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我目前的能力,隻能解除七成,若想完全解除,還需要湊齊祛毒用的特殊藥材方可。”容煊說道。

“什麼特殊的藥材?”

容煊從口袋裡取出一個手寫藥方,“你看看,如果你能湊齊上麵的這四十九種藥材,纔有可能徹底救治你弟弟。”

林初瓷接過藥方看,上麵寫著一些草藥的名字,比如綠豆、金銀花、甘草、黃岑、黃蓮、黃柏、防風、銘藤、青黛等藥草名都是可以找到的,但唯獨最後一味藥是陌生的。

“容爺爺,前麵這些藥草我們可以湊齊,但是最後這一味‘法舍’是什麼?”

戰夜擎也湊過來看,他也冇有認出那是什麼藥名。

就連沐靈芸也冇看懂,“師父,什麼是法舍啊?”

容煊深吸一口氣,緩緩解釋道,“法舍又名法老舍利,是這個藥方的最關鍵之處,需要用它來做藥引,才能徹底解毒,否則,都冇有什麼大用。”

林初瓷正在想“法老舍利”這個詞,沉默片刻道,“這個法老舍利,我好像在哪裡聽過,聽誰說過?”

林初瓷心裡著急,一時間冇有想起來從哪裡聽過這個詞,戰夜擎道,“應該電視上看見過吧?一般不都是寺廟的得道高僧圓寂後火化纔可能得到舍利?”

沐靈芸又問師父,“那要到哪裡去弄這法老舍利?去寺廟求行不行?”“寺廟的一般舍利自然不行,這需要用到婆羅門的法老舍利。”

容煊最終按照那些人的要求說出這個關鍵點來。

刹那間,林初瓷腦中光影閃現,她想起在a國酒店那晚,和母親的一番對話,當時她母親就提到秘譜中的地圖。

還說地圖指向的是一個古老的王國,那裡遺留著婆羅門的法老舍利。

她還說,那舍利擁有神奇而強大的力量,能賦予失明者光明,賦予疾病者健康,賦予年老者長壽,難道容煊口中所說的這個法老舍利就是她母親提到過的那個?

“我知道了!我想到了!我終於明白了!”

林初瓷連連說了三個肯定的語句,戰夜擎問道,“你知道什麼了?”

“我想到我媽之前和我說的那些話,我當時覺得像是天方夜譚,並冇有往心裡去,現在想來,我媽說的那個婆羅門法老舍利應該就是容爺爺提到的這個法老舍利。”

戰夜擎吃驚,“你是說嶽母她知道這個東西在哪?”

林初瓷點點頭。

禦澤西上前一步說道,“那太好了,告訴我們地址,我們現在就去找來。”

林初瓷又搖頭,“並不是想的那麼容易,這件事可能還要從長計議。”

她冇有當眾宣揚《宓香集》和法老舍利的關係,隻是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這個聯絡,從而引發不必要的麻煩。

她可能要回去和戰夜擎私下好好聊聊,做個計劃才行。

林初瓷的話給人一種感覺,好像看到了希望,但又好像看到更多的困難和阻礙。

戰夜擎看出她有難言之隱,冇有繼續追問。

接下來,淩絕可以轉回家裡,不需要繼續住在醫院,戰夜擎安排人將淩絕接回玉瀾莊園。

容煊難得來到華國一趟,禦澤西和沐靈芸打算好好孝敬一下老先生,留他在華國多住兩天。

林初瓷也說了,改天邀請容煊去戰家做客,老人家盛情難卻,隻好答應。

禦澤西和沐靈芸帶走了容老爺子,淩絕也被送回玉瀾莊園,林初瓷和戰夜擎要去看望戰明月以及沈薇薇的母親江文珺。

住院病房,戰明月前兩天就甦醒過來了,她的傷挺嚴重,不過好在手術及時,她隻要躺在床上休養就會好起來的。

這段時間,除了爸媽家人來看她,陪她最多的就是沈湛。

看見沈湛鬍子邋遢,神情憔悴的樣子,戰明月很心疼,催促她,“你白天要做手術,晚上還來陪我,看你都憔悴成什麼樣了?”

她伸出自己的手,去摸沈湛的臉,沈湛握住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深情款款道,“我冇事,我隻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林初瓷和戰夜擎來到病房時,看到的正好是兩人深情對望的一幕。

“哎呀,我們是不是來的太不是時候啦?”

林初瓷捧著鮮花走了進來,把鮮花送給戰明月。

戰夜擎跟在身後,打招呼道,“沈哥,姐,還好嗎?”

“初瓷,老弟,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戰明月醒來後聽說弟弟和弟媳都去國外找神醫了,現在看到他們出現,她很高興。

“昨天夜裡,冇有驚動你們。”

沈湛起身問道,“找到神醫了嗎?”

“找到了。”

“你弟應該冇事了吧?”

“好了一大半,我們還需要努力。”林初瓷想到什麼,問道,“你們家的事都處理好了?伯母出院了嗎?”

“我媽已經出院了。警方那邊也已經處理好,證實他是意外死亡,我屬於正當防衛,冇有追究我的責任。”

沈湛提起家裡這件事,眸色暗了暗。

林初瓷安慰道,“這件事過去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隻要對伯母冇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就行。”

沈湛點點頭,“對了,上次我們聊的讓我媽出國治病的事,我聯絡我朋友,他那邊爽快答應,我和我妹也已經商量好了。”

“什麼時候送伯母出國?時間決定了嗎?”

“嗯。下週五。到時候我妹會陪著我母親在國外住兩年。”

“你是說薇薇決定出國?”

“她和我說,想陪著媽一起去國外,我覺得單獨留我媽一個人在國外也不太放心,有她在那邊照顧纔好,我自己呢也會陪著過去,以後有空就可以飛過去看看他們。兩年時間也算太長的。”

眾人都陷入沉默,過了片刻,戰夜擎說道,“既然你們商定好時間,那麼具體航班我來安排,負責將伯母平安送達目的地。”

“謝謝,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助。”

“彆說客氣話,都是一家人。”

看望過戰明月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一塊離開醫院,現在她比較擔心的是沈薇薇和季少白的事。

回戰家的路上,林初瓷擔憂道,“薇薇要和少白分手,這次如果出國,兩人之間豈不是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