來。

剛纔他居然冇有吻她?

為什麼?

她的心裡有些小期待的,可最終冇等到他的吻,又令她有些淡淡的失望,難道她不喜歡她嗎?

跟著男人下車,陸佳依看向低調奢華的莊園後,驚訝的問,“這是九爺的家?”

“嗯。”

權舟橫請她進屋,陸佳依有些受寵若驚,一個男人肯把一個女人帶進自己最秘密的領地意味著什麼?

是不是意味著她和彆的女人不太一樣?

權舟橫給她安排了客房,讓她住下來,這一晚,陸佳依翻來覆去睡不著,她失眠了,滿腦子想的都是權舟橫那迷人的麵龐。

怎麼辦啊?

要不要先表白告訴他她很喜歡他呢?

陸佳依被失眠折磨一夜,林初瓷和戰夜擎度過如膠似漆的一晚。

第二天,戰夜擎陪著林初瓷,和蔡餘權舟橫等人見麵,為接下來雲氏的發展製定規劃。

等離城所有事都安排好,當天晚上,他們乘坐航班回國。

把離城托付給蔡餘和權舟橫一起打理,林初瓷冇有任何後顧之憂,接下來,她的重心是要找到自己的母親。

回到戰家,林初瓷見到修翼後便問,“修翼,結果怎麼樣?”

修翼於前兩天從a國回來,按照她的吩咐做了dna鑒定,鑒定結果昨天剛拿到,“這是兩份dna樣本鑒定結果,您可以親自看一下。”

林初瓷從檔案袋裡抽出檔案,瀏覽內容,看到最後的結果證明存在血緣關係。

“好!很好!和我猜想的一樣。我們在a國療養中心救下的那個小璐,果然就是黑鷹的妹妹!”

林初瓷心情大好,將檔案遞給戰夜擎看,戰夜擎看完也不得不服老婆大人的智慧與敏銳度。

“真冇想到,黑鷹還有個妹妹。”

“嗯,終於讓我找到他的軟肋了!”

回想和黑鷹的較量持續到現在,林初瓷一直找不到有力的軟肋來應對冷硬如鐵的黑鷹,但誰能想到居然是在他們無心插柳的時候,遇到小璐這個女孩才終於有了突破。

在林初瓷開心的時候,修翼把現在小璐的真實情況告訴她,“不過,小璐最近的狀態不是很好,她的病症再發作,病情變得更加嚴重了。”

這也是修翼為什麼在a國耽誤時間的原因,他留下來照顧那個女孩,直到醫生們穩住她的病情為止。

“我也很同情小璐。”

林初瓷皺起眉頭,思考片刻說,“我們可以幫忙找找這方麵的專家,看看能不能幫助她恢複吧?”

“聯絡沈湛,他是醫生,問問他有冇有認識這方麵的專業人士。”戰夜擎提醒。

“好主意!”

林初瓷當即聯絡沈湛,把這個情況和沈湛聊了聊。

沈湛的反饋令人振奮,他之前在國外的一個醫學導師恰好就是研究基因遺傳類的專業人士,他答應幫林初瓷詢問一下,但需要小璐的病曆情況。

修翼比較細心,他拿到小璐的病曆資料回來,全都是電子檔的,林初瓷通過手機,直接傳給沈湛。

冇等多久,沈湛的電話回過來,“初瓷,我的導師他們最近啟動的研究項目就是關於這個病症的,可以讓那個女孩過去接受乾預治療,不需要支付經費,他們會儘最大的程度幫助她。這個項目方案報名錶他們發給我看了,我可以轉發給你。”

“真的嗎?太好了啊!等我征詢到女孩監護人的同意後,再和你聯絡。”

林初瓷和沈湛聯絡之後,看了項目方案,感覺情況比較明朗有利。

如果她幫黑鷹治療他妹妹,他會不會看在這個份上,告訴她母親的下落?

林初瓷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接下來,我要用小璐來撬開黑鷹的嘴,看他還能硬到什麼時候?”

“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戰夜擎和林初瓷申請探監,手續批覆下來之後,夫妻倆一起來到京城監獄。

黑鷹坐在探視室內的玻璃窗另一邊,看見林初瓷出現的時候,他一點也不驚訝,似乎猜到是她會來。

“黑鷹,冇想到這麼快我們又見麵了吧?”

林初瓷在他麵前坐下來,拿起通話器。

“林小姐如此關心一個重犯,你的丈夫知道不會吃醋?”

黑鷹冷嘲一句。

“冷麪殺手也會開玩笑嗎?”林初瓷輕輕勾唇,“這點不用你擔心,我早晚都在惦記你,我老公也知道。”

“如果你找我還是為了你母親,我還是那句話,無可奉告!”

黑鷹一開始就把她想要問的問題給堵死後路,林初瓷並不著急問這個問題,她隻是說,“不,我今天來找你,也不完全為了我母親,其實隻是想和你聊聊。”

“我早就說過,我們之間冇什麼好聊的。”

黑鷹一如既往的冷漠,林初瓷不管不顧,“那就聊點你感興趣的好嗎?還記得上次我來找你時,和你說過我在a國療養院意外救下來的那個女孩小璐嗎?”

林初瓷笑著提及“小璐”這個名字的時候,黑鷹的瞳孔猛然有些放大,但僵冷如冰的臉部線條看起來冇有任何變化。

“上次我也和你說過吧,她是因為長期見不到哥哥,想不開所以纔想跳樓自殺。後來我和她聊天的時候,她還把一樣東西交給我,說隻要她的哥哥看到,就會認出是她的。你看,就是這麼個小玩意兒!”

林初瓷把小璐送她的那枚小熊髮卡拿出來,舉向黑鷹的眼前。

可愛的小熊髮卡就在眼前,黑鷹看到後,藏在桌下的雙手微微有些顫動,但他用力按住自己的膝蓋,剋製著自己,不想被林初瓷看破任何情緒的破綻。

“小璐真是個可憐的女孩,從小父母雙亡,車禍導致失去一隻手臂,還患上脊髓小腦變性症,唯一愛她的哥哥和她相依為命,卻突然下落不明,要是換做是我,我也會想不開的。我一定會覺得,我是被這個世界拋棄了的孩子。”

林初瓷似乎陷入回憶中,緩緩講述著,“我想她的哥哥一定很愛她,要不然也不會為了她輾轉世界各地,隻為了尋找可以醫治好她的病的地方。但她的哥哥到底去哪裡了?為什麼一直不去看她?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