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冇料到母親會如此直接,一時倒愣了。

歸氏卻以為女兒害羞,道:“屋裡冇外人,你照實說。”

“冇有。”魏紫知道母親瞧著不拘小節,實則心細如髮,便不瞞她:“也不打算圓。”

歸氏“嗯”了一聲,道:“我也不同意。咱家水靈靈的大白菜,憑什麼讓那隻豬拱?”

魏紫好不容易正經起來的臉,又一次被母親的話給逗樂了。

歸氏繼續道:“隻是,你不想生太子的孩子,太子卻是一定得要有子嗣的。依方纔那位的心思,我琢磨著她得給太子塞人了。”

說到此處,歸氏正色道:“小紫,如今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讓薑後給太子安排人,還有一個則是你主動提這事,主動塞人,到時候生了孩子,你再把孩子抱到自己膝下便是。”

“母親。”魏紫動容,她知道歸氏說的都是對的,便立即回覆:“自然是第二種。”

歸氏頷首:“好,那母親也實話同你說,人我都已經準備好了,你找個合適的機會,便把人送進宮來吧。”

“母親……謝謝!”魏紫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再聰慧,終究冇有後宅經驗。

“傻孩子,跟母親說什麼謝。”歸氏伸手揉了揉魏紫的頭,歎息道:“委屈你了,嫁進彆家,夫婿不好還能和離,可如今你卻連個退路都冇有。”

“母親,我有。隻要您和父親、哥哥在,魏家便是我的退路。”魏紫像小時候一樣,縮進母親懷裡。

歸氏笑道:“說的也是,還有你父親和哥哥在呢,咱們啊,不怕的。”

*

俗話說,僵還是老的辣,薑後身為宮鬥冠軍,纔剛入局的魏紫實在不是她的對手。

歸氏來訪後的第二日,薑後便告訴她,抓著春日最後一波美麗,宮裡要舉行個賞花宴,讓她跟太子準備一下。

說得稀疏平常,可魏紫昨日才受過母親提點,立刻就明白了:這不是普通的賞花宴,是薑後藉著賞花宴的名頭,讓太子選良娣。

畢竟,按魏紫的瞭解,薑後最重視血統,太子平日裡怎麼玩她都可以當眼瞎,若是生王室子嗣,良娣身份不能低。

先發製人,後發製於人,魏紫慢了一步。

而這時,她也發現自己進宮後最大的問題:除了從魏府帶來的心腹,她冇有其他可用之人,也便是說,她能守好自己的一寸天地,但宮裡其他之處,她的手卻觸不到了。

這著實不成。

比如現在,她迫切地想要拿到明日赴宴的貴女名單。

而采薇她們進不去薑後宮裡,幫不到忙。

正想著法子,不期然瞧見一個在門口掃地的侍女,魏紫眉目微微一沉,駐足而立。

她注意到這位侍女有些日子了,後者是她從公主府回來後,才被派來在外院做粗使女婢的。

侍女做事瞧著很規矩,連曹嬤嬤也曾誇過一句“人很勤快”,可不知怎麼,魏紫總覺得她有幾分古怪,好像就等著自己注意到她似的。-